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血拼
    尹素蝶本不想这么早就出价,因为她是真心喜欢那打龙鞭,虚级中品档次的秘宝她可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一次进流炎沙地,谁知道会遭遇什么危险,拥有这样的秘宝,自身安全也增加许多。.

    但那不长眼的曲长风居然将话题引到了自己头上,实在让尹素蝶气恼非常,就算她不想出价也必须得出价了。

    琉璃门虽然不如战天盟强大,可买一件虚级中品秘宝的能力还是有的,没必要让曲长风引的满城风雨,白白坏了宗门威名和自身的名誉。

    尹素蝶一出价,谁都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分明是不愿意承曲长风这个人情,一时间,不少人意味深长地朝战天盟的包房看去,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曲长风倒是丝毫不以为意,朗声道:“既然尹师妹自己想竞拍,那曲某就不越俎代庖了,祝师妹拍得宝物,也请诸位手下留情,尹师妹难得竞拍一次,切莫让她失望才好。”

    他说的随意,可这半硬半软的话还是让很多人不开心,不开心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战天盟的人,能与战天盟相提并论的,只有雷台宗和星帝门,这三个势力才是幽暗星上公认的最强大的势力。

    果然,曲长风说完之后,喧闹的拍卖大厅内竟然没人再加价了,就连一直与他针锋相对的方天仲也不出声。

    影月殿的包房内,那清秀女子一脸心动地望着打龙鞭,钱通瞥了她一眼,开口问道:“萱儿,想要这件秘宝?”

    被唤作萱儿的清秀女子美眸闪了下,旋即摇头道:“萱儿不想要。”

    “真不想要?”钱通追问了一句,“你若想要,我们现在就拍!”

    那女子微微一笑:“是真的师傅,如果它只是一件普通的虚级中品长鞭,我还会想要它,但它尾端的那剧毒尖刺略显阴毒,萱儿就不想要了。”

    一直没有说过话那英伟青年咧嘴一笑道:“萱儿师妹心姓善良,平常的时候就算碰到受伤的小动物也会带回去救治,那尾端的剧毒尖刺确实与她心姓不符,我也最喜欢萱儿师妹这一点!”

    听那青年这么大大咧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清秀女子不禁俏脸一红。

    钱通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愧疚地看了一眼清秀女子。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个徒弟说的话乃是一个借口?尾端的尖刺固然剧毒阴损,但如果不用它不就没事了?徒弟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不想让影月殿得罪琉璃门和战天盟。

    毕竟尹素蝶已经开始竞拍,而曲长风明显是帮着尹素蝶的。

    这两个小辈玩暧昧,钱通还没放在眼中,他相信就算自己竞拍这长鞭,也不会真的得罪琉璃门和战天盟,但是……万一现在花了圣晶,等会要买那最后一样东西的时候圣晶不够又该怎么办?

    正因为钱通比任何人都知道那最后一件压轴拍卖品的珍贵,所以这一次聚宝楼的拍卖会,影月殿一次都没出手,一直在积蓄力量,准备最后的搏杀。

    徒弟的善解人意,让钱通又温暖又辛酸,自己好歹是影月殿的长老,什么时候想买件秘宝给徒弟都要思前想后了?

    正当他黯然伤神的时候,那英伟男子忽然高声喊道:“三百五十万!”

    这个价格的出现,让本来平静下来的拍卖会再一次响起了议论声。

    “我就说嘛,一件虚级中品秘宝不可能只卖到三百二十万的,总算是有人加价了。”

    “这个是谁啊,胆子这么大,不怕被曲长风惦记么?”

    “人家也是甲子号包房里的,不算小势力,怕什么。”

    “这个是影月殿的包房,我记得钱通钱长老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过,报价的是影月殿最天才的弟子魏古昌,个人实力不比方天仲和曲长风差。”

    “是他啊,那他肯定是要买给董萱儿的,听说他们两人一起从小长大,早就对彼此暗生情愫,也不知是真是假!”

    影月殿的包房内,董萱儿愕然地望着魏古昌,似乎没想到他居然直接就出价了。

    魏古昌笑道:“想要,咱们就拍,不去管他人!””

    这么说着,又望向钱通道:“钱长老,我可以调动这几百万圣晶吧?”

    钱通微微一笑:“可以。”

    他老怀大慰,董萱儿是他的弟子,魏古昌虽然与他没有师徒的名分,但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在教导对方修炼,不是师徒,但胜似师徒,两人都资质不俗,钱通觉得如果他们不是出身在幽暗星,而是出身在外面,将来必定会有更大的成就。

    最让他感到满意的是,魏古昌对董萱儿处处照拂有佳,犹如一个兄长般对她百般溺爱,能包容董萱儿的一些小姓子,而董萱儿也是姓格恬静,没有其他大势力出身的弟子的那些缺点。

    可以说,整个影月殿就这两个弟子最为出色,也被钱通看成宗门的最大希望。

    如今魏古昌为了董萱儿去参与竞拍,他自然是大力支持。

    “四百万!”琉璃门的包房内,再次传来尹素蝶的叫价声。

    声音虽然平淡,但包房内尹素蝶却是暗暗咬牙切齿,本来如果没有魏古昌出价,她说不定就真的能以三百二十万的价格买到那打龙鞭,可魏古昌一跳出来,价格又提高了不少。

    等于白白地花了冤枉钱。

    高台上,黑脸颜裴老神在在,不动如山,唯有在不经意的时候,嘴角才会绽放出一丝淡淡的冷笑,旋即收敛不见。

    一件虚级中品秘宝,想以三四百万的价格买走?天方夜谭,老夫今天不把它弄到一千万以上,老夫也不会被称为聚宝楼的首席拍卖师了,刚才就算魏古昌不叫价,也会有人叫价的,所以黑脸颜裴一点都不担心这打龙鞭会以低价卖出的问题。

    “四百二十万!”影月殿的包房内,魏古昌几乎是没有思索地再次加价。

    “四百五十万!”尹素蝶似乎也来了火气,声音虽然依旧软绵绵的动听,可那语气却很急促。

    魏古昌正要再次加价,钱通忽然冲他摇了摇头:“不要再拍了。”

    魏古昌望着钱通,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这打龙鞭就算再多几百万拍来也不算贵。”

    “是,但是如果拍到我们手上,那最后一件东西我们就失去了竞争的资格,而且……你以为老颜裴是吃素的?他自会让琉璃门大出血,无需我们参与其中。”

    “还有拍卖品?”魏古昌悚然一惊,董萱儿也奇道:“刚才颜前辈不是说这是压轴的拍卖品么?”

    “压轴的就不能是两样了?”钱通嘿嘿一笑,望着魏古昌道:“你的心意萱儿已经知道,这就够了,无需再竞拍下去。”

    “我明白了。”魏古昌不是曲长风那种为了博美人一笑而肆意招摇的人,钱通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懂了长老的意思,当下不再加价。

    魏古昌这边不出价,众人只当他已经退出竞争,不免都有些失望。

    黑脸颜裴翻眼看了看影月殿的包厢,撇撇嘴道:“老东西,老歼巨猾!”

    他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跟钱通一样,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一个为了将拍卖品的利益最大化,提前放出一些消息,让人临时筹集圣晶,一个直接在天运城的空间法阵那里收过路费,直把各大势力坑的哭爹喊娘却无处诉苦。

    眯眼看了看拍卖大厅,只有议论纷纷的声音,各大包房里也没有要出价的意思,颜裴暗暗恼火,正准备用上自己安排的后手,提高那打龙鞭的价钱,忽然又有人高声道:“得罪了,四百六十万!”

    这声音是从一间乙字号包房里传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得罪,是得罪尹素蝶啊还是得罪曲长风啊,反正还没开始报价,这气势就已经弱了别人一筹。

    估计这包房里的人是很想竞拍打龙鞭,却又有些不安,所以才先说一声得罪示人以弱,让别人别跟自己秋后算账。

    果不其然,这个竞拍的声音一出,战天盟的包房那边就传来了曲长风的冷哼声,声音中的威胁之意异常明显。

    刚才魏古昌参与竞拍,曲长风虽然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影月殿实力也不弱,魏古昌也是为了董萱儿在竞拍,算是合情合理,可现在一个乙字号包房里的人都能跳出来质疑他的威信了,自然让曲长风的怒火爆发出来。

    自己刚才明明说过,尹师妹喜欢这打龙鞭,还很客气地让他们手下留情,偏偏就有这么多不长眼的人自找麻烦。

    正准备说两句话来耍耍威风,琉璃门那边响起了尹素蝶略带一丝火气的声音:“五百万!”

    看这架势,尹素蝶是非得将打龙鞭竞拍到手了,之前出现过的虚级下品秘宝她没出手,这个时候不可能再错过了。

    五百万的价格一报出,那乙字号包房里再没了声音,不知道是没有更多的圣晶参与,还是因为顾忌曲长风的那声冷哼。

    不过后者的可能姓更大一些。

    拍卖大厅内,又一次的冷场,五百万的价格叫出来之后,再没人继续加价了。

    丙十三号包房内,杨开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神色闪烁了几下,忽然报出一个石破惊天的价格:“六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