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650章公主的愤怒
    在这个时候,一双双眼睛看着李七夜,有人认识李七夜,也有不少人不知道李七夜。

    “他会是有缘人吗?”有云泥学院的学生也在场,忍不住嘀咕一声。

    另一个云泥学院的学生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就不好说了,说不定,他真的是有缘人,在万炉峰的时候,谁都提不起那只大锤,最后,他不也是提起了那只大锤,杜老师不也说了嘛,他就是那个有缘人。”

    “总不能他在万炉峰是个有缘人,在这里又是有缘人吧。”还有一个云泥学院的学生就不信邪了,说道:“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让他碰到了吧,如果是这样,未免就太离谱了。再说,这里不是万炉峰,也不是云泥学院,这里是如意坊,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说得准呢。”另一个学生笑着摇头,说道:“怪事年年有,说不定今年特别多,听说,他在万兽山就是一个十分邪门的人,今天搞不好,他就是一个有缘人了。”

    “来了,来了,有缘人,上来试试,说不定下一个万古巨富就是你了。”不约和尚也瞅着李七夜,笑嘻嘻地说道。

    对于不约和尚的话,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轻描淡写,说道:“我的确是这个有缘人。”

    大家还以为李七夜会谦逊几句,没有想到,他自己直接承认是有缘人了。

    “这小子,一点虚心都没有。”有人忍不住嘀咕,说道:“这也未免太自信了吧。”

    “话吹得这么满,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还有人都不由乜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待会儿他一无所获的时候,看他丢不丢脸。”

    “我们看好戏就是了,反正丢脸的也不是我们。”也有人幸灾乐祸,嘿嘿地笑了一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说道:“在口出狂言的时候,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熊样,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说这话的人正是金杵王朝的二公主,当她一说出这话之时,所有人都诧异了,二公主乃是金枝玉叶,在金杵王朝千宠万爱集于一身。

    而李七夜只不过是万兽山的樵夫,他们两个人应该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再说了,二公主身为公主,一向都有修养,现在她突然说出此话,谁都能听得出这是攻击李七夜了。

    二公主那神态,谁都看得出来,那是对于李七夜满满的不屑,她那冷冷地傲视了李七夜一眼,似乎就好像告诉李七夜,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少做白日梦。

    在这个时候,不少人面面相觑,他们都很好奇,二公主与李七夜究竟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呢。

    对于二公主这样的不屑,李七夜一点都没有生气,慢理斯条,说道:“嗯,的确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像就是那只癞蛤蟆。”

    说着,看了二公主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像你这样丑陋的癞蛤蟆还真不多见。”

    “你——”二公主顿时被李七夜气得脸色涨红,气得哆嗦,胸膛起伏。

    在此之前,金杵太子曾与她说,李七夜想让她陪陪,交往一下,她心里面就已经有怒火了。

    在她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而已,竟然也敢做白日梦,高攀她这位金枝玉叶,这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白日梦。

    特别是金杵太子所转述的话,更是让二公主感到厌恶和愤怒,好像她这位公主,就理所当然要去陪陪她一样,他算什么东西,一个无名小辈的樵夫而已。

    甚至,二公主是迁怒于金杵太子身上,只不过没有立即发作而已。

    金杵太子还没有直接说李七夜要她做洗脚丫头呢,如果金杵太子直接这样说,只怕二公主早就抓狂了,甚至有可能忍不住就斩了李七夜。

    “姓李的,说话注意点——”在这个时候,飞马银枪张云之就不由怒喝一声,替二公主出头,冷喝道:“敢对公主不敬,掌嘴——”

    “啪——”的一声响起,张云之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张云之被抽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出手抽张云之耳光的正是李七夜,张云之也没有想到,李七夜就这样突然耳光抽了过来,没有任何征兆。

    在场的不少人看得都傻眼了,李七夜先是得罪了二公主,现在又是直接抽张云之的耳光,这未免也太嚣张了吧,这简直就是一下子把整个金杵王朝给得罪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金杵太子不由苦笑了一下,但是,他索性不作声了,当然,金杵太子也不傻。

    要知道,二公主与三皇子的感情更好,而且,在金杵王朝,张家也明显是偏向于三皇子,有支撑三皇子登位的意思。

    而李七夜可是手握祖传金刀的人,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这把祖传金刀,是可以砍向皇室中的任何人。

    所以,金杵太子不吭声了,静观事态的发展。

    “不知死活的东西——”二公主彻底怒了,双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森然地说道:“敢大逆不道,对皇室不敬,该诛九族!”

    二公主这话,可不是口出狂言,金杵王朝的的确确是有这个实力,金杵王朝真的是出兵,只怕能挡得住的门派大教并不多。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眯了眯眼睛,悠然地说道:“诛我九族呀,先看看你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得住吧。”

    “姓李的,你太狂了!”张云之此时也暴发了,李七夜再三与他过去,那也就罢了,现在不仅仅是与公主为敌,而且当众抽他耳光,他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他飞马银枪,在佛陀圣地的年轻一辈,怎么也是排得上名号的人物。

    “不需等到公主殿下诛你九族,今日本公子就先斩你狗头。”张云之彻底怒火冲天,话一落下,“铛”的一声响起,银枪在手,直指李七夜,双目杀意腾腾,说道:“小子,过来受死。”

    “有好戏看了。”看着这样的一幕,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退到一边,准备看热闹。

    当然,也有不少修士强者也觉得李七夜这是太嚣张了,嘀咕地说道:“这小子,不想在佛陀圣地混了吗?得罪了张家也就罢了,连金杵王朝也都得罪,只怕以后佛陀圣地会没有他立足之地。”

    对于张云之的挑战,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也没当作一回事。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张云之要动手的时候,不约和尚大手一拦,笑嘻嘻地说道:“两位施主,我这里是做买卖的,不是打架的。如果施主要来捞捞圣泉,推推木门,和尚欢迎至极,但是,要在这里打架,我佛慈悲,小心如意坊把施主赶出去!”

    不约和尚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满脸笑嘻嘻的,脸上还是挂着和气生财的笑容,但是,他的话,却绝对充满力量。

    谁都不会怀疑如意坊有没有这个实力,不需要如意坊,单是一个不约和尚,都让人不敢轻易在这里放肆。

    不约和尚这样的话,顿时让张云之脸色涨红,进退两难,狠话他说出去了,但是,偏偏在这里不能动手。

    “不急着动手。”二公主吩咐了一声,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能逃得到哪里去,他日再取他狗命也不迟。”

    说着,二公主仅仅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那杀意再明显不过了。

    二公主说出这样的话,大家都知道二公主非杀李七夜不可,有不少人可怜地看着李七夜,都认为这个小子非死不可,在金杵王朝,与皇室为敌,那是十分不明知之举,就算今天不死,也逃不过明天。

    有二公主给了他这么一个下台阶,张云之应了一声,收起了银枪,冷森森地看着李七夜,冷笑地说道:“错过今日,必取你狗命。”

    李七夜笑了一下,懒得去理会他而已。

    “施主,莫生气,莫生气。”不约和尚笑嘻嘻地说道:“来,来,来,花几个钱,下一个万古巨富就是你们了,上来试试吧。”

    “你不是有缘人吗?”此时二公主冷冷地看着李七夜,不屑地说道:“既然你如此自信满满,那就去捞捞黄金泉,看能捞出什么东西来,让大家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你这位有缘人是有多么的了不起。”

    “这有什么困难的。”李七夜懒洋洋应了一声。

    李七夜这样的神态,看在二公主眼中,那就更让她不悦了,冷笑一声,厌恶,说道:“狂妄自大,多少大人物、多少天才都一无所获,就凭你,也想能捞上东西?”?“怎么,不服气吗?”李七夜看了二公主一眼,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是不是要和我赌一把。”

    “你敢吗?”二公主目光森然,露出了杀机,说道。

    “敢,有什么不敢。”李七夜笑起来了,说道:“我正好有兴趣。”

    “如果你没捞上东西来,那就砍你狗头。”二公主杀意地看着李七夜,说道:“敢不敢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