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六章 过分了
    黄字号任务并不是天地玄黄的黄。

    只是因为陆洲和朝锦儿的级别是黄蝎。

    蝎子的等级按颜色划分,依次为金蝎、红蝎、黑蝎、青蝎和黄蝎。

    所以在陆洲第一次见到曲七娘的时候,曲七娘问他找的人喜欢穿什么颜色衣服,陆洲的回答是,来的人告诉他,只能穿黄色,与金色一比,黄色显得廉价了许多。

    金蝎级别最高。

    级别越高,完成任务的奖励也就越多。

    这次任务的奖励,只有十枚灵石百两纹银。

    一枚灵石也就值十两纹银。

    也就是说这次任务总共只有二百两银子的价钱。

    灵石是修士修炼所用,各大门派选址的时候,一般都会选择有灵泉所在,或者洞天福地。

    灵泉和洞天福地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产灵石。

    但是随着产量的增多,灵石贬值也是在所难免。

    当然,价钱的高低同时决定任务难度不同。

    所以他们接到的第一个任务,追杀金刚寺的枯叶禅师,基本上也就是新手村级别的任务。

    夜半时分,雪将住,风未停。

    一辆马车悄然离开丽春院,滚动的车轮碾碎地上的冰雪,却碾不碎天地间的寂寥。

    马车兜兜转转,在城里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丽春院。

    只不过马车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朝府。

    林素云焦急的站在院子里,脚底来回踱着,心里掐算着时间,不时回头看向坐在不远处的朝鲁:“还没回来吗?”

    朝锦儿第一次出任务,她不放心,硬是逼着朝鲁安排女儿回来一趟。

    朝鲁也很无奈,只能违背准则用了特权。

    好在林素云答应,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然以后每次执行任务都要回家一趟,不光朝鲁吃不消,陆洲也不干。

    林素云一转身,正好看见陆洲和已经除去伪装的朝锦儿悄然落在院子里,眼睛里露出一抹欣喜,连忙迎了上去。

    借着月光,她打量着一个月没见的女儿。

    “瘦了……”

    陆洲脚底一个踉跄,原来每个当娘的见到归家的孩子,第一句话都是这个,一点新意都没有。

    他看了一眼朝鲁,朝鲁罕见的坐在回廊底下喝着酒。

    鉴于对朝鲁的了解,他绝不敢当着林素云的面喝酒,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嗯,今天下雪,没有太阳。

    瞧见陆洲的眼神,朝鲁有几分不自在,讪讪解释道:“你二师娘知道你们要回来,就允许我小酌两杯。”

    陆洲啧啧两声,看来是利益输送合法行贿。

    林素云为了能见到朝锦儿,特意给朝鲁光明正大喝酒的机会,其实就算她不给,过上十天半个月,酒坛子一样是空荡荡。

    林素云将朝锦儿拽进屋内,估摸着是说一些体己的话。

    陆洲闲着也是闲着,就坐到朝鲁的对面,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少倒一点,存货不多了。”朝鲁瞥了一眼,觉得有点肉疼,说道:“怎么样,蝎首干的还习惯吗?”

    “还成,就是工钱有点少。”陆洲抿了一口。

    工钱何止有点少,一个月分了六两银子,还有二两是朝锦儿的存款。

    朝鲁叹了口气:“千牛卫有千牛卫的规矩,我也不能逾规办事。”

    陆洲斜了他一眼。

    不能逾规办事,那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任务评分的时候,我可以稍微帮你调整一下。”朝鲁讪讪的笑道:“锦儿表现怎么样?”

    “不怎么样。”陆洲实话实说道。

    “没给你惹麻烦吧?”朝鲁问道。

    陆洲想了想,垂着眼皮叹了口气:“目前还没有,不过明天以后,就不好说了。”

    他不知道执行任务的时候,会不会有意外。

    “明天以后也不会有。”朝鲁说道:“毕竟有你在,我放心。”

    陆洲看了一眼对面的朝鲁,似乎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起码脸上的表情不似说谎。

    “枯叶禅师偷的是什么宝贝?”陆洲问道。

    “不知道。”朝鲁摇摇头。

    回答的时候,他的眼角不经意的眨了眨。

    这句他说谎了。

    “那他准备逃到哪儿去?”陆洲继续问道。

    朝鲁迟疑了一下,说道:“南周。”

    “怪不得要追杀他。”

    陆洲点头起身,现在了解的已经比任务介绍上的多了许多,他也能多做几分准备,毕竟是第一个任务,失手了面子上很不好看。

    他看了一眼厢房:“你说,二师娘得聊到什么时候?”

    朝鲁满眼促狭,笑道:“不好说,但是绝对不会聊到天亮。”

    陆洲:“……”

    他总觉得朝鲁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房间内,烛灯摇曳。

    林素云拉着朝锦儿的手坐在床沿,盯着朝锦儿的俊俏的面孔,问道:“告诉娘,你是不是喜欢陆洲?”

    “不是。”朝锦儿俏脸微红,直接否认。

    林素云:“你别急着否认,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去做蝎尾?”

    “我觉得好玩。”

    “我不信。”林素云摇头道:“其实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女大不中留,陆洲这小子人不错,脾气也好,就是这修为……”

    “娘,您真的想多了。”

    “陆师兄对我并没有那种想法,这点锦儿还是能感觉的到,与其到最后两看相厌,做师兄师妹也不错,现在还多了一个搭档的身份。”

    朝锦儿的眼眸中流过一抹失落。

    林素云叹了口气:“那你还继续做他的蝎尾吗?”

    “当然做。”朝锦儿认真的说道。

    “娘也说了,陆师兄的修为差了些,我再不帮他,他岂不是很危险?”

    林素云:“……”

    院子里。

    陆洲看着圆月当空,心里估算着大概的时间。

    “陆洲,你觉得锦儿怎么样?”朝鲁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

    陆洲心里激灵了一下,说道:“挺好的,充满了正义感。”

    “啥?”

    “额,锦儿是个好姑娘。”

    “那就行,我觉得锦儿可能喜欢你,说不准咱们能成为一家人。”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朝鲁也就不再遮掩。

    陆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一直拿朝鲁当师叔,结果人家要当他爸?

    这就有点过分了。

    还好,这个时候朝锦儿走了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又同时将视线移开。

    心里有鬼的人,不会想到对面的人心里同样有鬼,一种叫做尴尬的情绪渐渐弥漫开来。

    ……

    ……

    院子里只剩下朝鲁和林素云两个人,陆洲和朝锦儿已经离开,准备去执行他们的第一次任务。

    “你说了?”

    “你也说了?”

    朝鲁和林素云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林素云坐到朝鲁的对面,看着面前这个自己跟随了多年的男人:“他们俩和我们当年很像。”

    朝鲁点头,看着月光:“当年,你还在茶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