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八章 还是个大宝贝
    澹台明镜。

    佛门弃徒,法号明镜。

    叛出佛门之后,恢复了俗家的姓氏,澹台,却依旧以法号为名,故而天下人都只知道他叫澹台明镜。

    至于他本来的姓名,却无人知晓。

    青云榜排名第三,修行迄今六十余年,传闻已经是渡劫境的修为,堪称妖孽中的妖孽。

    他是一个怪癖的人。

    与人对战,只交手三招,三招定生死,所以很少有人活着从他手下走出三招。

    曾经有人撑过了三招,澹台明镜立刻认输。

    有人问他为什么?

    他说,他只会这三招。

    但是很多事不是认输就能解决问题,在他手下死掉的人多了,寻仇的人也便多了,这个时候认输便不再好用。

    有人要杀他,却发现,除了这三招以外,其实他还会一门功夫。

    一门让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死的横练功夫。

    打不死他,便会被他一直追着打,尽管只有三招,但是当你打不死他的时候,三招也能要了你的命,就算不能杀死你,也能将你活活累死。

    久而久之,便没人愿意找他麻烦了。

    他不去找其他人的麻烦,便已经谢天谢地了。

    贺老三见到眼前的和尚,知道麻烦来了,只能起身赔笑道:“澹台少侠勿怪,咱们哥儿几个乱言语,并无冒犯您的意思,至于您说的枯叶?恐怕您弄错了,咱们这趟镖的主家,并不是枯叶……”

    他的话还未说完,一道金色光芒便硬生生撞在他的胸口,锡杖轻轻一拧,贺老三的胸口就猛地凹陷下去。

    接着,血花四溅。

    贺老三的胸前出现了一个圆窟窿,鲜血从窟窿里迸溅出来,洒在廖不平的身上。

    镖局的其他人面如土色,胆汁都吓破了一般。

    廖不平咬了咬牙,说道:“我若是和贺老三一样的回答,是不是和贺老三的下场也一样?”

    澹台明镜微微一笑:“什么样的因,种什么样的果。”

    廖不平叹了口气:“枯叶确实找过我们镖局,也确实将一件东西委托我们送往南方,我现在就将东西交给你。”

    说完,他自怀中取出一个黑色包裹,放在桌上。

    “枯叶的东西在这里,澹台少侠能放过在下了吗?”

    澹台明镜忽然道:“贫僧忽然不想要东西了,施主还是和贫僧过三招吧?”

    廖不平连连摇头:“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哪用得着三招,一招我就和贺老三一个下场,澹台少侠莫开玩笑,还请收下包裹。”

    “不收。”

    廖不平脸色发白:“还有其他选择吗?”

    澹台明镜想了想,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施主爱吹牛皮,这里牛皮没有,外面倒是有匹马,还请施主吹一吹马皮。”

    廖不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怔了半晌,终究咬牙,往门外走去。

    “噗嗤……”

    朝锦儿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实在没想到,廖不平竟然真的会去吹马皮,看来牛还是不能乱吹。

    只是一声轻笑,澹台明镜的目光却看了过来,拐角坐着一对中年男女,刚刚没忍住笑出声是那个女人,而那个男人手里拿着菜刀在雕一个木头人像。

    澹台明镜瞳孔微缩,笑道:“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高手,倒是贫僧失礼了。”

    “二位施主也是为了枯叶的东西而来?”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朝锦儿,至于一旁在雕刻的陆洲则被他自动忽略,因为在他眼里,陆洲和廖不平没有任何区别。

    朝锦儿摇摇头:“不是。”

    她当然不会承认。

    陆洲仍然在专心雕刻他的木头,仿佛澹台明镜问的问题与他无关一般。

    澹台明镜好似松了口气:“不是就好,否则倒是一件麻烦事儿。”

    朝锦儿却问道:“我只是很好奇,你既然要找那个枯什么叶的东西,直接找他要便是,为何要找这些镖师的麻烦?”

    澹台明镜道:“因为枯叶的东西不在枯叶身上。”

    朝锦儿笑道:“他给了镖局?”

    澹台明镜道:“是。”

    朝锦儿怔了怔,指着桌子上的包裹:“是那个东西?”

    澹台明镜上下打量了朝锦儿一眼,又瞧了瞧桌子上的包裹,摇摇头:“不是,那个东西很大,这个包裹装不下。”

    他的话刚说完,廖不平顿时明白为何自己已经交出包裹,澹台明镜却不肯收下的原因。

    他急忙道:“枯叶只交给镖局这一样东西。”

    枯叶确实只交给镖局这一件东西,他亲手收的,金狮镖局百年信誉,这点做不得假。

    澹台明镜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贫僧被骗了,枯叶可能已经带着那东西跑了。”

    朝锦儿也暗暗叹了口气。

    她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陆洲,如果澹台明镜分析的没错,那么陆洲很可能也被骗了。

    从一开始,枯叶去金狮镖局只是一个幌子。

    金狮镖局拿到的委托只是为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枯叶这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玩的漂亮。

    按照澹台明镜的说法,枯叶所偷的宝贝,还是一个大宝贝。

    那么枯叶带着一个大宝贝,却突然销声匿迹了,金刚寺在找他,千牛卫在找他,就连澹台明镜也在找他。

    他能去哪呢?

    朝锦儿在心里说道。

    而在她的耳边,陆洲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和尚,既然你要找的东西没找到,不如坐下来等一等,说不准等一会东西就找到了呢?”

    澹台明镜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有道理。”

    他走到柜台小二面前,手指敲了敲桌子:“帮贫僧暖一壶酒,切两盘牛肉,就放到他们那桌。”

    他指了指陆洲的桌子。

    小二早已缩在柜台底下,牙齿咯咯打颤,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点头。

    就连和尚是否喝酒吃肉他也无暇顾及。

    毕竟这个和尚连人都杀,喝酒吃肉又算的了什么?

    朝锦儿看了一眼陆洲,只是一眼便已大概明白陆洲的想法。

    澹台明镜的目标是枯叶的东西,而陆洲的目标是枯叶的命,两者并不矛盾,反正都是要找枯叶,坐下来聊一聊,或许可以了解更多。

    虽然任务介绍里也有提到过抢回金刚寺至宝,但是任务介绍中提到的只是附加任务。

    真正的任务仍然是追杀枯叶。

    对于陆洲来说,他更感兴趣的是……

    那个大宝贝,到底是什么?

    朝锦儿看见澹台明镜走了过来,手里暗暗捏住法诀,无论如何,这个和尚都是一个杀人的魔头,她自己不怕,不过却不能不保护陆洲。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一直被忽略的廖不平却忽然掠起,一剑刺向澹台明镜的后心。

    修士就算境界再高,若是没有真元护体,这一剑也会要了澹台明镜的性命,毕竟一个修士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运行真元。

    元仙以下,皆为肉体凡胎。

    眼看着一剑就要将澹台明镜刺穿,谁知廖不平却忽然嘶喊一声,手中的长剑直接“咣当”掉落在地。

    廖不平捂住自己的手腕,眼睛瞪着手腕上的菜刀,满眼的不敢置信。

    他的全部真元都在这双手上,竟被对方一刀给破了。

    而这柄菜刀的主人,就是刚刚一直在刻着木头的陆洲,他也不过是归元境的修为。

    “你……你到底是谁?”廖不平瞪着陆洲。

    澹台明镜回头瞧了一眼,看见廖不平的手腕鲜血直流,他只瞧了一眼,便又转身走到陆洲面前坐了下来。

    “贫僧很好奇,以施主的能力,不怕惹祸上身吗?”

    陆洲淡然的笑了笑。

    “怕,我这辈子最怕惹上麻烦。”

    “不过,你现在更应该好奇的,是你都已经打算放过他了,他为何还要杀你?”

    “况且,以他的能力,他不怕惹祸上身吗?”

    澹台明镜眉头紧紧锁在一起,他发现自己被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