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十章 罗汉金身
    天下间用刀的高手数不胜数,但是用菜刀的,‘廖不平’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一个。

    这把菜刀看着平平无奇,却能直接破开他的真元。

    眼前这个男人的修为,最少也要元仙境。

    因为,天机散只对元仙境以上的修士无效,很显然这个男人并没有受到天机散的影响,说明这个男人起码是元仙境的修为。

    他眉头一皱,说道:“阁下也是为了那件东西来的?”

    他看向陆洲的眼神充满了忌惮,就像看着一个上古凶兽一般。

    “我只是恰好路过罢了,看见你这家伙给人家和尚下药,还要偷袭人家,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定然不是好人。”陆洲一本正经的说道:“从小老师就告诉我,看见坏人做坏事,一定要制止。”

    黄镖头眼中掠过一抹厉色,低声说道:“大哥,怎么办?不行咱们拼了!”

    他说话的时候,手已经暗暗伸向腰间的剑柄,只要‘廖不平’一声令下,哪怕拼了命,也要将澹台明镜斩于剑下。

    若是平时,他见到澹台明镜,肯定能绕多远就绕多远。

    但是现在的澹台明镜,和普通人没有两样。

    只要能撑一秒钟,他有把握让澹台明镜身首异处。

    “不行。”

    ‘廖不平’摇摇头,叹了口气对陆洲说道:“既然阁下路见不平,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就此告辞。”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他和黄镖头两个人加起来都不够元仙一个指头的劲儿,这个时候若是想继续强杀澹台明镜,肯定不划算,就算能杀了澹台明镜,他们俩肯定要把性命丢在这儿。

    “你们就这么走了?”陆洲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你们走了,他怎么办?等他恢复了修为,天涯海角也要追杀你们俩,到时候你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此言一出,不仅‘廖不平’黄镖头怔住了,就连澹台明镜也怔住了。

    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陆洲笑着说道:“我有个建议,不知两位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黄镖头和‘廖不平’很想说不想听,但是看这架势,就算他们不想听,陆洲也要说。

    果然,陆洲压根没打算听他们的意见,直接说道:“二位想活命,可以把和尚要的东西给他,毕竟他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他拿了东西自然不好意思再追杀二位,起码江湖道义上说不过去,是不是?”

    ‘廖不平’怔了怔,这也算建议?

    怎么不去抢?

    “东西不在我手里。”他面色微沉说道。

    他心里念头急转,他和黄镖头两个人,对上陆洲这个元仙肯定没把握,再加上这个元仙旁边还有一个修为不知深浅的吃货,只能拖一拖看看有没有机会脱身。

    陆洲眼睛眯成一条缝:“那就麻烦了,没东西的话,你们俩恐怕……”

    “死定了。”

    他的话语中充满了同情,仿佛眼前的两个人已经是死人了一般。

    ‘廖不平’连忙说道:“不过我可以将东西取来送给澹台明镜,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可以吗?”

    陆洲点点头:“倒是合情合理,不知阁下取东西要多久?”

    “一个时辰。”廖不平说道。

    陆洲笑了笑:“好,一个时辰之后,就在此地交货。”

    “如何?”

    廖不平想也不想,立刻道:“一言为定。”

    他再不等陆洲说话,转脸就走,黄镖头急忙跟在他的身后。

    澹台明镜叹了口气,他知道在天机散的药劲消失之前,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两个家伙溜走。

    至于廖不平答应的一个时辰,别说一个时辰,半个时辰就能逃的远远的。

    ……

    ……

    酒楼里很快变得空荡。

    只剩下陆洲和朝锦儿安然的吃着饭,他们的酒桌上海放着一壶酒,酒是澹台明镜买的。

    澹台明镜看着陆洲,目光中充满了平静。

    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但是这个男人刚刚救了自己,就凭这一点,他就愿意和他喝上一壶。

    北风呼呼的吹着,客栈门上的卷帘偶尔被吹开,冷风顺着缝隙偷偷溜了进来。

    朝锦儿吃饱了,拍拍肚皮。

    澹台明镜忽然放下酒杯,看着陆洲道:“你刚刚为何不杀了他们?”

    陆洲笑道:“我与他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

    “更何况,无论谁杀了人之后多多少少都会有麻烦,我虽然不怕杀人,但是我生平最怕麻烦。”

    澹台明镜黯然,他知道陆洲说的没错,陆洲能救他已然是惹了麻烦,若是奢求陆洲杀了对方,怕是不太可能。

    过了半晌,澹台明镜叹了口气,说道:“恐怕他们已经跑了,想要再找到罗汉金身只会更难。”

    原来他一直要找的东西是罗汉金身。

    陆洲点点头,他明白了,枯叶从金刚寺中偷走的东西便是罗汉金身,罗汉金身乃是大罗金仙飞升之后留下的凡躯,因为法则的原因,金身不能收进芥子袋中,所以澹台明镜才能确认那个包裹不是他要找的东西。

    也怪不得千牛卫要抢回枯叶手中的宝贝,中洲已经有数千年没有大罗金仙飞升过了,所有人都在研究飞升的秘密,而罗汉金身正是研究的好材料。

    陆洲微笑道:“你就是为了罗汉金身来的?”

    澹台明镜点点头:“罗汉金身乃是佛门至宝,落入枯叶这种人的手里,只会玷污了金身。”

    用玷污这个词,陆洲总觉得有点污了的感觉。

    说白了,罗汉金身不就是一个和尚的尸体么,这个怎么玷污?

    陆洲道:“你不是已经叛出佛门了吗?”

    澹台明镜叛出佛门不是什么秘密,整个中洲几乎人人都知道。

    澹台明镜双手合十,虔诚的说道:“心中有佛,在哪里都一样。”

    陆洲:“……”

    看来这孩子是个真-信徒。

    陆洲抿了一口酒,说道:“恐怕你要失望了,他们身上并没有罗汉金身。”

    “没有?”

    澹台明镜眉头微皱:“不可能,我得到的消息是枯叶已经将金身交给了他们,而且廖不平刚刚话中的意思也证明了,金身就在他们的手上。”

    陆洲摇摇头:“不信你可以追上去问一问,我在他们身上下了引路蛊,你可以找到他们的去向。”

    说完,陆洲从怀里掏出另一只引路蛊。

    “你知道怎么用吧?”

    澹台明镜觉得陆洲是在怀疑他的智商,他没说话,直接接过来,过了一会儿,人已经离开了客栈里。

    直到澹台明镜离开之后,朝锦儿才揉了揉已经吃不下的肚子,说道:“你到现在还没告诉那个和尚,廖不平为何要杀他呢?”

    陆洲摇摇头:“这重要吗?”

    “廖不平是假的?”朝锦儿问道。

    陆洲点点头:“是假的。”

    真的廖不平绝对不敢对澹台明镜下手,更不可能提前算计一切。

    朝锦儿虽然已经猜到,可得到陆洲的确认之后还是不免惊讶了一下,“所以,廖不平就是枯叶?”

    她没问出口的一句话是,那你怎么还给任务目标放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