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 第四十四章 最理智的疯狂
    

    慧果的推论非常的条理清晰。

    已知:自己设置法坛的事情,只有同样在药王寺的人才能发现。

    得解:自家出了奸细。

    已知:有能力找到真正法坛的人只有金蝉。

    得解:一定是他!

    再加上此前金蝉没能拦住萧禹余,让绝天陷地阵差点被破,更是让慧果对金蝉的怀疑瞬间攀升到了极致。

    好你个浓眉大眼的。

    该不会这突然出现的人仙也早在你预料之中,表面上和对方交战,实际上是为了抹除自己的怀疑吧?

    慧果:“........”

    很有可能!

    慧果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敌人竟在我身边!念及此处,他立刻有些急躁了起来,虽然他对自家师弟很有信心,但如果去往法坛的那个是金蝉的后手,那以对方养胎境妖王的手段,还真不好说!

    情况不太妙!

    而就在慧果苦思破局之策的同时,另一边陆行舟却是接到了来自太裕王的质问:“为什么那位会出手!”

    “啥?”陆行舟故作不知道。

    “那位人仙!他难道不是你逆天观的人么!”

    “谁说的?”陆行舟反问道。

    “我.....”

    太裕王卡壳了,事实上从他对萧禹余的称呼来讲就可以看出了,太裕王甚至连萧禹余的名字都不知道。

    从见到萧禹余以来,两人之间只产生过一次对话。

    话不多。

    就两句。

    “你是来自上界的人吧?你几岁突破的巅峰武圣?”

    “呃,二十九岁?”

    对话到此为止,自那以后,萧禹余就再也没有和太裕王说过哪怕一句话,甚至时不时还用斜眼来看他。

    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萧禹余的真实情况。

    “他不是你逆天观的人!?”

    “当然。”陆行舟毫不犹豫地信口开河道:“他本来就和金蝉有仇,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伙伴关系而已。”

    “那他做什么....”

    “与我无关。”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说!”

    “你没问啊。”

    太裕王顿时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不过转念一想,他却是忍不住怒骂自己反应迟钝:要知道他可是代表逆天观和自己签过法契的啊!如果萧禹余真的是逆天观的人,他就应该也在法契约束内。

    但事实上他却毫无压力地出手了。

    这就是铁证!

    该死!

    “所以那人仙只是为了对付金蝉而来的?”

    “没错,放心吧,他只会去对付金蝉,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比起那个,这个破阵法你打算怎么办?”

    “........”

    平心而论,太裕王并没有办法。

    不过-----

    “继续拖着,想要同时维持这绝天陷地阵和破界法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困住我们他也要付出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时间。

    太裕王身为圣皇天贵胄,或许多少有点养尊处优,在谋算和应变上不如慧果,但他的眼力和判断依旧是非常强的,因此他很快就看出了慧果那看似占尽上风的表面下,实际上已是分身乏术了。

    同时维持两种高强度的法仪。

    哪怕神意上能勉强,

    消耗也是实打实的。

    “不出意外的话,原本只需要一刻钟就能彻底完成的破界法坛,在他手上至少得三刻钟后才有成果。”

    时间空出的越多,

    破绽就越多。

    可供翻盘的机会也就越大,退一万步讲,自己那边的破界法坛此时估计也已经发动了,只要最后自己那边也能成功完成,就算慧果成功了也无所谓,至少也是个不胜不败的结局,也可以接受。

    甚至极端点想的话,这里若是让陆行舟直接倒戈,三位人仙一同对付慧果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奇效。

    不过----

    “慧果此人阴险非常,且小心谨慎,有关真假破界坛的事情,金蝉事前似乎也不知道,显然这慧果压根没有相信过金蝉,如此想来,恐怕他的底牌还不止绝天陷地阵一样,也不一定就怕围攻。”

    围攻若是成功也就罢了。

    失败了,那就等于平白暴露了陆行舟这么一个暗子,虽然不能说亏,但显然说不上是资源利用最大化。

    念及此处,太裕王便放弃了让陆行舟当场倒戈的想法。

    转而选择了更保守的方案:

    拖。

    “你不是要拖么,我就给你机会,跟你拖下去!看看到最后到底是你先破界成功,还是我先破界成功!”

    太裕王对自己的破界法坛设计也很有自信。

    毕竟比起慧果,他的本钱可太多了,破界气机虽然很难隐藏,但也不是没有另辟蹊径的解决方法。

    而与此同时-----

    “我就知道,慧果那边在谋划破解法坛,太裕王那边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果然也是早有准备!而且看来太裕王对天圣帝也不是完全信任,就和慧果一样,如此大事又怎么会假借他人之手。”

    金蝉的身外化身,以数千年药王寺香火功德为基,历代药王寺方丈躯壳为基,以及金蝉神通奥妙,分化而出的“禅”,正手捧一件木质罗盘,赤脚行走在一座山林之中,神色间满是慈祥安宁。

    和一招鲜吃遍天的龙蝗不同,金蝉没有可以一招定胜负的手段。

    但作为代替,他的手段丰富多样,或许在纯粹斗战上略逊龙蝗一筹,但面对复杂的情况,却更具生命力。

    事实上从如今金蝉的状态上就能看出来了。

    龙蝗苟延残喘了那么久,还是半死不活,但金蝉却是陆陆续续恢复,混得比龙蝗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而此时金蝉手里的木质罗盘,便是他诸多手段之一。

    此物名为“搜天索地罗盘”,乃是金蝉发家起势的关键所在,可以在方圆万里之内寻龙探宝,据说曾经乃是一位寻龙士的本命之器,后面被金蝉捡到,成为了他积累前期资本的重要途径之一。

    “采一缕破界气机为引,哪怕你隐藏得再深,我也能给你挖出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想都不要想!”

    作为身外化身,“禅”并没有和太裕王签订法契,所以才特地派来针对太裕王,至于慧果那边,则交给没有与其签订法契的本体来负责,这也是事先说好的分工,只是本体那边似乎并不顺利。

    “罢了,没了我,有陆行舟,天圣帝,太裕王,三位人仙在那里,如果这都能让慧果成功破开天地界障,

    那只能说是天数如此了。”

    金蝉摇了摇头,很快便将药王寺的战况抛之脑后,继续催动搜天索地罗盘,片刻后,就见那罗盘陡然一震:

    “有了!”

    罗盘上的指针轻轻转动,金蝉屡屡打破虚空,顺着罗盘的指引,很快就来到了破界气机所在的地方。

    “这股气机....怪不得此前无人发现。”

    到了这里,金蝉再稍作感应,立刻就有了明悟:“将气机压抑在了一个范围内,使其不至于彻底暴露在人仙的视野下,也只有来到了这里,人仙才能感应到破界气机的存在,是标准的障眼法。”

    此前之所以没人察觉,

    原因就在于此:

    对于中原人和西域人而言,这块地域实在是太偏僻了,不仅未开教化,而且山林密布,而且极度排外。

    ----是的。

    虽然被困在药王寺多年,但金蝉对这方人仙界的大致分布还是清楚的,若是按照地域来划分的话,

    这里应该是:

    “南蛮。”

    ....................

    地下法坛之中,此时的安月瑶已经将天意轮祭了起来,但即便是手持法宝,她居然仍旧陷入了苦战之中。

    “女施主,小僧得罪了。”

    话音刚落,慧心的身影便飞窜而出,一掌拍出!

    “轰隆隆!”

    刹那间,整个地宫都在剧烈抖动,慧心的体魄并没有任何变化,但落在安月瑶的眼中却仿佛一下子拔高了数百丈,而慧心一掌拍出,便遮蔽了她的所有视野,甚至连其掌心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而随着慧心的发劲,那一只手掌登时便被气血充盈,化作鲜红。

    血红色的掌纹顺着其五指动作交织在一起,明明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但却自然勾连出了一副图画。

    莲花。

    恍惚间,安月瑶仿佛看到了慧心的掌心中,有一朵妖艳瑰丽的血莲层层盛开,连其肌肤下的血液奔流之声,落在安月瑶的耳边,也渐渐变成了婴儿啼哭般的叫声,如魔音灌脑,让人难以自持。

    面对这一击,安月瑶没有任何犹豫。

    只见其一身白衣在劲风中猎猎狂舞,修长白皙的十指如闪电般弹动交叉,眨眼间五式印法便依次结出,后又自主迸散,最后化作一拳一掌,彼此轰然一撞,带着黄钟大吕般的巨响瞬间消失了。

    但这是外人观战的视角。

    而实际上,

    对外人而言仿佛瞬间消失的一拳一掌,落在慧心的眼中却是缓慢到了极致,同时也是霸道到了极致!

    其中的拳意只有一个:

    向前!

    平推而下,举手投足宛若山倾,本质就是要以绝对的力量,决死的气魄,不断向前,直到碾死对手为止!

    “砰!”

    拳掌对碰,剧烈的气流化作排空巨浪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开来,拍打在地宫墙壁上,竟是发出了铿锵巨响,而始作俑者的两人却是僵持在了一起,最后更是齐齐张口,各自发出了一声如雷暴吼:

    “无上觉魔!”

    “天柱印玺!”

    暴吼声出,两人声势再涨一成,却是二次发劲,但仍旧压不倒对方,最后只能各自弹开,拉开了距离。

    “咔擦!”

    两人退开之际,双脚不约而同地离地寸许,等再落地后,却是各自在地宫的地面上踩踏出了道道裂纹。而在地宫昏暗的灯光下,两人的神色都带着难言的凝重,显然都没料到彼此双方的实力。

    “....没想到你居然能迎接我一式觉魔神掌。”

    “那是什么?”

    “这下界的法宝么?”

    慧心缓缓收拢五指,垂落双臂,双眼灼灼地看着不远处的安月瑶,确切地说是其手中那非金非玉的轮盘。

    天意轮。

    安月瑶的搬山第六印固然是开创出了新的道路,也算是非同凡响,但对境界更高的慧心而言还称不上棘手。刚刚真正挡下了慧心一掌,与之平分秋色的,实际上是安月瑶在掌心祭动的天意轮。

    “....无可奉告。”

    安月瑶可没有向敌人交代底细的坏习惯,何况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眼下她可没有谈天说地的余裕。

    作为精通斗战,靠着厮杀一路修至大成武圣的武者,安月瑶的战斗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也不会和人做什么试探性的交战,所以刚刚和慧心交手,她一出手就是绝杀,直接将天意轮给祭了起来。

    同时天意轮内,陆行舟的神意分身也做了辅助。

    然而让安月瑶意想不到的是----

    被挡下来了。

    正常来讲,别说是大成武圣了,哪怕是小成武圣,只要手持法宝,都可以击败绝大多数巅峰武圣了,而安月瑶手持天意轮,又有陆行舟的神意分身支持,本就是打着一招灭杀慧心的想法去的。

    但结果却是天不遂人意。

    天意轮的力量倾泻而出,落在慧心的身上,却仿佛遇到了一层层叠加在一起的铜墙铁壁,破开一层还有一层,等真正落在慧心身上之后,十成力道居然只剩下六成,堪堪与慧心拼了个旗鼓相当。

    见安月瑶一双美眸打量着自己,慧心似乎想到了什么,轻笑道:“小僧这件袈裟名为离尘法衣,乃是师门所赠,也算是一件法器。若非如此,刚刚女施主的那一击恐怕已经将小僧打成重伤了。”

    “.....你很有信心。”

    “嗯?”慧心眉毛一挑。

    安月瑶眼睑微垂,神色古井无波:“你自信我伤不了你,也破不了你这法坛,所以才有说话的余裕。”

    “无上觉魔。”

    慧心双手合十,笑着道了句四字真言,对他而言,这四个字似乎和真正僧人口中的阿弥陀佛是一样的。

    “女施主说得也不算错。”

    “不过看样子,女施主相当不甘心啊。”

    说道这里,慧心不禁眯了眯双眼,但在那看似和蔼的笑容下,慧心的眼眸里却是看不到丝毫的笑意。

    有的只是残忍的施虐心。

    这才是慧心的本质。

    然而-----

    “称不上不甘。”安月瑶默默地抬起头,语气平静地说道:“不过下一招,我就要让你的自信一败涂地。”

    慧心:“.......”

    片刻过后,慧心缓缓咧开嘴角,露出了笑容,洁净的白牙在昏暗的地宫中,竟是带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大言不惭,那你就试试.....”

    “轰隆!”

    慧心话音未落,刚刚还在不远处的安月瑶就已经迈开脚步,一步便直接冲向了慧心身后的破界法坛!

    然而慧心的反应却是丝毫不慢:

    “.....看!”

    一字出口,慧心已然阻拦在了安月瑶的面前,又是一掌拍出,背后四尊法身陡然重叠,最后竟是显出了一尊恢弘魔像,十八只手,二十四首,执定血玉华盖,加持莲花,钺,旗,刀四件器物。

    “无上觉魔!小僧助女施主早日超脱!”

    “........”

    轰隆隆!

    魔像挥手砸落,安月瑶应声飞出,全身在这一刻直接爆射出了无穷气血,双臂断折,筋骨破碎,七窍齐齐迸出血光,将一张俏脸染得通红,原本的强盛气血更是在这一瞬间直接暴跌至了谷底!

    重创!

    濒死!

    然而一击重创安月瑶的慧心却是面目呆滞,恍惚回头,却见本应被他守护的法坛,此时已是破碎大半。

    安月瑶没有还手。

    千钧一发之际,面对慧心的全力一击,安月瑶压根就没有还手,她居然不管不顾,硬生生顶着慧心的攻击,将全身气血注入了天意轮中,而后用力朝着法坛掷了过去!慧心根本就来不及阻拦!

    “.....呵呵。”

    空旷的地宫中,安月瑶那虚弱无比的声音陡然响起,打破了地宫的寂静,也让呆滞的慧心回过神来:

    “你....你这疯子!”

    “疯子?不,我很理智。”

    躺在地上,安月瑶甚至失去了起身的力气,鲜血成为了她最华丽的妆彩,笑声中更是带着满满的畅快:

    “而且秃驴,你刚刚的自信呢?”

    “......!!!”

    慧心的面容陡然扭曲,拳意一动,立刻就有无穷灵气汇聚,直接朝着躺在地上的安月瑶覆压了过去。

    然而----

    “轮回者10086,检测到任务已完成。”

    “回归。”

    下一秒,本应毫无反抗之力,甚至已经进入弥留之际,几乎不可能活下来的安月瑶就在慧心目瞪口呆的注视下,

    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