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章 继续深入
    不多时,杨开便来到她面前,经过这一番调息,黛鸢的精神也好了不少,当杨开走过来的时候,她正好也睁开了双眸,显然是有所感应,不过她却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杨开大为好奇。

    “杨师弟,我的恢复丹药已经用完了,你有没有多余的?我可以付出圣晶购买。”黛鸢开口说话的时候,美眸里的神色略微有些闪烁。

    杨开倒是没在意到这一点,虽然心中奇怪这女人居然把恢复丹药都用光了,可转念一想,对方可能也没想到自己能进入到第三层来,所带丹药消耗的猛烈一些倒也是情理之中。

    所以也没什么怀疑,当下便从空间戒中取出一瓶丹药抛了过去,微微笑道:“圣晶就不用了,区区一瓶丹药而已,不值什么钱。”

    黛鸢接过,面露一丝感激之意,颔首道:“那黛鸢就谢过杨师弟了。”

    “恩,我们继续上路吧。”杨开说了一声,当先领路而去。

    等杨开走后,黛鸢才飞速地将那瓶丹药打开,目光往内一扫,待看清楚里面丹药的模样之后,娇躯不禁轻轻一颤,面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等她再抬起头凝视杨开背影的时候,那一双美眸里竟闪烁起些许激动和狂热,旋即一言不发地将丹药收起,连忙跟了上去。

    第三层热炎区确实比第一层要凶险无数倍,两者的环境虽然类似,但内部蕴藏的种种危险却不可同日而语。

    杨开在第一层行走的时候,除了在那诡异山谷内碰到大批火灵兽围攻,稍费了点手脚化解之外,基本上算是闲庭信步,一路毫无负担地闯进了第二层,甚至连护身圣元都不需要催动。

    但是第三层内,杨开必须得时刻催动圣元护体来抵挡热浪和火毒。不但如此,这里的火灵兽等级也是不低,尽是七阶八阶的存在,而除了这些会从地下裂缝窜出来的火灵兽之外,还有种种奇怪的禁制存在。

    火灵兽对杨开和黛鸢两人无法造成太大的威胁,只要数量不多,两人联手之下倒也能斩杀殆尽。收获一些火晶石。

    但自从见识过魏古昌等人陷入的那上古禁制之后,杨开就对一些看似危险的地方提高了警惕,轻易不敢闯入,一旦发现这种地方,都是能避则避,实在避不开了。偷偷地使用下灭世魔眼看看有没有风险。

    一路走过,杨开心惊肉跳。

    要不是他有灭世魔眼这种能堪破虚妄的天赋神通,这几日他和黛鸢最起码也要陷入五处禁制之中,那些禁制隐蔽至极,根本不是圣王境武者能够发现的,一旦触发那些禁制,杨开估计自己的下场绝不会好到哪去。

    因为杨开都是偷偷地使用灭世魔眼。带着黛鸢走过那些危险的地方,所以这个出身琉璃门的女子倒一点都没察觉到什么,只是心里暗暗奇怪,觉得第三层热炎区有些名不副实的样子。

    她根本不清楚其中的危机,跟在杨开身后倒是轻松至极。

    不过灭世魔眼虽然是大魔神的天赋神通,可杨开毕竟是后来得到,加以炼化使用的,所以它也并非万能。

    两人终有一次。落进了连杨开都没察觉到了禁制当中,那禁制一被触发,四周的环境悠然改变,原本热炎至极区域,忽然变得寒风刺骨,阵阵呼啸如鬼哭狼嚎的骤风在身侧刮过,而天空中甚至飘落下鹅毛般的大雪。

    环境一下子变得与之前截然相反。

    一支支莫名形成的冰锥。从四面八方袭来,四周还有骤风聚集而成的风龙,从口中吐出足以能冰冻浑身的寒气,将至寒之气隐藏在风刀之中。应付起来颇为棘手。

    好在杨开和黛鸢两人既然都是炼丹师,一个原本修炼的是阳属性功法,一个修炼的是火属性功法,所以体内圣元都很是克制这里的禁制。

    但也足足花费了他们两三日的功夫,才硬生生地打破这个禁制,从中逃出。

    在此过程中,黛鸢更是受了些伤,若不是杨开关键时候救了她一下,她的伤绝对要更严重许多,在这种地方受伤,进退不得,基本上就与等死无疑了。

    经此一事,黛鸢也不敢再小觑这第三层的诡秘和凶险了,小心翼翼地跟在杨开身后。

    杨开也受伤了,但与他的恢复能力相比,那些伤实在不值一提。出了此处禁制之后,杨开立刻带着黛鸢找了一处山壁,在山壁里开辟出一个洞穴来,两人就在洞穴内,如受伤的野兽般,默默地舔舐着伤口。

    直到三日后,黛鸢伤势痊愈,两人才继续出发。

    杨开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让黛鸢终于明白,这个圣王一层境确实与自己之前见过的大不一样,他的真实战斗力根本不在自己之下,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手段就已经不是她能抗衡的了,更妄论那些还没展现之处?

    怪不得魏古昌那么心高气傲之人会对他这么客气,恐怕那家伙早就晓得杨开的不同凡响了。

    一路上,偶然也能碰到几株及其稀有,药龄十足的火属性灵草灵药。

    每当此时,黛鸢都主动请缨,将这些灵草灵药用及其妥善的方法采摘下来,再用最合适的东西保存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杨开发现这个女人对这些草药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每一次采摘回来之后,都会针对草药絮絮叨叨地讲个不停,从药理药性,到丹方配置,凝练药液的手法,炼丹时灵阵的使用,如数家珍,似乎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东西,也毫不避讳什么,跟平时的沉默寡言判若两人。

    而这个时候,杨开都是保持沉默的,只静静聆听。

    如果是平时,他还真有兴趣跟黛鸢探讨下炼丹方面的东西,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在炼丹之道上很有一手,虽然炼丹师的等级不如他,但与之交流并无坏处。

    可惜此刻他心中记挂炼化玄阴葵水,实在是没心情多说这些,只能错失与这个女人交流炼丹之术的机会了。

    杨开的沉默让黛鸢心里有些失落,她暗暗想,难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否则的话,杨开怎会对这些灵草灵药一言不发,甚至也没表现出任何太激动的意思?

    她甚至故意说错了一些关于这些草药的信息,杨开也没有要纠正的意思,这让她不禁彷徨起来。

    所采摘到的灵草灵药,黛鸢自然不会独霸,而且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如果没有杨开的话,她根本不可能一路上相安无事,所以在分配草药的时候,自己主动留下一小部分,绝大多数都分给了杨开。

    对此,杨开也没有去拒绝,他与黛鸢没什么深交,只是在这一路上合作深入第三层而已,送到面前的好处自然心安理得地收下。

    两人一路往第三层内深入了十日左右,到了此时,黛鸢已经显得有些举步维艰了。

    四周那浓烈的热炎,就好像有人在施展着火属性的攻击,不断地轰击她的娇躯,即便有宝甲守护,甚至祭出了离彩帕化为粉红帷幕包裹全身,黛鸢全身上下也是香汗淋淋,衣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将那玲珑娇躯完美勾勒出来。

    若不是离彩帕遮蔽了她的身形,此刻只怕早就已经春光外泄,好在此地就只有她和杨开两人,杨开更走在前方,也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几乎每往前走出一步,她都要耗费巨大的力量,娇躯轻轻颤抖着,隐隐有一层淡淡的黑气,萦绕在她四周。

    那是流炎沙地中独有的火毒,黛鸢无法彻底抵挡这些火毒,已经被侵入了少许,再往前继续深入,情况只怕会更糟。

    到了这里,黛鸢已经萌生了退去之心,暗暗后悔不应该深入到此地的。

    但她也是有苦说不出,她与杨开两人深入第三层有十天多时间了,此刻再想退,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地退回,如今的局面,她颇有些骑虎难下。

    她只能坚强地硬撑,一言不发,硬着头皮跟在杨开身后。

    杨开虽然不像她那样艰辛,但此刻也不是很好受,一身肌肤如被火烧般疼痛,热浪和火毒四面八方地挤压而来,让人不由地生出一种要粉身碎骨的感觉。

    若非他体内的圣元储量庞大,他也得赶紧找个地方恢复去。

    人一直走在前方,杨开的神念在时刻关注黛鸢的动静,这女人举步维艰的样子自然瞒不过他的感知,杨开并没有贸然去出手帮她。

    这里的环境及其恶劣,可在这恶劣的环境中行走坚持,却能淬炼自身圣元的纯净度和凝实度,对武者有莫大的好处。

    帮她抵挡炎热和火毒只是举手之劳,可如果因此而让其失去了这么一个变强的机会,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一点点地往前深入着,两人的速度比起前几日来说简直慢如龟爬,越往内,环境就越是恶劣。

    杨开的眼中逐渐流露出一些兴奋之意,因为他就需要这种炎热的环境,自然是巴不得此地更恶劣一些才好。

    他心中暗暗思量着,如果按照这几日的观察和随着往内深入,环境的变化,大概只需要再往前走个五天,就应该能找抵达合适的位置了,到时候就可以开始炼化玄阴葵水。

    只是身后跟着的女人该如何处理,却是个麻烦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