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4071 赋香葫芦
    风绝羽后面说的话,是用神识传音完成的,因为有些话,真的不方便明面上讲出来,以让人觉得自己的信心不足,遭来横祸。



    现在他的处境确实不妙,但也没有那么糟糕,大家都想得到授天殿里面的宝贝这是真的,正因为如此,才会互相牵制,而这才是让风绝羽暂时安全的重要因素。



    不过这样的安全只是暂时的,他跟乔修和牧幽说出那番话自然是好意,不想牵连二人受累,便想着就此跟二人撇清干系。



    对于乔修的为人,风绝羽更加看重一些,虽然此人是妖修出身,但却仁义为先,心性中较为光明磊落一些,反过来牧幽此人,心眼就多了,风绝羽暂时还看不透此人,处处提防了一些。



    三人传音完毕,牧幽主动拉着乔修退到后方,似乎有些想远离麻烦的想法。



    可身在其中,没有那么容易置身事外,二人心中忐忑不安,却又无可奈何,只想着先找到出口,哪怕什么东西都得不到白来一趟,也别引火烧身才是。



    而就在众人无话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突然传进了风绝羽的脑海。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风绝羽听着一愣,目光不经意的瞧了一眼已经凌空悬坐下来的曲绫昔,心下不由疑惑,这老怪怎么会突然跟自己搭话,她想干什么?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她完全可以去问诸葛逾啊,为什么偷偷给我传音?



    疑心大起着,风绝羽皱起了眉头,想想还是不要先得罪这个老怪物,于是四平八稳的回道:“风绝羽!”



    “本尊曲绫昔,小家伙,有没有兴趣联手啊?”性格孤僻的曲绫昔先是自我介绍了一下,紧接着马上给风绝羽心里投下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重磅炸弹。



    “联手?”风绝羽彻底懵了,完全搞不懂曲绫昔要干什么。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还未发觉的诸葛逾,莫名其妙了起来。



    曲绫昔一眼便看出了风绝羽内心波动,咯咯一笑,传声道:“你用不看他,本尊跟他的交情很是一般,先前你不也听到了?本尊能到此地,就是为了还他老师一个人情,没错,我们是同门,可有的时候同门之间倾轧的现象更多,实不相瞒,本尊看中了你身上一件重要的东西,倘若你答应与本尊联手,本尊可以在接下来的授天殿中,想办法保下你一命。”



    风绝羽闻言,心中震撼不已,但对于曲绫昔的话,他却没有质疑的信了七七八八。



    原因很简单,如果曲绫昔想对自己不利,她早就听任诸葛逾的话对自己出手了,而且像陶来、牛郅,肯定乐见其成,而不会出面干扰。



    可是她说看上了自己身上的一件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能得到一个起码是无上境的老怪周护,在此不妙的局势之下,当然是好事一桩,可风绝羽并没有马上接受,反而婉言拒绝道:“前辈也说与诸葛逾有同门之谊,即便你舌绽莲花,晚辈也不敢尽信啊,我看还不必了吧。”



    “呵呵,你信不着本尊,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想自己的处境,你不答应我,诸葛逾必定会想方设法除掉你,而那几个妖物,跟你也有深仇大恨,待会万一互相牵制的局面一旦崩毁,不说那头金角血线魔龙吧,便是诸葛逾身边的三个老家伙,只要联手,你想全身而退,恐怕也是不太可能的,我劝你好好想想。”



    风绝羽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权衡先后,不得不说,曲绫昔分析不是没有道理,如能跟曲绫昔联手,到是可以让自己更加安全一些,但是这样的话,想平白无故的让人相信,可行性就实在太低了,不过既然对方开了口,风绝羽也想知道,这曲老怪究竟想干什么。



    他想了想后,暗中传声回去道:“前辈此言无不一语中地,可就凭这三言两语,如何能让晚辈相信前辈的诚意啊?”



    曲绫昔似有所料,笑着传音道:“信与不信,你可自行斟酌,因为本尊要的东西在你身上,你完全可以事后再履行承诺,而如果你答应了本尊,本尊可先行佑你平安,还有,你要是想杀诸葛逾,说不定本尊也可帮上点小忙……”



    “嗯?”风绝羽越来越听不懂了,这老怪居然可以容忍自己杀掉他的师侄?



    这是哪来的道理?



    这六虚道人和曲绫昔的关系未免也太差了吧,堂堂一阶师叔,居然想着要害死自己的师侄。



    风绝羽总算见识着了,心中疑惑道:“前辈此言我可听不懂了,莫非前辈跟诸葛逾有深仇大恨?”



    “那到谈不上,不过他想利用本尊,还拿出其师来压本尊,本尊确实不尽满意,明说了吧,诸葛逾叫我来,其实就是想探明上古传送阵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混沌古迹,若有宝物,我可以收取一部分,另一部分助他取出,这件事我已经答应他了,所以在授天殿中如有宝物,我会帮助他夺到手,并且交给他,但是他的安危问题,我可没答应保障,你想要杀他,直接动手就好了,本尊不会干涉。”曲绫昔言之凿凿道,而且听来不像假话。



    风绝羽先是一喜,心想要是没有这老怪插手,要除去诸葛逾到不难事,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如此对待师侄?



    想到这,风绝羽忍不住问道:“前辈究竟想要晚辈身上什么东西?”



    “咯咯,这样东西暂且本尊就不告诉你了,不过本尊答应你,此物既不是你身上的宝物,也不是你的自由,更加不会害你性命,反而还会对你有着些许的好处?”



    “哦?这么好?”风绝羽越听越是纳闷,咬死不松口道:“可前辈不肯说明原委,晚辈怎敢答应啊?”



    “呵呵,答不答应是你的事,反正此事本尊已经与你说了,你便慢慢思量吧,不过本尊提醒一句,你要是答应了,那本尊尽力保你平安,可要是你不答应,万一有什么个错漏,本尊可不敢保证,到最后会不会对你出手……”



    曲绫昔说完,风绝羽立马咬了咬钢牙,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吗?



    我不答应,她就动手针对我。



    我若答应,万一她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怎么办?



    想来想去,风绝羽一时间头大无比,其实说了半天,曲绫昔看似在给他选择,事实上却是把他套牢了,一点活路都给他留。



    选择只有一个。



    可想到这时,风绝羽也没准备答应,而是琢磨其中利害。



    就在这个时候,授天殿前狂风乍起,在那漆黑幽暗的尽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愁云惨淡的绿雾。



    这片绿雾面积不大,却处处透着幽深冰冷的寒意,不大一会儿,绿雾飘然而至,从里面飞出一个全身穿着墨绿色长袍的中年男子。



    “授天殿?”



    这男子眉粗目圆、鼻挺口阔,脸上的线条刚毅分明,其周身上下,被一团团的墨绿色的雾气笼罩缭绕,肩膀上还爬着一只全身漆黑如墨、生有血盆大口的小兽。



    这小兽看着十分凶恶,其口之阔仿佛半个脑袋被切开似的,满口的獠牙闪着幽幽的浅淡绿光,其头上有角,只有寸许大,分立额头两似,角上有着明显的黑色班点。



    男子形单影只的现身,立马引起了全场强者的注目,但男子却是专注在授天殿上,喃喃自语、声中带颤音道:“授天殿?竟是消失已久的授天殿,我到是外面的那上古传送阵为何有授天族的图腾,原来如此……”



    男子说完,诸葛逾错愕的看了过去,目光微微一顿,便毫不客气的出言喝问道:“阁下是何人?”



    “蛰阴兽!”乌宿和五刹魔女已观察半晌,但男子的容貌他们并不认得,只是其间上的如幼犬一般大小的小兽,非常引人注目,像是在哪见过,于是仔细分辨了起来。



    不料想数息过后,二人同时认出了那小兽的来历,顿时惊呼出声。



    “蛰阴兽,他是瘟竹毒魔百破殇?”



    乌宿发出一声惊呼,几乎用最快的速度向后狂退了百余丈,方才心惊胆战的停了下来,不由全说,取出一粒金光闪闪的大丹扔进了嘴里。



    五刹魔女更是痛快,直接用五刹幽火将自己包裹了起来,留下了一条幽蓝的火线,与乌宿逃于同一位置,落地之后,毫不犹豫的双掌漫起五刹幽火画了一个圈子将自己围起来。



    紧接着二人就充满忌惮的看向了那身着墨绿袍的男子。



    瘟竹毒魔!



    这个名字,风绝羽可没听说过,不过看乌宿和五刹魔女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随着瘟竹毒魔四个字传扬开来,在场除了陶来这位不知被封禁了多少年的老怪和牛郅等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惊呼一声,往后狂退了起来。



    似乎跟这个毒魔靠的太近,会发生什么不太安全的事。



    只有曲绫昔站在原地未动,但她表情多了一丝愁楚。



    “嘿嘿,没想到你们两个小家伙居然认的本座,逃那么远干什么,过来我问你们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