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孤凰 > 1269暴君,帝王一怒伏尸千里
    

    没有让赵王久等,焰皇叔的反击来得又快又凶猛。

    焰皇叔吐血,再次晕了过去。

    皇上:“……”皇叔这身子太糟心了,要不是太医诊断,皇叔真的没有多久可活,他都要怀疑皇叔为了坑启安,不惜自残了。

    “启安,还要继续跪吗?”启安来一趟,把皇叔气晕。跪下受罚,皇叔直接吐血了。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皇叔罚他跪。  

    赵启安叹了口气,眼中的斗志暗了下去:“跪吧,总要认错。”

    他这个时候起来了,岂不是显得他心不诚。

    虽然,他跪了也是白跪。

    “先前的话,还要传吗?”皇上又问,他这次是真心疼启安了。

    他可怜的弟弟!

    知晓前因后果,他可以很肯定,他可怜的弟弟是被焰皇叔给坑了。

    “传吧,换一个说法。就说焰皇叔不满我在江南过激的行为,斥责了我,我不服,跟皇叔起争执,把皇叔气晕了过去。我还是不服,跟皇叔争论,又把皇叔气得吐血。”反正都背锅了,多一个也无所谓,能把皇城司摘出去,不让朝臣针对皇城司,他也算是跪得值……

    值个屁!

    但凡他能预料到,皇叔会这么狠,拿自己的命跟他玩,他都不会跪。

    白跪一场,什么好也没有讨到,他真是亏死了。

    “不行!”皇上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你头上。你在江南做的事,是朕允许的,有错那是错的错。”

    赵启安摇了摇冰龙:“皇兄!你忘了父皇说的话吗?天子是不能犯错的!也不会犯错!天子永远是对的,也必须永远是对的。”

    天子绝不可以有错,更不能认错。一旦开了这个头,日后会有无数的错,等着天子去认。

    皇上一脸不赞同:“但也不能让你……”

    “除了我,没有人担得起这个责任。而且,这本就是我犯的错,由我来承担是应该的。”赵启安一时间有些疲惫,他想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皇兄,焰皇叔写给月宁安的信,上面写了什么?”

    皇上摇头:“朕没看。”

    赵启安自嘲一笑:“我果然,学艺不精。”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坑。

    正好是晚上传到他耳里,正好皇兄去了后宫,他没法核实……

    当然,这不怪焰皇叔,要怪他就怪他自己掉以轻心,怪他作贼心虚,没多想,就入了焰皇叔的圈套。

    “皇兄,皇宫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都在皇叔的掌控下。”赵启安想到,这一环扣一环,要是没有人手,根本不可能做到。

    “大周的间谍,是皇叔一手发展起来的。”皇上何偿不知,可又能如何?

    “你现在掌握的力量,是皇叔他愿意交给你的。他不愿意交给你的,怎么逼也无用。”没有人知道,焰皇叔手上掌握了多少力量,手上还有多少张底牌。

    每一次,当他以为皇叔已经把一切都交出来了,皇叔又给了他新的惊喜。

    这就是,月宁安犯了那么多错,他也没有动月宁安的原因。

    在没有摸清焰皇叔的底牌前,他不会轻易对月宁安出手。当然,也不会让焰皇叔与月宁安有接触的机会。

    “正好,借此机会,我把皇城司交出去,一心去处理暗部的事。”赵启安抬头,望着焰皇叔所在的方向,双眸再次燃起熊熊斗志……

    他不会一直输的!

    ……

    次日早朝,不等的朝臣弹劾,皇上就下旨夺了赵王爵位与差事,将其拘在宗人府思过,时间不限,直到赵王明白自己的过错为止。

    一众朝臣,尤其是御史们,打听到昨晚宫中发生的事,连夜准备了折子弹劾赵王,却不想折子还没有拿出来,皇上就先一步把赵王处理了。

    这感觉……

    就像是用尽力气挥出一拳,却打到了棉花上。

    虽然结果是他们想要的,但真的毫无成就感。

    朝臣们一个个蔫巴了,打不起精神,但崔相几位朝中重臣,却与之相反。

    在皇上宣布将赵王拘在宗人府思过,崔相几人的脸色就凝重了起来。

    皇上有多重视赵启安这个弟弟,他们比谁都清楚。赵王因江南的事被重罚,江南那些官员……  

    果不其然,皇上紧接着就宣布第二道旨意,判了江南总督余瑞斩立决,男子流放,三代内不得科举,女眷入教司坊。

    诛漕帮帮主齐运九族,漕帮所有帮众皆斩首,参与刺杀赵王的帮众诛三族。

    除去这两个主犯外,江南其他的官员,包括奉旨前去查案,却被江南官员要挟,临阵倒戈的钦差大人,都被革职查办,家产没收,按情节严重或流放,或斩首。

    大周一向优待文官,江南那些官员虽然腐败,但江南的官员犯的错并不是最严重的,大周建国以来,有不少官员犯的错,比江南那些官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江南的官员却是被罚的最重的……

    皇上的圣旨一下,有不少趄臣都不认同,跪求皇上收回成命。

    然而,一向好说话的皇上,此次却怎么也不配合,不顾朝臣如何劝说,只冷冷地一句:“你们是在教朕,怎么当皇帝吗?”

    这话一出,朝臣哪敢再吱声。

    能教皇上怎么当皇帝的,只有先帝,他们可没有这个资格。

    “你们一再为那些贪官求情,莫不是与他们是同伙?”不给朝臣反应的时间,皇上又道:“看样子,朕要让皇城司,好好的查一查你们了!”

    “陛下恕罪,臣等不敢!”一众朝臣吓坏了。

    他们温和儒雅的陛下,不见了!

    倒是崔相几人很平静,甚至还长松了口气。

    皇上心里有气,把气洒在江南那些官员身上,总比拿他们出气的强。

    在崔相等人的带领下,朝臣高呼万岁,恭送皇上离去。

    皇上站在皇位前,看着比以往更加恭敬、谦卑的朝臣,突然发现……

    当个说一不二的霸道君主,似乎也不错。

    ……

    在皇上的雷厉风行下,江南的案子断得很快。案子定了,新的官员也到位了,崔轶因在江南表现出色,升迁回京,在吏部任职。

    崔轶走之前,已在江南布好了局,江南的官员不说七成向着崔家,但有半数以上是走崔家的路子。柳景庄就趁此机会,在江南谋了一个管水运的官职。

    当然,这一切都是崔轶的安排,只为了让月家商行,能在江南顺利开展。

    月宁安收到消息,得知江南的事,微微叹了口气。

    她又欠崔轶一个大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