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敌意
    谁都知道李幼南是在胡扯,他要是真有信心说服所有的势力不打红烛果的主意,将这等逆天的存在拱手让给药丹门,那才是怪事。

    只有拿在自己手上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李幼南一番话根本毫无诚意,不足为信。

    更何况,这般天大的事情,岂是他们这些小辈能够做主的?到时候李幼南把红烛果带回去,人家药丹门的长辈死不承认小辈们的决定,其他宗门又有什么办法,就算联手灭了药丹门,红烛果也失之交臂了。

    魏古昌比谁都清楚其中的猫腻,知道一旦自己松口答应下来,那就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曲长风,方天仲,尹素蝶,还有双心谷的屈明海,飘渺殿的唐勇一,就不可能贸然答应这种毫无道理的提议。

    不过他也不会蠢到当面去得罪药丹门,装模作样地认真思考一阵,微微颔首道:“若是曲兄方兄他们都同意的话,那算我影月殿一份倒也没什么,不过李兄……嘿嘿,你去跟那个家伙打过招呼了么?”

    这般说着,他悄悄地朝一座山包上示意过去。

    李幼南脸皮微微一抽,当然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何人,强颜一笑道:“李某是想,先与诸位沟通好,再和他细细商量商量。”

    魏古昌撇嘴摇头,唏嘘不断:“这事不好办啊,如果真的只有我们几家的话,联手起来倒也无妨,可现在多出了这么一个变数,魏某觉得,李兄还是应该先敲定那家伙的口风,再来与我等细说不迟。”

    李幼南一怔,倒也神色如常,拱手道:“魏兄说的也有道理,那李某这就回去思量思量。此事再从长计议。”

    说罢,便飘飘然下了山包,返回自己那边去了。

    待他走后,魏古昌才不着痕迹地冷哼了一声:“真把魏某人当成白痴了?”

    黛鸢在一旁轻笑道:“药丹门的人什么德行魏师兄又不是不知道,跟他们计较那么多做什么,这一次不答应也是对的,真要是答应他们。那才是麻烦。”

    “这我自然知晓。”魏古昌面色严肃,“此事先且不提,这一次有这等灵果成熟出世,也不知道是机缘还是劫难啊。”

    他望着各个山包上的那些精英,暗暗想也不知道等红烛果真的成熟时,这些人又有多少会因为争斗而死去。

    “先不说这些。我感觉在这里修炼好像大有裨益的样子,反正距离黛鸢姐姐说的三阳开泰奇景还有些时间,我们不妨就在这里感悟一下吧。”董萱儿提议道。

    其他三人都纷纷点头,当即在山包上各自寻觅位置盘膝坐下,细细体会那果香气中蕴藏的种种神妙。

    杨开很快就察觉到这红烛果的逆天之处了,确实如古典上记载的一样,它在成熟前的这几日时间。会一直散发着这样的果香气,香气入鼻,融入血肉四肢百骸之中,能够促进武者对自身力量的掌握和境界修为的融合。

    这才只出现一轮红日升起的景象便有如此奇效,如果三阳齐聚的话,那效果肯定要翻上几番。

    因为是与魏古昌等人一起,杨开倒也不担心会在这里被人偷袭,所以只分出一小部分心神监察四周。便很快沉浸在那美妙的感觉当中了。

    他本身是个炼丹师,在炼丹的时候,需要有极高的对圣元的控制技巧,所以在这一点上他比大多数武者都要出色,而被红烛果的香气一刺激,对圣元的种种控制精妙愈发让他流连忘返起来,杨开很快就乐在其中。仿佛进入了一个新天地,在这片天地中,他能与自己体内的力量做最完美的沟通,最巅峰的操控。

    杨开陷入了对圣元控制的感悟之中。而魏古昌,董萱儿和黛鸢等三人,也纷纷陷入了不同领域,不同力量的深层感悟。

    那些各大小山包处的武者,在经历最初的观望之后,也很识相地盘膝坐下,吸进红烛果的香气,不再去浪费时间。

    在杨开来到此地差不多半日之后,这里竟出现一种怪异的安宁局面,所有人都在细细体会红烛果的果香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不断地有更多的人前来这山包处,虽然大多数都一头雾水的样子,但见先来的人都在打坐当中,他们也纷纷寻找合适的位置有学有样,顷刻间,面露惊喜之色,很快便沉浸的无法自拔。

    某一刻,一个身穿青衣的青年武者独自一人赶到了这里,这个人,正是之前尝试着往第三层更深处深入的男子,但他来的已经有些晚了,山谷附近处的山包已经被所有人都占据,他目光阴冷地扫视四周,暗暗考虑是不是该抢一个地盘过来,不过很快,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才刚夺舍不久,重见天日,暂时还不想太引人瞩目。

    不过当他的目光扫过正在盘膝而坐的杨开的时候,眼睛忽然一眯,流露出惊喜的神色,他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杨开。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他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圣王一层境武者拿走了自己那件及其贵重的东西,可如今他依然无法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点气息。

    难道对方真的把它给融合了?这不可能啊,那件东西里面蕴藏了何等威能,他比谁都要清楚,别说是一个圣王一层境的武者,即便是一个虚王境想要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会被反噬。

    可事情怪就怪在这里,那圣王一层境的青年得了自己的东西,离开钟乳石洞,前后不到一个时辰,那东西的气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任凭他如何催动秘法追踪,也查探不到一丁点的线索。

    再说了,如果真是他融合的,他不可能还活着,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这样怪异的事情让他懊恼非常,他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融合那东西的并非杨开本人,而是一株天地至宝,已经成长到六彩程度的温神莲。

    正惊疑不定,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对面的山包处,那圣王一层境的青年居然忽然睁开了眼睛,隔着老远精准地将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此人心头一凛,连忙若无其事地撇开目光,自顾地寻觅了一处不算太好的位置,学着其他人的模样,打坐起来。

    那山包上,杨开眉头紧锁,一脸的不悦。

    他正沉浸在深层的感悟当中,却忽然发现有人正在窥探自己,而且还带有一丝敌意和杀机,他开始还以为是曲长风,但等看清那人的面孔之后,不禁愕然起来。

    那人不是曲长风,不过杨开也见过,正是当时在钟乳石洞中,与自己一起进入池子里浸泡洗魂神水的一员。

    被人从感悟中打断,杨开自然有些不太高兴。

    那人实力不差,圣王三层境的境界,杨开依稀记得,他所属的势力是一个叫流云谷的存在。

    不过当时还有一个老者和另外一个男子与他一起的,现在居然只剩下他一个人,也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样的变故,更不清楚流云谷那老者和另外一人是死是活。

    这个人为什么对自己有敌意和杀机?杨开自付从来没有招惹过对方,也没有在他面前暴露过太多的秘密,平白被他给惦记上,让杨开暗暗恼火。

    “杨师弟有什么发现么?”黛鸢似乎察觉到杨开气息有变,睁开眼正见到他一脸沉思的表情,连忙轻声询问。

    “没有。”杨开摇了摇头,望着某一处问道:“你认不认得那个男人?”

    黛鸢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居然一口叫破了对方的身份来历:“那人是流云谷的核心弟子陆叶,怎么,杨兄与他有什么过节?”

    陆叶!杨开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摇头道:“没有,我也只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陆叶对我有些敌意,实在是够奇怪的。”

    黛鸢美眸闪了闪,也很奇怪地道:“这个陆叶不是喜欢招惹人的类型啊,我虽然与他没有什么深交,但总归说过几次话,他在流云谷中的口碑也是很不错的,为什么会对你有敌意呢?”

    “我也想知道。”杨开咧嘴一笑。

    黛鸢恐怕是误会了什么,以为杨开跟陆叶真有什么恩怨,皱了下黛眉,轻声提醒道:“陆叶在是流云谷谷主陆向东的儿子,流云谷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势力,可也不差,如果不是什么大事,我倒是可以帮你跟陆叶说几句,调解一下,以他的脾气,应该会没事的。”

    “不用了。”杨开摇了摇头,别说自己跟这个陆叶真没什么恩怨,就算是有,也不需要别人来化解,对方如果不来找他的麻烦就算了,如果来找他的麻烦,杨开也不介意斩草除根。

    见杨开拒绝了自己的提议,黛鸢自然不再多说,正准备继续打坐感悟的时候,杨开忽然又用眼神示意一旁,问道:“那个人呢?”

    黛鸢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到单独霸占一座小山包的冷漠男子,脸色忍不住微微一变,立刻收回目光,略带警告地道:“杨师弟,不要去找旁人打探这个人,我只知道他应该来自星帝门,但名字就不知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