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十三章 真的在哪呢?
    随着黄一生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朝锦儿才发现,原来事情竟然如此简单。

    枯叶偷了罗汉金身之后,便知道澹台明镜四处打探他的消息,除此之外千牛卫和茶司的人也都在找他。

    他便找到了黄三石,因为他知道黄三石这辈子最难以启齿的一件事。

    一个男人,最看重的莫过于这件事。

    黄三石一听枯叶有帮他改善隐疾的办法,再加上枯叶许以重利,最终黄三石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但是黄三石自知能力有限,所以找到了他的族兄,恶人榜上排名第十的快剑黄一生。

    做这种事,黄一生驾轻就熟。

    他先是杀了金狮镖局的廖不平,然后混入金狮镖局内,有黄三石作为内应,黄一生也能将廖不平的举止模仿的七七八八。

    他们便在那处客栈设局,猎杀澹台明镜。

    枯叶给他们的任务便是,保护罗汉金身,清除追杀枯叶的人。

    首当其冲的,便是澹台明镜。

    说到这里,黄一生抬头看了一眼陆洲:“没想到我们碰见了毒君……”

    事情说到这里,此前的种种也已经一清二楚。

    朝锦儿面色微红,她之前还错把‘廖不平’,就是黄一生当做枯叶,还好陆洲保持了冷静。

    不过任谁也想不到,中间竟会有这些曲折。

    就连陆洲一开始不也以为枯叶会将罗汉金身藏在镖局内吗?

    澹台明镜一路追杀,不也是搞错了吗?

    看来不是自己太笨,而是枯叶这个和尚狡兔三窟,太过狡猾罢了。

    陆洲听完,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那你为何又将黄三石给杀了?”

    黄一生答道:“你以为枯叶找到他真是为了让他帮忙吗?枯叶真正找的其实是我。”

    陆洲看了一眼闭目念经的枯叶,枯叶倒也没有否认,还点了点头。

    看来枯叶将黄三石调查的很彻底。

    黄一生垂下头,叹了口气:“黄三石只是一个普通的镖师,当他同意枯叶的要求时,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无论是枯叶,还是我,都不会留他的性命,他本该这么贪心。”

    陆洲笑道:“他并不是不该贪心,而是不该错信你这个族兄。”

    黄一生惨白的脸,听到这话居然也有几分发红。

    陆洲又说道:“你眼看任务无法完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借着枯叶与澹台明镜动手的机会,故技重施,他们俩没了威胁,再除掉已经服下解药的黄三石,你这一招,进则可以杀掉所有人独吞财帛,退则可以远遁他乡,就当从未遇到这件事,只可惜……”

    “只可惜,遇到了你。”黄一生无奈的道。

    陆洲道:“你应该想到我会过来。”

    黄一生点点头:“人总是有侥幸的想法,或许你不会过来,或许你不会来的这么快,做这种事情,哪能没有风险。”

    陆洲笑道:“说的对,富贵险种求。”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枯叶禅师老奸巨猾,他会不会也留了一手?”

    黄一生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的目光看向一直静坐的枯叶,枯叶却是眉头微皱,双手合十之后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也没想到,一个罗汉金身不仅引来了青云榜第三的澹台明镜,还将双榜第一的千面毒君给招来了,只可惜贫僧的这点手段,在毒君面前或许不够看。”

    千面毒君,三十年前出现在中洲青云榜上,排名第一,只因出道那一战,他将之前排在青云榜第一的南周国师之子顾长风一家三十余口尽数杀死。

    南周损失了一位绝代天骄,而千面毒君却凭借此役荣登青云榜和恶人榜双榜第一。

    毕竟能让南周国师顾无极怒血攻心,发布万金追杀令的,整个天下也仅有千面毒君一人而已。

    朝锦儿抿抿嘴唇,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可是知道陆洲在凌云阁这么多年,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炼毒,用他自己的话说,修为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毒才是要命的东西。

    陆洲只是更熟悉毒而已,这几个人却将陆洲认成千面毒君。

    朝锦儿觉得他们的智商似乎该交税了。

    不过陆洲从一开始就给黄一生留下高深莫测的印象,再加上陆洲的引导,他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千面毒君。

    陆洲也没否认枯叶的话,只是微微一笑。

    “油灯里下毒,这种手段,确实不够看。”

    澹台明镜和黄一生这才将目光看向房间里唯一的一盏油灯,油灯灯火摇曳,不时飘散缕缕青烟。

    澹台明镜苦笑一声:“我这辈子都没有像今天栽的这么惨过。”

    陆洲看了他一眼:“那是因为你这辈子都认为凭借你的实力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澹台明镜点点头,“受教了。”

    他虽然知道人心险恶,但是像枯叶这般险恶的人,生平仅见,当然这种人也不多见就是了。

    他忽然想到眼前的男人,好像今天见到了第二个。

    只不过这个人似乎不能称之为险恶,或许用谨慎来说更合适一些。

    陆洲忽然笑道:“澹台兄一直想找的是罗汉金身,你看黄三石身后的那一尊,是不是你要找的?”

    澹台明镜走到黑布裹着的东西跟前,掀开一角看了一眼之后,连忙盖上,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正是罗汉金身。”

    陆洲点头说道:“那你拿着罗汉金身走吧,枯叶的毒并不致命,以你的修为不过一日的功夫自然就解开了。”

    澹台明镜怔了怔,说道:“你是让我……拿走它?”

    他不敢相信,眼下无论是他和枯叶,抑或是黄一生,都已经中了毒,此时能拿走罗汉金身的,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

    陆洲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要这个罗汉金身?你看看枯叶,他拿到了罗汉金身,结果被你追杀了一路,黄三石以为自己拿到了罗汉金身,结果被黄一生一剑毙命,黄一生以为自己渔翁得利,结果还不是着了枯叶的道,所以这个东西,除了会让我丢掉性命,还有什么好的吗?”

    澹台明镜低头想了想,有几分出神,过了许久,说道:“贫僧不如毒君豁达,金身乃是佛门至宝,贫僧拿了金身也不会独吞,自会将他还给金刚寺,所以贫僧倒是不怕。”

    说完,他将罗汉金身扛在肩上。

    一手拿着锡杖,一手扛着金身,模样有几分滑稽,他无法双手合十,只能口头向陆洲道谢。

    “澹台明镜感念毒君今日相助之恩,来日但有所需,明镜的性命便是毒君的。”

    他也不多停留,转身直接走出了酒家。

    万一这个男人后悔了呢?

    朝锦儿也没有拦着,虽然平时会拆陆洲的台,但是陆洲做的决定她都会支持,她也不是很看重罗汉金身这种宝物。

    对她来说,宝物哪有陆洲重要。

    陆洲手指依然在不停的敲打着桌面,房间里一片静溢,甚至能听到黄一生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过了许久,陆洲站了起来。

    “枯叶禅师,假的已经被拿走了,真的在哪呢?”

    枯叶禅师原本闭上的双目,霍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