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第五百二十章 果然都是熟人
碧海蓝天会所门口,车子缓缓停下,李辉恭敬的将车门打开。
白梓玥好奇的看着门口富丽堂皇的装饰,两个石狮子威严的立在门口,此刻是深夜,还有几个七彩的灯笼挂在房檐上。
看着头顶的琉璃瓦,更显固色固色,不过却并没有那种凝重感,而是一种复古与现代相结合的风格。
贺威廉笑着说道:“不要像一个土包子一样,今天我就带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享受。”
“你来过这里?”
“恩,那是当然了。”
说着,贺威廉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金色的卡片,对着门口的密码锁一刷,便听到机器人的声音响起。
“欢迎光临碧海蓝天,我的朋友,里面请。”
咯吱一声,大门沉重的打开。
白梓玥顿时一愣,这和自己想象中的会所完全不一样。
原来这张会员卡是这样的用途,这哪里是会所,根本就是一个人的家。所谓客人手中的会员卡,就是这里的钥匙,可以随意自由进出。
“这里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会所,你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吗?”贺威廉眼底闪动着坏笑,还是那张神秘的笑容,“嘿嘿,现在不能告诉你,反正你进去之后,就知道了。”
“你到底又在瞒我什么了?难道这里和秦寒枭也有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随着他的出现,白梓玥感觉,他和自己的老公似乎关系变得很奇怪。
没有了之前剑拔弩张的模样,相反,两人关系好到已经拥有属于他们的秘密了。
不行,她一定要搞清楚这两人到底在做什么,又对自己隐瞒了多少事情。
在跨进大门的一瞬间,门自动关上。
里面的环境也和外面一样,四周透着古朴的气息,而且这里的主人很文雅,种植的并不是观赏的绿植,而是一片茂密的翠竹。
清风吹过,发出舒爽的沙沙声,让人如同置身在深山中一般。
从前院走到大厅,始终都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迎接他们,就连一点说话的声音没有,就好像这偌大的古朴庭院只有他们三人一般。
李辉不由皱起眉头,好奇的问:“这里确定是私人会所?我怎么感觉这里就像是一个别人家的别墅啊。”
贺威廉淡淡一笑,轻车熟路的在前面带路,就仿若是这里的男主人一般,“哈哈,这里确实就是私宅,会所这个名字,也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不想被那些无聊的人做文章而已。”
“做文章?贺威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经常来这里?”
“不是给你说了嘛,不要着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反正今天晚上,你肯定还是睡不着觉的。”
白梓玥更加疑惑,眉头紧锁的向前走去,随着走的越深,她心中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越发浓郁。
尤其是她已经看到了好几个古董,都和秦风收藏的那些很像。
难道这里不是秦寒枭的地方,而是二叔留下来的另一个秘密基地?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些古色古香的古董,她就总感觉和二叔有关系。
继续深入后院,终于,寂静的四周出现了阵阵笑声,似乎是有好几个人正在后面畅聊。
因为四周的翠竹被风吹动的沙沙作响,还有一扇大门阻隔,声音听得并不是很真切,只能从细微的响动中察觉出对方的喜悦。
女子心中的疑惑更甚,终于,再又一次刷卡之后,最后一道大门也被打开。
就如同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宝盒一般,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装着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在那熟悉的笑声充斥在耳边时,白梓玥的眼眶微红,吸着鼻子,身体隐隐颤抖,已经无法继续前行。
“哈哈,真的吗?原来还有这种事啊,哎呦,我可是好久都没有听到过这种有趣的事情了,你再给我讲几个,让我也感受下外面的生活。”
“好啊,我这里可是一堆的故事呢。”
在欢声笑语中,女人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再也无法继续前行,只能缓缓的蹲下身,将头埋进自己的膝盖中,隐隐抽泣。
这些日子的伤心难过,还有那绝望的感觉都在一瞬间爆发。
那种失而复得喜悦,是这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贺威廉没有说话,只是从口袋中拿出餐巾纸,轻轻地放在女人面前。
“擦擦吧,我总算知道秦寒枭那小子为什么不敢自己带你来了。”
“他一早就知道?”
白梓玥伸手,用力的一把将纸巾抽回,擦掉眼角的泪水,因为激动而声音颤抖的判若两人。
“哎,早知道我就不接这活儿了,看你哭成这样,我的心也跟着抽痛。其实我也不知道秦寒枭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反正,我也是前段时间见到秦爷的。”
听到秦爷这熟悉的两个字,女人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不错,里面那爽朗的笑声,正是已经死亡多时的秦风!
也是白梓玥这段时间里,心中最愧疚的人。
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不想辜负这个没见过几面,却对自己如同亲人一般的二叔。
在他死后,连去坟前祭拜的机会都没有,更是让她每夜梦回时,都会从梦中哭醒,觉得自己愧疚秦风的照顾。
那种本以为已经死去,永不再见的亲人,这一刻突然活生生出现在面前。
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还有激动的心情,都让女人泣不成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这几天压制的情绪。
一声沉重的轻叹,身穿中山装的男人,缓步走到蹲在门口的女人面前,静默的看着她,眼中也是浮现一片水雾。
只是,他的经历和坚定的心智,都让他的泪水没有滚落,只静静的站立,久久没有说话。
身后,还有七八个男男女女也安静的站立,被白梓玥身上散发的哀伤所感染,不由眼眶泛红。
过了许久,威压的中年人才终于伸手,小心翼翼扶到女人瘦弱的肩膀上,低哑的声音在头顶缓缓响起。
“梓玥,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
“二,二叔,呜呜,太、太好了,你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