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天行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分权
“这……”

青梅煮酒有些尴尬,笑道:“总之,张进组长是这么跟我说的,我还以为天行战事已经进行到了一个节骨眼上呢,难道不是吗?”

一旁,张进笑了笑,说:“就如董总说的一样,第二次国战迄今为止都比较顺利,在丁牧宸的大局指挥下,我们一路高唱凯歌,打下了一座座城池,但就在前两天,我们进攻的步伐被真正的强敌遏制住了,在万里枫林里,我们与对手的战损比达到了可怕的1.33:1,虽然说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不过……未雨绸缪嘛,所以我请来了青梅煮酒,担任这次国战的战术顾问,我想大家都没有意见吧?”

“不不不,我们有意见。”

烟光残照第一个忍不住了,手指背敲了敲桌面,道:“今夕何夕指挥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什么纰漏,甚至在战术上绝对压制对手的,在面对宁、凡人之血、风之翼、釜山落日这些人的时候,今夕何夕的哪一次指挥吃亏了?这个时候你们督战组空降一个战术顾问下来,请问,我们听他的,还是听今夕何夕的?”

“当然是商量着来了。”

张进皱了皱眉,说:“所谓战术顾问,就他提出战术思考,供你们参考,然后改良出新的战术安排来,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战天扬眉道:“一山不容二虎,国战迄今为止都是夕掌门在指挥,突然来了个战术顾问,这算什么?他提出战术来介入夕掌门的指挥吗?抱歉,这一次国战我们全部都只听今夕何夕的,不接受任何第二种声音,因为这次国战今夕何夕才是唯一的元帅,唯一的总指挥!”

“战天,你的话太个人主义了吧?”

张进的脸上有些愤怒,道:“我们督战组24名成员花了整整三天三夜研究国服的战术部署,如今请动了青梅煮酒来当战术顾问,你们就是这样回应我们的一番好意的吗?我告诉你,从万里枫林之战开始,我到现在都没有合眼过了,你把我们督战组的人当成什么了?难道我们不是为了国服的征服大业吗?”

董小瑜秀眉轻蹙:“大家安静一下,既然大家都是为了国服好,那就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不必要大动肝火的。”

我目光平静的看着她,说:“董总,我自问这次国战我的指挥没有任何问题,这时候他们派一个顾问下来,这是给我戴紧箍咒吗?这时候你应该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话,而不是和稀泥,否则的话,我们这群人这么多天的付出,又是为了什么?”

董小瑜娇躯一颤,咬着红唇,转身看向了张进,道:“张进组长,我觉得今夕何夕说的话很有道理,这时候没必要给他上紧箍咒吧?”

“什么紧箍咒。”

张进皱眉道:“我们的一番好意,在你们眼里怎么就都变成了居心叵测了?”

“能听我说两句吗?”

一旁,唐韵站起身来,单手按着桌案,一双美眸看着众人。

张进点头:“行,唐韵你说吧。”

“我想跟青梅煮酒说几句。”

唐韵一双美目看向了青梅煮酒,说:“青梅煮酒,这一年多来,你都在哪儿?”

“迁居新加坡了,怎么了?”他笑了笑:“提拉米苏女神该不会是怀疑我的身份吧?放心吧,我现在依旧还是中国国籍。”

“你多虑了。”

唐韵笑问:“我只是好奇,督战组找你来当战术顾问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心态呢?你真的觉得自己的战术能力超过了今夕何夕,能当他的顾问了?”

“我……”

他怔了怔,道:“我自问自己在战术理解上也有几分心得,而且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嘛,再说我也想为国服尽一份力,所以才会答应督战组的要求的。”

“哼~~~”

唐韵一扬秀眉,道:“据我所知,你在天纵后期确实打过几场胜仗,魄罗谷之战、永恒要塞之战,这些都算是胜仗,但在你指挥下的红河之战、麒麟山之战和众星平原之战呢?这些都是败仗吧?你胜仗是打过几场,但你败仗更是一箩筐啊,就这种战绩当初是怎么获得战术之王的称号的?”

远处,一个人伏在桌案上,尖着嗓子说道:“几个人开个小会,发个通告,就说自己是战术之王了呗~~~”

“谁,谁在说话?”张进怒了,拍案而起,青筋都爆出来。

顿时大家一起看了过去,只见火焰鼠拍案而起,怒道:“是啊,谁在说话?怎么这么没家教啊?!”

沈丘白一脸悲愤:“不就是你这个白痴吗?”

“怎么可能是我?!”火焰鼠憋红了脸:“我的声音怎么会是这个鬼样子,我可是一个血脉纯正的山东汉子啊!”

“够了够了。”

我一头黑线,道:“鼠哥,别耍宝了,坐下。”

“是,总指挥!”

顿时,沈丘白更是一脸鄙夷:“火焰鼠,当初我还能高看你一眼,没有想到你如今已经变成了这么一个低三下气的狗腿子了!”

“哼,要你管!”

……

就在这时,面对着唐韵的质问,青梅煮酒已经一脸羞红的坐立不安了,而林途却巍然起身,沉声道:“苟小宁当初担任总指挥的时候,我们每次开会都是这样扯皮,最后也没有定下什么有成效的战术,导致我们国服在第一次国战的表现不尽如人意,这次我们绝对不能这样了,诸位,能听我说几句吗?”

烛影乱颔首:“说吧,林途。”

董小瑜也点点头:“乱世宏图,有什么话就开诚布公的说出来,没关系的。”

“好。”

林途身躯巍然,双手一按桌案,道:“目前,在我看来要不要战术顾问,有没有战术介入,这些都是次要的,昨天、前天的东方战场战况我已经细细了解过了,Frozen的推进流战术确实刁钻,这种步步为营打法相当棘手,而昨天国服的表现也只能打个及格分,现在我就想问问。”

他一扬眉,看向了我,道:“丁牧宸,你想出破解TR流战术的方案了吗?”

我皱了皱眉:“还没有。”

“既然如此,有什么理由拒绝战术介入?”他咬了咬牙,道:“而且我觉得提拉米苏说的青梅煮酒打的败仗一箩筐,这本身也十分不负责任,当初的国服处境是你们所无法想象的,许多时候都是1:5以上的兵力在打架,能赢一两场就已经不错了,败仗是必然的。”

青梅煮酒露出了感激的目光:“乱世宏图,谢谢你……”

“不用谢我。”

林途一摆手,道:“我不是为青梅煮酒说话,我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这国战不是一两个人的国战,指挥也一样,大家一起研发战术,众人拾柴火焰高嘛,所以我觉得接下来的国战也不能丁牧宸一个人说了算,而应该大家商量着来。”

“什么意思?”

烟光残照眯着眼睛:“林途,你这是想分权吗?”

董小瑜则轻轻用指背敲敲桌子,道:“我之前就说过,虚拟部已经把指挥权全部下放给月恒中国分部了,指挥权我说了算,而在开战之前我们就已经确认丁牧宸第一主将、总指挥的身份与权力,所以这个时候绝不能闹出什么临阵换帅的笑话来,你们就像是想削他的兵权,抱歉,等第三次国战再削弱吧,这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张进皱了皱眉:“董总,你这是在独断专行啊!”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用你提醒。”

董小瑜秀眉轻扬,道:“张进组长,不服的话,你就去找王-信部长好了,问问他当初是怎么确认方案的。”

“你……”

张进咬牙切齿。

这时,林途却冷笑一声,说:“董总,我知道你和丁牧宸的关系好,但袒护到这个地步,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吧?难道在丁牧宸无计可施的时候,还不准别人带领国服走向胜利了吗?”

“我……”

董小瑜也一时语塞。

我轻轻站起身,身后武穆披风轻扬,看着林途的眼睛,道:“林途,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表现自己吗?我只问你一句,你如果失败了,导致国服东线战场全面溃败,这个责任你担得起吗?”

林途冷笑道:“那如果你失败了,是不是该引咎辞职,从此再也担任国服指挥了?”

“等等!”

在我还没说话的瞬间,唐韵站起身按住我的手,道:“林途,你这是什么意思,逼丁牧宸立军令状吗?试问,谁能保证自己面对Frozen的时候必胜呢?你这样做事,不觉得自己太卑鄙了吗?”

“是吗?”

林途扬眉道:“国服总指挥的宝座原本就应该能者居之,他丁牧宸不行的话,自然有别的人能行,一句话,如果你打不过Frozen,那就换人来打!”

“林途说的没错。”

张进也站起身来,一双眸子透着盛气凌人,道:“丁牧宸,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能在万里枫林破解美服的推进战术,那就换人吧,林途和青梅煮酒都可以试试,国服耗不起那么多的时间在这上面。”

我沉默不语,双手都快要握碎了,但我知道,这时候不能给任何承诺,一切大话,都会是日后给自己的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