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十二章 千面毒君
    百里外的酒家外,风雪又飘了起来。

    房间内油灯在桌子上拼命的摇曳着动人的腰肢,澹台明镜和一个和尚坐在桌子两端,闭目养神。

    和尚眉发须白,一副高僧入定的模样。

    廖不平和黄镖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过了许久,一阵凉风从门缝里透了进来,油灯的火苗微微晃了晃。

    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澹台师弟追杀贫僧数十日,这一路,辛苦澹台师弟了。”

    “阿弥陀佛,明镜并不辛苦,辛苦的倒是枯叶师兄,不知枯叶师兄是否偷了罗汉金身?”

    澹台明镜淡然的说道。

    枯叶笑了笑:“师弟追杀贫僧数千里,就是为了罗汉金身吗?”

    “没想到师弟也会动了贪念。”

    他苦笑摇头,一路上躲的千辛万苦,躲过了其他势力的追踪,却一直没有甩开澹台明镜的追杀,或许从一开始他最忌惮的便是澹台明镜。

    “贫僧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贫僧所想的也不过是荣华富贵,至于是佛还是道,在贫僧眼里并无区别。”枯叶抬头看了一眼澹台明镜:“天下之人,皆为利往,贫僧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

    澹台明镜冷笑道:“你若只是要荣华富贵,何必冒险将金身带回南周?”

    他的这句话一针见血,若是枯叶只要荣华富贵,罗汉金身卖给朔国岂不是更方便,何必费劲周折往南周送,说白了枯叶有枯叶的目的,只是这个目的他不愿说与澹台明镜听罢了。

    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

    澹台明镜手中的锡杖直接一抖,化作万千幻影,向枯叶的头颅卷去,这一击有如泰山压顶一般,庞大的威势压的一旁的廖不平和黄镖头喘不过气来。

    他们这才知道,先前在那客栈,澹台明镜根本没有发挥他全部的实力。

    枯叶早有防备,在澹台明镜出手的瞬间,他的手掌便已经递了出去,两个人就像排练过无数次一般,同时向后退了数步。

    紧跟着第二下,两个人的掌影和仗影又一次碰撞在了一起,桌上的油灯猛烈的摇晃,屋内忽明忽暗。

    澹台明镜又撤了一步。

    “哦?渡劫境?”

    澹台明镜深深的看了枯叶一眼。

    枯叶双手合十,说道:“天下间知道贫僧修为的不超过一手之数,如今在这个房间内又多出了三人。”

    “澹台师弟与人对敌只有三招,如今还剩下最后一招,还希望师弟小心为好。”

    澹台明镜叹了口气:“其实哪有三招,我只有一招罢了。”

    他修炼的乃是佛门降魔杵的功法,一力降十会,一招定输赢,之所以是三招,是因为他从来前面两招都不用十成的修为,但是看眼前的情况,只怕用上十成的修为,估计也杀不掉枯叶。

    枯叶笑道:“既然师弟杀不死贫僧,还望以后不要继续纠缠贫僧了。”

    澹台明镜没有说话。

    他会认输,但是让他不纠缠,恐怕做不到。

    除非,枯叶将罗汉金身交出来。

    枯叶也很头疼,他是在修为上稳胜澹台明镜一筹,但是他也知道澹台明镜还有一门横练功夫,想要杀死对方,难度系数不小。

    除非……下毒?

    嗯?

    真元怎么不对劲?

    他的脸色猛然一变,他连忙回头看向一旁的廖不平和黄镖头,“你们下了毒?”

    廖不平看见枯叶变了脸色,才终于放心的松了口气。

    “不错,斩草需要除根,我们的性命总不能一直捏在二位的手里,杀了你们,财宝和金身都是我的。”

    话音刚落,他手中的剑有如匹练一般,划过一道长虹,他身后黄镖头的咽喉,竟已被洞穿。

    这一剑太快。

    以至于黄镖头临死的时候,眼睛仍然透着疑问,尸体仍笔直的站着,倚着木柱并没有倒下来。

    他应该有太多疑问,但是廖不平并不打算回答。

    “下面轮到你们了……”

    廖不平叹了口气:“我这个兄弟太麻烦,留他在身边早晚是个祸害,我帮二位除掉了,二位总该拿出点诚意感谢我。”

    “不如就用项上人头,怎么样?”

    枯叶禅师怎么也没想到,终日啄燕,今天却被燕子啄了眼。

    澹台明镜更郁闷,看来刚刚那个男人说的没错,自己的智商确实不高。

    廖不平很显然也不敢耽搁,他要在那个菜刀高手出现之前,将眼前的二人解决干净,然后拿着该拿的东西,逃得越远越好。

    他手中的长剑毫不犹豫的刺向澹台明镜。

    “当!”

    金铁碰撞的声音响起,廖不平手腕一颤,手中的长剑直接飞了出去,一把菜刀赫然在碰撞之后,一头扎进他身旁的桌子上。

    一个男子的声音蓦然响起:“不好意思,手又滑了。”

    澹台明镜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莫名的觉得这个声音似乎给他一种极大的安全感,仿佛声音响起的时候,他那种处于生死边缘的时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你到底是谁?”

    廖不平虽然想尽量说的大声一点,可声音偏偏有些发抖。

    陆洲从门外走了进来,微笑道:“你不认得我了?”

    廖不平只是摇头:“我认得你,却不知道你是谁,因为一个寂寂无名的人,本不该管这里的事。”

    陆洲道:“巧的很,我也认得你,三十年前你便在恶人榜上排在第十位,快剑黄一生,对不对?”

    廖不平,哦,不,是黄一生连退两步。

    他隐姓埋名多年,没想到还能被这个男人认出来。

    “没人想得到,黄一生这个恶人,竟然会是金狮镖局黄三石的族兄,你们兄弟俩都有一个特点,快,只不过黄三石是枪快,而你是剑快。”

    刀光一闪,桌上的菜刀直接抵在黄一生的脖子上。

    陆洲负手而立,仿佛那把菜刀的手柄上,是他在握着一般。

    陆洲微笑着道:“你在恶人榜呆了多少年?”

    黄一生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为何忽然会问这个问题,怔了怔,赔笑道:“已有六十年。”

    “六十年,你总该知道,恶人榜排名第一的是哪位?”陆洲走的近了一些,脸上的面孔却忽然快速变幻不定起来。

    黄一生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他现在只想逃的越远越好,因为他已经想到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怪不得这人之前不仅不怕千机散的毒,还能第一时间分辨出这是千机散,除了元仙的修为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他便是恶人榜第一位的,千面毒君。

    “我之前就很好奇,你费劲心机,真的只是为了财宝?还是,你的目的也是罗汉金身?”陆洲笑了笑。

    黄一生咬着牙,眼睛里一片恐慌。

    陆洲悠然说道:“我有很多方法让人说实话,可是我并不喜欢用,我想你也不喜欢我用出来,你便跟我老实说了吧。”

    黄一生终于叹了口气,道:“好,既然千面毒君让我说,那我便说。”

    陆洲道:“你最好从头说起。”

    然后,陆洲安然的坐在桌子旁,他的两侧是已经没了修为的枯叶禅师和澹台明镜,朝锦儿则站在门旁嘴角微微上扬。

    坐在两个和尚中间的陆洲老神在在,看上去更像和尚几分。

    起码,陆洲从不乱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