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军事片开始当大佬 > 第483章:献礼片的首次看片会
    

    评判的炮弹猛烈而来,很多声音直接这样表示道: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身份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更扯淡了,一个土匪军师,能玩弄鬼子于股掌?”

    “以为主角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过往,原来不过就是一个土匪啊,还是当初官府剿灭时走脱的土匪,主角成分堪忧。”

    “《番号》这是要走神剧路线了?”

    “感觉李南池引以为傲的‘红星风格’,在他初次执导的电视剧中,有些玩脱了。”

    “......”

    一时间,《番号》的口碑,呈现出了好坏参半的态势。

    坏的声音,自然就是前述这些。

    而好的声音,则是在称赞《番号》明快的节奏,称赞荧幕级的画质,称赞剧情本身的张力,也陈赞演员的演技。

    但无论评论怎么说,已经无法影响《番号》这部剧冲进更为广泛的大众视野,成为开年大剧中话题最足的一个!

    话题争辩得风起,自然气势也就成了最足。

    .........

    “叫吧,叫吧,叫得骄傲放纵......”

    面对网上出现的这些声音,李南池一点都不慌,走在路上,哼着歌。

    一旁的姜苗苗鄙夷道,“你这唱的啥呀,难听死了。”

    相比于暴风出品的一系列精品歌曲,李南池干嚎的这两句,让姜苗苗直翻白眼。

    大清早冬日的风,刺刺的刮。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人行天桥上,姜苗苗的包里塞着一份邀请函,往着电影局的方向走。

    这人行天桥之下,车水马龙,这会儿正是上班的高峰期。京三环的上班高峰期,开车不如步行。

    “某些人,心态很好嘛,那么多声音说《番号》不好,还高兴得出来?”

    对于眼下《番号》呈现出的两极化风评的状况,姜苗苗的心态是有些和陈婷相似。

    正因为清楚的知道《番号》的具体故事细节,知道《番号》并不是某些评论所言的这样,所以对于眼下一些人抓住“所谓漏洞”而大放厥词,才尤其感觉到不爽,有种想要下场驳斥的强烈心理。

    李南池右手插在姜苗苗的羽绒服帽子下,感受着帽檐下的温暖,并不在意道:

    “着相了不是,你所看见的不好评论只是特定的人群而已。随他们怎么说,我们的《番号》收视率都压过了其他几部同时段剧,没有比收视率更有说服力的东西了。”

    “我看你就是想故意要看舆论笑话,你这样不好,容易得罪一些执笔者的。”

    这说话的时候,姜苗苗有样学样,也伸出左手塞进李南池的羽绒服帽檐下。

    只是,尽管有着高底鞋的助力,姜苗苗也只是勉强能把手伸进李南池的帽子下,还因为要伸手够着才能伸进去,导致一截皓腕暴露在空气中。

    “切,就他们,根本谈不上得罪,这些声音背后的人,连被我得罪的资格都没有。”

    李南池表示不屑。

    “你啊,算了......”

    姜苗苗在姜爸姜妈的庇护下安稳长大,养成的性子本就是有一说一,她不喜欢故意炒着某一个话题。

    有的事情答案是A,却被某些声音压制成B,而自己明明有力量拨乱反正的时候,她就会挺难受。就像她有些不喜欢自家红星厂的法务版权部那种故意纵容盗版商,然后养肥羊再去割羊毛做法。

    这与生意经无关,单纯个人性格。

    只是,眼下她明显感觉到,在“压着《番号》不予解释”这件事上,李南池的恶趣味很足,就想要老猫钓鱼。所以,踩在路边人行道上,姜苗苗也没有多言。

    此时,两个人走在初冬的马路上,背后看过去就时在勾肩搭背。两人身后,五米之外跟着两位壮汉保镖。

    “咔嚓!”

    一声快门响。

    远远的地方,两人这勾肩搭背的照片,被尾随的狗仔拍下。狗仔都不需要刻意去辨认,也不需要刻意打听两人行程,只要游走在红星厂附近,看到两人出门就可以了。

    尔后。

    这张被抓拍下来的照片就流传到网络上。

    CP粉当然喜闻乐见。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冬天里互相用帽子温暖的手。”

    “好长时间都没见到喵酱和池大同框了,都没见过两人在网上互动秀恩爱啥的,但突然见到吧,又在寒冷的冬天被塞了一嘴汪粮。”

    “池大和喵酱,就像是一个坐标点,爱情迷茫的时候,看看这俩就好了。”

    “喵酱这是白捂了呀,这手伸进帽子下,手腕全漏出来了。”

    “喵酱:只要我看不见手腕,冷空气就冻不着我。”

    “后面的两位壮汉是弄啥的?行走在帝都脚下,完全不需要保镖好滴吧。”

    “......”

    在网友的纷纷议论中,李南池和姜苗苗两个人已经来到电影局台阶之下。

    凭着一张脸,跨过大门。

    走到里面过道的时候,就看到两个老烟枪在头对头的吞云吐雾。

    “文导,张导,你们好。”

    “哟,李导,好久不见。”

    “祝贺李导新剧的形势一片大好啊。”

    两位导演一瞅是李南池,掐掉烟招呼各自道。

    李南池瞅着眼前这几位来得比自己还早,就问道,“今儿京城这么堵,您二位还能来得这么早?”

    “我们几个就住在安排的宾馆,腿过来也就十来分钟。”

    “哈哈,原来是我们的总策划也就位了。”听到外面过道的动静,里面负责组局的王局也走了出来。

    眼下的见面,李南池成为话题中心。因为眼下与会的几位导演中,目前就他有新作品上市,在社会上引起的话题热度还不小。

    “还是年轻好啊,年轻充满干劲,没想到南池你这趁着献礼片的空档,还去电视圈溜达了一圈,看来李导是要影视通吃了?”

    坐下来喝茶,宁昊感慨。

    李南池客套道,“通吃谈不上,红星厂的不少影视IP适合走剧改这条路子......我也是年轻,多走几步,多加尝试。”

    又等了小一会儿,喝了一会儿茶。

    等七位导演到齐,电影局方面的几位就位之后,在一间闭门环形办公室内,被整合进一部片子的七个主题片,挨个儿开始上演。

    献礼片拍完后的首次看片会,正式开始。

    播放开始后。

    有烟瘾的也不吸了,喝茶水的频率也降低了许多。尤其是在座的管、张、薛、宁、文五位导演,都是递交成品后,彼此第一次看到对方的作品。

    眼下这按时间线按次序合并在一部片子里,放在台面上受检阅的同时,这里面的对比意味也就更浓。

    是精彩还是下里巴,放在此刻,直接就能面对面的高下立判。

    因此,大家面上不显,心中都有些暗中的比较。

    稳坐泰山的七位导演里,也就是陈总导演以及李南池这些总策划。

    无奈何,唯合并的时候,总导演和总策划肯定是要出力的,也就一早看过其他人的成品,心中已大体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