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十四章 我喜欢和你坐一起
    枯叶费了这么多周折,就是为了保住罗汉金身。

    他本想借黄一生的手,除掉追在身后的尾巴,结果不仅没除掉,还惹了一身的骚。

    现在的情况是他和黄一生互相中了对方的毒,全都没了修为。

    只有眼前的千面毒君和门口的女人不受影响。

    典型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说话,只要他不说话,他不相信陆洲能够找的到罗汉金身。

    陆洲笑了笑。

    作为受过正统培训的专业级别卧底,即便枯叶不说话,他也能从他细微的变化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比如,准备说谎的人,眼珠总会先往左上角转动。

    枯叶刚刚的第一反应是眼睛微微往左上角瞄了一眼,这边表明他已经在准备谎言了,即便现在他不打算说话,他也已经在心里打好了腹稿。

    但是他不知道,打腹稿的时候,更容易露出破绽。

    陆洲对站在门旁的朝锦儿笑道:“看看柜台里面的掌柜怎么样了?”

    酒家原本是该有一个掌柜的。

    枯叶的胡须微微颤动,陆洲却似未曾看见一般,继续微笑着对枯叶说道:“现在告诉我还来得及……”

    枯叶仍然只是摇头。

    朝锦儿缓缓走到柜台旁,低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里面躺着一个已经没了气息的老人。

    “掌柜已经死了。”

    朝锦儿说着,往后退了一步,她不喜欢死人,在她看来既然能好好活着,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更让她讨厌的是枯叶这种为了自己的私欲杀死别人的人,枯叶如此,黄一生也是如此,就连澹台明镜也是如此。

    “死了吗?”

    陆洲叹了口气,喃喃的道:“因为一个罗汉金身,死了这么多人,值得吗?”

    枯叶抬眼望着他:“就算不为了罗汉金身,这些人也会为了罗汉银身,罗汉铜身而死,人总有贪念,只要贪心,死是早晚的事情。”

    “你说的不错,没想到这个屋子里,看的最通透的竟然是你。”陆洲忽然笑道:“不过我却记得……”

    “罗汉金身,也是一具尸体,是吗?”

    枯叶听到陆洲这句话,顿时两眼一黑。

    他什么意思?

    他怎么知道!

    枯叶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一直以为万无一失,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相信就算自己今天死了,也没人能够找到罗汉金身的下落。

    他已经将罗汉金身伪装成酒家掌柜的尸体,放在柜台里面。

    只要等南周那边派来的人找到这里,按照自己飞鹤传书的指引,就能将罗汉金身带回去。

    为了这个罗汉金身,他在金刚寺卧底二十年。

    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怎么就被人看穿了呢?

    千面毒君。

    不是说他杀人如麻豪无人性吗?

    这种人怎么会有如此缜密的推理能力!

    他怎么……

    枯叶已经没法继续想下去了,因为死人是没办法想事情的,他看见一把剑穿过自己的咽喉,这把剑很快,快到他无力反抗。

    比他更惊骇的是黄一生。

    黄一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的剑已经在陆洲的手里了。

    最让他骇然的是,陆洲的剑,比他的更快。

    陆洲后退一步,显然不愿枯叶的血溅到自己的衣服上,所以这一剑刺的快,拔出来的更快,快到血水还没从枯叶的喉咙喷涌而出的时候,他已经退到了几丈之外。

    陆洲将剑扔给黄一生,拍了拍手。

    “解决了?”

    朝锦儿回到门旁,掀开帘子,一阵冷风吹了进来,让屋内的血腥气味被吹散了许多。

    她有点不敢看陆洲的眼睛,在她的印象里,陆洲是一个平淡安稳的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陆洲杀人。

    枯叶禅师是渡劫境的修为,但是却败在了黄一生的千机散上面。

    黄一生和枯叶机关算尽,却怎么也想不到,最终的黄雀,竟然会是陆洲。

    朝锦儿在想,若是他们知道陆洲只是个冒牌的千面毒君,不知道会不会气吐血?

    “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朝锦儿指了指在一旁已经惶恐不已的黄一生。

    黄一生连忙跪在地上,用力挤着眼睛,可惜没有挤出眼泪,“不要杀我,我可以告诉你们枯叶的秘密?”

    “枯叶的秘密?”

    陆洲微微一笑,说道:“枯叶都已经死了,他的秘密不重要了吧?”

    “这……”

    黄一生一时语塞,本以为藏在心中最后的底牌,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了鸡肋。

    陆洲忽然笑了,悠然说道:“凭良心讲,我也觉得你死的很冤,财帛动人心,你是个俗人,难免会放弃安逸的日子来搏一搏,我是理解你的,只是我今日拿了罗汉金身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恐怕你也不会放了我,对吗?”

    黄一生黯然垂下了头,他知道陆洲说的没错。

    “但是我这人天生有个坏毛病,别人越是这样做,我偏不愿意这样做,所以今天我偏偏要把你放了。”

    “???”

    黄一生猛地抬起头,他不太敢相信陆洲的话。

    “毒君说的是真的?”他试探问道。

    为了活命,无论如何要试一试,万一是真的呢?

    “自然是真的,你现在就可以走了。”陆洲让开一条道。

    黄一生迟疑了两秒钟,便毫不犹豫的往外走去,他是一个果断的人,果断的人在这种时候绝对不会犹豫。

    留下了肯定是死,走出去或许能活.

    这样的选择不会很难选。

    结果……

    他真的走了出去,一直走了很远,直到那个朱红栏杆的酒家消失在他的身后,他才长长松了口气。

    千面毒君,恐怖如斯!

    ……

    ……

    一辆马车压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吱呀的声音。

    朝锦儿和陆洲并排坐在车厢外面,肩并着肩,冷风吹过,朝锦儿的发梢扬起,打在陆洲的脸上。

    陆洲无奈说道:“外面风这么大,你不如进车厢里坐着。”

    “我喜欢跟你坐在一起。”朝锦儿面色微红。

    “可是我很挤。”陆洲不同意。

    朝锦儿看了他一眼:“那你进车厢里坐,我来赶车。”

    “你不是说喜欢和我坐一起吗?”

    陆洲往一边挪了挪,和朝锦儿坐在一起,朝锦儿身上的百合香味总会不自觉的飘过来,撩拨的他心里痒痒的。

    朝锦儿皱了皱鼻子,“和死人比起来,我当然喜欢和你坐一起。”

    车厢内,安静的躺着一具名字叫罗汉金身的尸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