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六道之眼 > 105. 因果轮转,逆天改命!
剧痛之下,凌珑异能再启,利用刹那间的静止抽出手臂,一刀直奔刀疤脸砍去!
身中剧毒,凌珑的速度及反应都在不断下降,原本必杀的一击就在出手瞬间偏离的方向!
鲜血喷溅,凌珑这一刀顺着刀疤脸的眼角一路滑到下颚,与此同时,这决定胜负的一秒也走到了尽头。
一声惨叫,刀疤脸捂着受伤的半张脸跪倒在地上,阵阵哀嚎响彻夜空!
而凌珑拼尽全力的一击打出,此刻左眼已经完全呈失明状态,身体也被毒素侵蚀的完全麻木,就连手指上的磁戒都已无法使用。
“你这个臭小子……”
刀疤脸满手满脸流满了鲜红的血液,一只眼睛被割伤,他晃悠着身体,握着刀刃缓缓起身。
眼看着刀疤脸满眼杀意,凌珑却无法反抗,只能等死。
居然就要这样死去……好不甘心啊……
凌珑闭上已经完全看不清事物的左眼,仅剩下一只右眼望着浑身浴血如同恶魔一般的刀疤脸。
还没有查清妹妹变化的原因,没有找到徐梦瑶的父亲,没有问清楚天国夜灵的目的,没有……
我该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
凌珑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夜空之下,孤独一人面对着死亡的临近。
熬过了第一次天罚,打败了强如吴悠那般的敌人……从没有异能,到掌控异能,我一直都在努力的变强……努力的活着……
弱者,真的就该死吗?
此时的凌珑浑身麻痹,眼前的景色逐渐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仿佛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望着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个人,凌珑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死亡时的样子。
“我不想死……”
第一次,凌珑如此地想要活下去,他想把未完成的事情完成,走出家门看一看外边的世界……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凌珑孤身一人向着最远处的黑暗走去。
“就这样认输了吗?”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凌珑停下脚步。
“果然,弱者都不该被怜悯。”
如同是一面镜子,凌珑回过头看到的却是另一个自己。
“你是谁?”
凌珑望着这名跟自己长相穿着都一模一样的人,心生疑问。
“这很重要吗?”
“凌珑”走到凌珑身边,近距离地望着他狼狈的样子,嗤笑道:“蝼蚁!”
听着对方不停的嘲讽,凌珑恼羞成怒一拳就朝对方挥舞过去!
拳头穿过对方的身体,凌珑扑了个空趴在地上。
“不断地逃避,不断地妥协,不断地以调查真相为借口……这样的你,永远都该活在自卑的阴影里!”
“胡说八道!”
凌珑想要起身却被对方一脚踩住后背动弹不得。
“我说错了吗?”另一个凌珑笑着,“妹妹是12岁就觉醒超强异能的天才,自己却是学院里排名最后的垃圾,就连天罚都想着靠她帮你渡过……结果呢?”
“你什么不懂,有什么资格评价我的选择!”
凌珑怒吼着,泪水却在眼眶中打转。
“父母双亡,妹妹背叛,从小就活在别人鄙夷的目光中……卑微着成长,靠卖垃圾为生,在自卑中度过了少年最美的时光……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谈努力?”
另一个凌珑抬起脚,转身抻着懒腰:“死在这种垃圾手中,还不如让凌玥击杀来的痛快!”
“反正都要屈辱的死去,为什么还要觉醒异能拼了命的反抗?”
站在凌珑的对立面,另一个凌珑冷笑道:“逆天改命,你配吗?”
默默地爬起身,凌珑望着对方,却迟迟说不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话语。
其实……他说的不错,自己就是一个自卑的人……一个以活下去为借口而苟且偷生的人……
“我……不想死……”
凌珑握紧拳头,却不再敢对视他的眼睛。
“你说什么?”
对方哼笑着,走到凌珑身前:“大点声,我听不见。”
“我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凌珑的眼泪疯狂涌出,让他的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而对方的身影也在这泪水中开始缓缓消散。
“既然不想死,那就站起来……不断地变强,挖掘一切的可能性,拼尽自己所有的潜能……”
“既然不想永远自卑的活下去,那就成为一个强者,一个可以自己掌控命运的人!”
“既然还有心愿未了,那就好好活着,拼尽全力的活!”
擦干泪水,凌珑眼前哪还有另一个自己的身影,白茫茫的迷雾之中,凌珑再度孤身一人。
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诉自己……
我们……从不是弱者!
当眼前的一切烟消云散,凌珑仿佛大梦初醒……
皎洁的月光,狰狞的敌人,麻痹的身体,还有……必死一般的局面。
“混蛋小子,我这就送你上路!”
刀疤脸说完就举起漆黑的刀刃,用尽浑身力气向下刺去!
“啊!!!”
凌珑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望着刀疤脸,所有的不甘与自卑,在这瞬间全部化成了勇气与希望!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还有一滴血,还剩下一颗牙齿……
我都要……
血战到底!!!
望着漆黑的刀刃,凌珑右眼瞳孔颜色骤变!
眼眶之内,眼白与眸子的颜色如同瞬间互换,漆黑的眼白,光洁的瞳孔,斩断前因,重组结果,阴阳逆转,六道轮回……这便是,轮狱!
躺在墨绿色的草场上,刀疤脸浑身僵硬地一动不动。
此刻的凌珑,手持漆黑刀刃站在他的身前,浑身哪还有半点受过伤的痕迹!
而那刀疤脸,却是肩膀和手臂上各有一个骇人的血洞,与之对应的,他的脸却完好如初,完全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
刀疤脸的眼中充满绝望,为什么他的伤口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为什么躺在这里的人突然变成了自己,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将刀刃扔到一旁,凌珑靠坐在一颗树下,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右眼的存在,相比于左眼的暂时性失明,此时的右眼就仿佛已经被人摘除了一样,完全没有了任何知觉。
待到最后一丝力气散去,凌珑滑倒在地,一阵天旋地转般的晕眩传入脑海,他终是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