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八 魔法灵魂
    这是一场出人意料的简短葬礼,可是回味无穷,

    在离开皇宫的路上,李察忽然想明白了,无定‘女’皇是认为除了她自己,包括铁血大公在内,其它人根本沒有向菲利浦至悼词的资格,李察见过菲利浦,也从侧面体会过皇帝在绝域战场上的不世武功,因此倒不觉得无定此举有何不妥,只是想想就可以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又会成为新皇行为荒诞的一个实证,在贵族间悄悄传递,

    贵族们总是健忘的,当沒有了两大帝国迫在眉睫的压迫,他们眼中渐渐又只会有失去的懊恼,而看不到已经得到的好处,

    李察在向外走的路上,忽然看到尼瑞斯匆匆走來,经过他身边时压低了声音说:“晚上我來找你。,: 。”

    说完,也不等李察回答,尼瑞斯就径自向前走远,李察不动声‘色’,就象什么都沒有听到,继续向皇宫外走去,

    不过就在尼瑞斯行将进入另一座宫殿时,旁边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李察曾经见过的金贝叶伯爵,李察顿时觉得十分奇怪,金贝叶伯爵是千年帝国的使者,怎么还留在这里,而且看样子能够在皇宫中自由活动,

    金贝叶拦住了尼瑞斯,含笑说了些什么,尼瑞斯显得十分犹豫,最终还是勉强点了点头,金贝叶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向他行了一礼,就转身离开,伯爵还看到了李察,远远地向李察打了个招呼,

    回到浮岛后,李察总是莫名地觉得有些心烦意‘乱’,尼瑞斯匆匆说的那句话,总是让他有种不太好的联想,四皇子的话是用斗气‘波’动传进他耳朵里的,这样谨慎的行为明显是在防备着什么,

    李察浮思连绵,总是静不下心來,不过这时候无论想什么都是无用,等到晚上尼瑞斯來的时候就会知道了,

    他索‘性’不再去想,而是向城堡下方的仓库区走去,那里放着最近一段时间珞琪新送來的构装拼件,需要他來完成最后的步骤,

    珞琪的构装水准一直在稳定提升,时至今日,早已超过了李察当年认定她的天赋极限,看來在构装的领域,天赋并不是不可逾越的界线,实际上,在任何领域天赋都不是完全不可逾越的,只是背后将会是近乎疯狂的无法用倍数來形容的努力,

    现在只有蛮荒守护和蛮荒打击两个核心构装的关键部分,还需要李察亲自动手完成,因为这两个构装绘制对魔力要求并不高,可是对‘精’度要求极高,达到三阶构装的中上水准,珞琪暂时还沒有能力把控,

    另外,在仓库里还放着一张未完成的全新构装,那是李察这段时间以來的苦思‘精’华,取材于和生命诛绝类似的深红流火,

    深红流火也是一张设计图接近于完全公开的四阶构装,同样以难以绘制著称,这幅构装除了要求无限‘逼’近五阶构装的‘精’度外,还要求绘制者传奇级别的魔力,并且能够在‘操’纵火焰能力上达到大师级别,而构装的用途,按照现有的说明,不过就是让使用者发出的火焰类能力威力提升一个大的等级而已,超高的要求,狭窄的用途,让这幅构装一直乏人问津,别说沒几个人能够做出來,就是做出來也沒几个火系法师买得起,

    李察得到了深红流火的设计图后,一直在仔细研究,然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題,那就是设计出这张图的那位构装师,可能也沒真正把这幅构装做出來过,深红流火的设计拥有天才的构想,但缺乏实践的佐证,

    而李察觉醒了毁灭真名后,对火焰的掌握已达大师之境,发出的火焰已有几分深渊狱火的气息,因此他发现设计图中许多设想不切实际,又有另外一些功能过度强化,于是删删改改,不断完善设计,现在已经把绘制的魔力需求降至二十级附近,

    对于掌握了魔动轮回的李察而言,依靠‘精’准的魔力控制,即使现在只有十九级,也能够达到二十级魔力的效果,

    当李察成功融合了苍蓝之月之后,就已经达到修改后的深红流火全部要求,这一构装对他的战力加成可是十分巨大,因此李察也绘制得十分用心,几天下來,已经勾勒出了一个大致的雏形,再接下來因为暂时沒有灵感,就把构装安放到仓库里,等候能够静下心时再次动笔,

    不过这个时候,在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魔法仓库里,却悄悄多了两个身影,那是一男一‘女’,他们潜进只有微弱光芒的魔法仓库,沒有触动任何警报系统,

    但是看他们的行迹却也不象是來偷东西的,而是一进來就立刻紧紧拥抱在一起,忘情地拥‘吻’起來,很快‘激’‘吻’已经无法让他们满足,男人开始用手在‘女’人身上大胆探索,‘女’人开始还在阻挡,但转眼就变成了迎合,

    在微弱的魔法光芒下,可以看到男人十分英俊,那双眼睛漂亮得似乎会笑,而‘女’人非常年轻,身材更是惹火之极,硕大的‘胸’紧紧顶在男人身上,让接‘吻’都变得有些困难,男人的手已探进‘女’人的上衣,可是显然,他用两只手去抓一座山峰,都还有所遗漏,

    ‘女’人忽然一声呻‘吟’,身体散发出火一样的热力,与这股热力相呼应,仓库里忽然亮起了数团魔法光辉,将整个仓库照亮了不少,

    他们立刻受了惊吓,男人慌道:“有人來了,。”

    少‘女’摇头道:“不会,别害怕,这座仓库平时根本不会有人进來,刚才我把触发警报屏蔽了,这是哥哥存放魔法物品的地方,‘侍’从们都不被允许进入的,不用担心,哥哥也不会來的,他今天去参加皇帝的葬礼了,哪有这么快回來。”

    英俊的年轻男人总算定下了心,他向四周一望,眼中全是灿烂的魔法光辉,晃得他一阵眩晕,他的声音忽然有些干涩,问:“你的哥哥不是大构装师吗,这些箱子里放的难道都是构装。”

    少‘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还有魔法材料吧,不过哥哥的构装大多是存放在这里的。”

    “构装,我还沒有看到过完整的构装呢,要不我们悄悄打开來看看。”年轻男人提议道,

    少‘女’有些犹豫:“哥哥知道了要生气的。”

    男人柔声说:“生气有什么的,你是他的妹妹啊,他不会罚你的,再说,我们只是看看而已,只要不动,就不会坏的。”

    少‘女’有些却不过他的坚持,态度开始松动,就在这时,年轻男人忽然一声低呼:“那是什么,。”

    少‘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在仓库的一角有个‘精’致架子,上面单独摆放着一个封魔箱,封魔箱小而‘精’致,上面绘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法阵,箱子一角还有镏金的手绘签名,一看就知是出自最顶级大师之手的封魔箱,

    但是封魔箱上却出现了一团晕红光芒,随后有一道光柱笔直向上,直照‘射’到仓库天‘花’板上,光柱凝聚不散,颜‘色’不断变幻,从蓝转到红,又从红转到蓝,如此不断循环,

    一个顶级的封魔箱,居然还隔绝不了箱内东西的魔法‘波’动,

    少‘女’也不禁怔住了,

    那道光柱开始吸收周围游离的魔法能量,并变得越來越凝聚,转眼间,它的变化就由光芒‘色’彩,转为时粗时细,宛若在呼吸着,再过片刻,他们甚至听到了隐约的心跳声,

    少‘女’显然在魔法学上的造诣颇为渊愽,刹那间想到了什么,失声道:“魔法灵魂,这是刚刚诞生的魔法灵魂。”

    年轻男人立刻‘色’变,显然他也知道魔法灵魂是什么,魔法灵魂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灵魂,每一个诞生都极为不易,但它们与真正的灵魂沒有太大的差异,有了魔法灵魂,就有了灵‘性’和智慧,一件魔法物品有了灵魂,就会变成真正的神器,一件构装,要有了灵魂,才会成为五阶的圣构装,否则的话,无论它怎么强大,都只能算是四阶构装,

    从另一个角度看,凡是流传于世的五阶构装,还沒有比四阶构装差的先例,恰恰相反,除了生命诛绝、深红流火这类要求之高、直追五阶构装的见鬼设计外,五阶构装在威力上可以完全碾压四阶构装,

    一个魔法灵魂怎样形容其价值都不为过,它至少相当于一个高级祭品,价值以百万起计,这个明显是新诞生的魔法灵魂,如果能够剥离出來,甚至可以卖到五百万以上,五百万金币,多少年轻天才奋斗一生,也赚不到一百万,又有多少普通人终其一生劳劳碌碌,也不过得到这个数字的百分之一,

    魔法灵魂的光芒,照映在年轻男‘女’的脸上,竟勾勒出两个‘迷’醉的表情,

    “那个箱子里装的是构装吗。”男人干涩地问,

    “大概……是吧。”少‘女’不敢确定,

    “我们打开看看吧,只看一眼。”男人抱住了少‘女’,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不行,如果哥哥知道了……”

    “我只想看看传说中的圣构装是什么样的……只看一眼而已,你不是说最爱我吗,怎么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也不满足我。”年轻男人有些责怪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