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各自为营
    听黛鸢这么一说,其他三人都不由地加快了步伐。

    而魏古昌和董萱儿则就那三阳开泰的奇景询问起来,杨开也装作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在一旁倾听。

    经过黛鸢的一番讲述,魏古昌和董萱儿两人才知晓什么叫三阳开泰,而杨开却是表情古怪起来。

    他发现,这个黛鸢虽然认出了红烛果,也知道三阳开泰的奇景,但是好像并不了解全部啊……

    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一样了,不过杨开可以肯定,并非只有他和黛鸢认出了红烛果,幽暗星上最精英的一部分人全都汇聚在第三层,其中肯定有其他人会认出来的。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一行四人赶到了一处山谷中,这山谷不大,约莫占地方圆百丈左右,山谷下,尽是随处可见的暗红色大地,裂开无处道裂缝和沟壑,但出奇地,这片山谷内竟生长了一些枯干的树木,树木同样是红红的色彩,看起来宛若毫无生机,细细查探的话,却又能发现,这些树木分明未死,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让它们苟延残喘在这片残酷的环境中。

    山谷四面,尽是大大小小的山包,少说也有二十多座。

    杨开等人四人赶到此地的时候,这些山包有一半左右已经有人立足了,这些人都以各自宗门为单位,把持这一个个小山包,以做落脚之地。

    大多数武者的目光都在那山谷中的一颗颗枯木中徘徊,目露渴望和炙热的神色。可诡异的,竟没有一个人深入山谷内部,也不知道大家在忌讳些什么。

    杨开等人到来的时候,无数道目光朝这边扫来,许多人面露警惕和厌恶之色,毕竟这种逆天灵果即将成熟,来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可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红烛果成熟之前,那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奇景,已经让整个第三层都沸腾起来。只怕所有人都在往这边赶来。所以纵然警惕和厌恶,他们也无可奈何,只是瞥了杨开等人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杨开目光一扫。心头暗自凛然。

    这一次的场面确实够宏伟。来的人多就不说了。个个都是那些大宗门里的精英。

    他在这里看到了战天盟的人,看到了雷台宗的人,看到了琉璃门的人。看到了其他不认识的青年俊彦,加起来人数最起码有七八十的样子。

    他们四人来的算是比较晚的,肯定还有更多的人,正在赶来的路上,想必到时候这里会更加的混乱。

    杨开还看到了之前霸占洗魂神水正中心位置处的那个冷漠武者,这家伙大刺刺地独占一个小山包,旁若无人,背负双手,神情一如既往的淡漠,身形笔直如剑,孤傲地站在那里,却没一个人敢上去找他的麻烦。

    来到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能猜出这家伙的身份,哪会去触他的霉头,所以纵然不喜他的做派,却无人敢说些什么。

    倒是琉璃门那边,尹素蝶在见到黛鸢之后,表情显得有些怪异,仿佛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姐竟会与人结伴而行,但在认出董萱儿之后,又一副释然的模样,旋即不管不问,也没有要招呼黛鸢的意思。

    魏古昌把眼一扫,就指着其中一座无人关注的小山包道:“我们去那里。”

    不一会,四人便上了这山包处,与其他人一样,目光投向下方的山谷,凝神观察。

    “红烛果呢?”魏古昌扫了一圈,竟没发现任何灵果的踪影,入目所见,只有无数的枯木,不禁愕然至极。

    “红烛果在未成熟之前是见不到的。”黛鸢缓缓摇头,“不过肯定就在这山谷之中无疑,等到成熟之后,它自然会浮出水面的。”

    “原来如此!”魏古昌轻轻颔首。

    “咦,药丹门的李幼南师兄过来了,不知道要干什么。”董萱儿轻咦一声,将目光投向不远处,那边,一个青衣玉带,看起来文质彬彬,做中年儒生打扮的武者正朝这边疾驰而来,人还未到,便微笑地冲这边扬了扬手。

    药丹门,杨开倒也听过。

    在任何一处地方,都有这种专门炼制丹药为生的宗门或者势力,中都那边有药王谷,通玄大陆上有丹师协会,幽暗星上最出名的就是药丹门了。

    这样的存在,一般人都是不会轻易得罪,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会求到人家头上。

    而药丹门内,单是虚级下品炼丹师便有五个之多,冠绝整个幽暗星,这五人每一个都是名闻幽暗星的大师级存在,为所有人敬仰,无论走到何处都会被人奉为上宾。

    而这个叫李幼南的家伙既然能深入到流炎沙地第三层,肯定也是药丹门里的精英了,看样子他与魏古昌和董萱儿等人也是认识的,就是不知道交情怎样。

    不一会,那叫李幼南的中年儒生便来到了四人所在的山包处,微笑地冲魏古昌拱拱手,和煦道:“魏兄,你果然也来了。”

    魏古昌还了一礼,大笑道:“这种事,自然是要来凑个热闹的。”

    一旁,董萱儿和黛鸢都纷纷与李幼南见礼,李幼南含笑回应,显得很是温文尔雅,又询问了下杨开的来历和名字,却被魏古昌一语带过了。

    李幼南虽然有些奇怪杨开这样一个圣王一层境来此地做什么,但既然是魏古昌带来的人,他也不好多问。

    “李兄,不知道你过来找魏某,所谓何事?”魏古昌半眯着眼睛,开门见山地询问。

    李幼南微微一笑,故做神秘状:“魏兄,你既然是看到异象而来,可知这里是有什么东西即将出世?”

    “听闻是红烛果。”魏古昌答道。

    李幼南眉头一挑,显得有些意外的样子,不过在看了看黛鸢之后,恍然大悟,拍了拍额头道:“倒是李某问了个蠢问题,既然黛鸢姑娘在此,那魏兄肯定是了解的,这世上怕是没有黛鸢姑娘不知道的奇草异果了。”

    “李师兄谬赞了,黛鸢只是略有研究罢了。”黛鸢淡淡地接了一句。

    “呵呵,黛鸢姑娘不必自谦,能认出红烛果的人,本来就没几个,战天盟的曲兄,雷台宗的方兄,还有琉璃门的尹姑娘都不认得,是在下去告诉他们的。要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何会一直按兵不动,以他们的脾气,恐怕早就下去将山谷刮地三尺了。”

    魏古昌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站在四周的山包上没有动静,原来每一个到此的势力,李幼南都会去通知一番。

    他这么做,显然不是什么好心作祟,重宝在前,没人不想据为己有,他李幼南也是如此。

    他会通知别人,明显是不想让人贸然行动,干扰到红烛果的成熟,如果真因为毫不知情的人干扰了红烛果,让它就此消失,那才是最大的损失。

    所以纵然有些不情愿,李幼南还是卖力地奔波在各个山包,将情况一一告诉来到此地的武者。

    “李兄果然心系天下,泽被苍生,魏某佩服佩服!”魏古昌一副真诚的模样,连连拱手。

    这帽子有些大,李幼南连称不敢,话锋一转,才道出自己的真实来意:“不知道魏兄有没有兴趣与我药丹门联手?”

    “联手?”魏古昌的眼睛眯的更厉害了,嘿嘿一笑道:“李兄,虽然魏某对药理不太精通,但在下也知道,这红烛果应该只有一枚吧,这该如何联手?真要是取得了红烛果,又该如何分配?”

    “魏兄且听在下把话说完。”李幼南似乎早知道他说这么说,也不着急,一脸的云淡风轻。

    “李兄请讲,在下洗耳恭听就是。”尽管魏古昌知道对方在打什么鬼主意,却也不能拒之门外,毕竟得罪了药丹门也没什么好处。

    “我的意思是,先取了红烛果,这种灵果虽然只有一枚,但如果用其入药炼丹的话,应该不止能炼出一枚丹来。”李幼南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见魏古昌没什么反应,继续讲道:“据我所知,你们影月殿也只有一位虚级下品炼丹师吧?而且那位炼丹师才晋升没多少年,炼制虚级丹药的成功率并不高,如果让魏兄得了红烛果,拿回去也只能让门中长辈生吞服用,药性可要大大折扣的。”

    顿了顿,李幼南脸上浮现出一抹傲然之色:“这种情况不单单是你们影月殿如此,其他的各大宗门全都是这样。但我药丹门就不同了,我药丹门共有五位虚级下品炼丹师,虽然这红烛果的档次很高,但如果让我药丹门诸位长老联手的话,未必就不能炼制出十几枚丹药出来。”

    听到这里,魏古昌总算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了,斜眼看着李幼南道:“李兄的意思是,由你药丹门取那红烛果,然后炼制成丹,分给我影月殿一份?”

    “不错,李某正是这么想的!”李幼南连连点头,“这话我不但给魏兄是这么说的,跟战天盟的曲兄,雷台宗的方兄,还有琉璃门的尹姑娘,双心谷的屈兄,飘渺殿的唐兄,都是这么说的。”

    “那他们的意思呢?”魏古昌剑眉扬起。

    “呵呵,诸位虽然还没表态,但李某想,应该可以说服他们。”李幼南摆出信心十足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