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宗门
    “是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杨开神色严肃,将那晚发生的事情大致地说了一遍,当然,关于自己如何孤身一人力毙对方九人的事情,自然是避重就轻地带了过去。这事太玄乎,说出来梦老头不一定就会信,不如不说。

    梦无涯听的心神震怒。

    好半晌,杨开才说完。

    梦无涯微微点头道:“这么说,罪魁祸首是你,但主谋者却是那个龙辉是吧?”

    “恩。这次倒是我连累了小师姐。”杨开点头承认。

    “虽然你是罪魁祸首,却也不是你的错,凝裳并没受伤,你不用在意。”梦无涯劝慰一声,随即冷笑了起来:“血战帮,龙在天!老夫记下了!”

    看着梦无涯眼中闪动的危险光芒,杨开便知道龙在天麻烦大了。

    关于梦老头的来历和实力,杨开看不懂,猜不透,但总觉得他这个人很不平凡。他若真的去找龙在天的麻烦,倒是杨开乐意看到的,但有些不太过瘾。

    杨开一直认为,仇要亲手去报才有感觉,龙在天若是死在梦无涯手上的话,自己就无法报那一日的仇怨了。

    但杨开也不会劝阻,梦无涯这次应该是真的被惹恼了,心中之火,不发不快啊。

    在客栈内又停留了两日,夏凝裳总算是出关,如预期的那般,实力已经到了真元境,杨开旁敲侧击一番,这才知道九阴凝元露并不非得炼化完整的才有效果。

    理论上来说,一滴九阴凝元露可以供三四个人使用,毕竟它只是一个引子,将武者的一身元气转变为真元的引子。

    但这东西比较特殊,收了它之后一个时辰内不炼化的话就会消失无踪,所以一般若有人得到它,也是一人使用而已。

    知道这一点,杨开不由放下了心。看样子自己不小心汲取了一半的九阴凝元露,并未对夏凝裳造成什么影响。

    而且直到此刻,那半滴天地灵物也一直储藏在自己的金身内,并没有象她说的那般消失。

    杨开的伤已痊愈,夏凝裳也晋升了,三人自然不会再停留下去,当下便启程赶回了凌霄阁。

    杨开是被梦掌柜提着飞回来的,一路吃了不少风,吹的头昏脑胀。

    重回凌霄阁,杨开与他们师徒二人告别,返回了自己的小木屋。

    近二十天没回,小木屋依旧整洁如新,看样子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是李云天那群人在帮自己打理。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杨开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生活,每日修炼,稳固当前的境界。

    只不过闲暇之时,眼前会偶尔划过那位娇憨的小师姐的身影。毕竟这是杨开亲吻过的第一个女子,那香甜柔软的感觉至今想起来也依然回味无穷。

    但自回来之后,夏凝裳也一直没有出现过了。

    她仿佛已经忘记了两人之间的约定。

    那一夜,山缝内,杨开临去之前曾今说过,若他能活着回来,夏凝裳便答应他一个要求。

    当时杨开也只是给自己找个念想,并无什么深意。

    虽感觉有些失落,但杨开并不是很在意。

    我悄悄的飘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流浪飘过那一吻,不过是因为要收服九阴凝元露,虽然当时两人都有些动情,可也说明不了什么。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那种情况下动情在所难免。

    杨开并不会因为自己与她的实力差距而感到自卑,实力这东西,只要努力修炼,自然会变强,他相信终有一日,自己能超越这位小师姐,超越任何同龄人。

    因为傲骨金身,具备了无限的可能。

    感情也不是杨开现在需要考虑的,是自己的终究会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算强求也不会有结果,随缘即可。

    若夏凝裳对自己有意,就算自己实力再低又有什么关系?若她真因为自己实力低而故意疏远自己,杨开也没什么好说的。别人看不上自己,难道还要怪别人眼界高么?

    不过以她那种娇憨纯真的个性,应该不会这么势利。

    这一点杨开倒是想对了,夏凝裳回到凌霄阁之后,也是真的不好意思去见杨开,回想着那一晚的激情,她就有些无地自容,纵然蒙着面纱,她也没脸面再出现在杨开眼前。

    而且,一回到凌霄阁,梦无涯就让她再次闭关了,美名其曰是要她巩固刚晋升的境界,实则是怕她和杨开两人藕断丝连。

    要不然以她的个性,怎么也要过来问问杨开的身体恢复如何的。

    修炼了两日,杨开对自己的成果颇有些不满意。

    在困龙涧边吸收阳气,形成阳液的速度太慢了,远不如直接服用灵果,汲取阳炎石的速度。

    丹田内的阳液数量稀少,得快点补充下才是,要不然再遇到那一夜程度的战斗,自己怕是会陷入一种巧妇难以无米之炊的尴尬境界。

    想了想,杨开决定再去一趟黑风贸市,一来是买些能凝练阳液的东西,二来也是去买自己需要的三叶残魂花和绝地枯木草,香炉已经好久没用过了。

    至于银子,杨开倒是有不少,再也不是之前的穷鬼。

    这些银子都是从血战帮那几人的身上搜刮过来的,当时天太黑,杨开没仔细数,回来之后清点一番,发现这群人还真是富有。

    只不过搜刮了几个人而已,竟获得了近两万两银票。

    这么多银子买阳炎石都可以买四十块。足以弥补自己那一夜的损失,还超出一倍。

    就在杨开动身前往黑风贸市几个时辰后,梦无涯也杀气腾腾地出发了。

    他的目标,是血战帮!

    虽说血战帮在这附近也是三大势力之一,但梦无涯又怎会惧它?自己徒弟险些遭受杀身之祸,险些清白不保,这笔帐怎么也要算一算的。

    龙辉死了没关系!他不是还有个爷爷么?上梁不正下梁歪,若非上头有人护着,区区一个龙辉又怎会这么跋扈嚣张?

    所以在梦无涯看来,龙在天比龙辉更加可恨!更加该杀!

    凌霄阁距离血战帮并不是很远,梦无涯的速度又极快,不过盏茶功夫便来到了血战帮总部。

    此时此刻,血战帮一众高层正在商讨要事。

    议事大堂内,帮主胡蛮正位端坐,此人人如其名,生的熊腰虎背,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在胡蛮下手方,血战帮各位堂主,舵主等人,皆肃容端坐,这些人此刻正在给胡蛮汇报近一月时间内帮里的大小事情,收入开支等等。

    胡蛮听的很不耐烦,一摆手道:“不说这些琐碎之事,那矿区之处的禁制破解的如何了?”

    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闻言站了起来,恭敬地对胡蛮道:“禀帮主,爷爷那边已经有了些眉目,只不过帮内的高手数量太少,那禁制虽然岁月已久,却也不是轻易可以破除的,爷爷日前曾传信告知龙俊,让我带为转达一声,他必将尽心尽力,尽快破除那里的禁制。”

    这青年,便是龙在天的大孙子,龙辉的亲哥哥龙俊,本身已经有真元境二层的实力,资质上虽然比不了那些天之娇子,却也不算太差。

    因为龙家在血战帮中的地位不低,所以龙俊虽然只有真元境二层的实力,却也身居要职,乃是血战帮的一名堂主。

    胡蛮微微点头:“恩,如此就好。龙俊你若有闲暇,便去矿区处给我向你爷爷带个好,告诉他辛苦了!”

    “是。”

    “也不知道那禁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玄机,竟深埋在地下几十丈处。”其中一个血战帮堂主突然疑惑道。

    “这还得多亏了咱们的媚儿小姐洞若观火呀,若非她说这矿区下方另有蹊跷,我们恐怕也不知道这里头的道道。”

    “是啊是啊,媚儿小姐年纪虽小,可这眼力却非同寻常,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听得一群人称赞胡媚儿,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可胡蛮依然满心舒服。但一想起胡媚儿乃个女儿身,始终是要嫁出去的,胡蛮又忍不住一声哀叹。

    草他姥姥的,老子生的如此英明神武,孔武有力,家中妾室无数,每夜辛苦耕耘,怎地就只生了两个女儿?这是胡蛮的一块心病,家中无子,无以继业啊。

    那群人还在称赞胡媚儿独特眼光,连带着胡娇儿也被捧上了天。

    胡蛮只是闷闷不乐。

    说起来这事还真的挺奇怪的,矿区那里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发现了,血战帮利用矿区中开采出来的阳炎石和阴元石,倒也赚了不少钱,这几年帮内发展迅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依赖了这个矿区的缘故。

    但从来没人知道,这矿区下方几十丈处的一个位置,竟然隐藏了许多神秘玄奥的禁制。

    近两个月前的一天,胡蛮的小女儿胡媚儿突然回来告诉他这个事情,他一笑了之,并未当真。

    直到胡媚儿纠缠不休,非得让胡蛮派人去查探一番的时候,他才逼不得已,不清不愿地让人朝那个方向挖掘。

    虽说胡媚儿明明白白地告诉过胡蛮,此事一定不能让龙家的人知道。但胡蛮本身对此事并不在意,认为只是女儿家的恶作剧,用这个方法来吸引自己的关心而已,再加上矿区的事情本来就是由龙在天主持的,所以此事倒也没能瞒住。

    矿区本就在地底挖掘,距离胡媚儿说的那个位置也不是很远,十几个血战帮弟子辛辛苦苦挖掘了十天之后,发现那个位置果然有些不同寻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