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谍影仙途 > 第三章 养蝎人
    陆洲终于见到了和朝鲁在院子外争吵的主人。

    也终于明白那句‘又劈了一个’是怎么回事。

    鹅黄色的裙衫,清冷的气质,双目有如一泓清水,目光温婉柔和有一种说不出的清纯笑容犹如世间昙花。

    正是在城外施展‘紫阳天雷诀’的女子。

    也是他多年未见过的朝锦儿。

    “陆师兄来了……”

    朝锦儿匆忙说了一句话,便低下头回了房间。

    “这丫头……”朝鲁摇头苦笑道:“陆洲你别在意,这些年锦儿被我和她娘惯坏了,没了规矩。”

    陆洲倒是不在意,毕竟多年未见,邻家有女初长成,总不能还和以前一样像个孩子般腻着自己。

    再说了,看她施展紫阳天雷诀那纯属的手法,还是少招惹的好。

    朝鲁轻咳一声道:“这丫头你也是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性子野,幸亏掌门师兄将她收做关门弟子,管教多年方才收敛了许多,这才刚出山,便登上了青云榜前十的位置,倒是有不少青年才俊前来提亲,但是没有一个能入她的眼……”

    关于青云榜,陆洲一向不太关注。

    虽然百岁以下的修士都有登上青云榜的机会,但是对于陆洲来说,这份榜单太过耀眼,不符合他的人设。

    朝锦儿,青云榜第七位。

    修炼迄今不过二十八载,却已达到返虚境九品的修为,距离渡劫境也不过只有临门一脚,一出山便挑战南周正一书院沈若虚的儿子沈长柏,一战成名。

    再加上她姣好的容貌,清冷的气质,一时成为年轻修士仰慕的对象。

    陆洲一直没想到,榜单上的朝锦儿竟然和朝鲁师叔的女儿是同一个人。

    他本就不关注这些,只是平时听到其他弟子议论的时候因为职业习惯会听上两耳朵,若不是朝鲁主动提起,他也不会想起青云榜上的朝锦儿就是他认识的那个朝锦儿。

    “没想到她都排在青云榜上第七了,朝师叔好福气。”

    “哪里来的福气,这个月已经劈了第……”

    朝鲁话未说完,便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厢房那边打断了他的话。

    “爹,该开饭了。”

    陆洲回头,看见朝锦儿站在厢房门口,此时已经换了一身浅绿色的裙衫,发髻显然也重新梳理过一遍,就连嘴唇上也沾了淡淡的胭脂粉。

    林素云让下人将酒菜准备好,端到了桌子上。

    酒自然是陆洲带来的酒。

    陆洲落座,朝锦儿就坐在他的一侧,走的近了,陆洲才发现朝锦儿身材高挑,差不多都快跟自己一般高了。

    “陆洲,师叔找你来,是有一事相求。”

    陆洲放下手中的筷子,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朝鲁。

    “我手下的情报机构近年来损失惨重,周朝余孽一直企图反攻,并且不断渗透进入千牛卫,他们里应外合,已经击破我手下多处据点。”

    “我知你心思缜密,而你一直以来又深居凌云阁,周朝无人识你,所以想派你秘密搭建一个情报点。”

    “你可愿帮我?”

    陆洲眉头轻皱:“不是帮不帮的问题……”

    一时间,陆洲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任务有问题,他昨夜接到的任务便是潜伏进入督府,今天朝鲁便让他搭建情报机构,太巧了。

    他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他更愿意相信吃到馅饼的人都噎死了。

    “你只需告诉师叔,愿不愿意?”朝鲁重复了一遍。

    陆洲叹了口气。

    “愿听师叔差遣。”

    他没的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素云夹了菜放在陆洲的碗里:“陆洲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谈什么公事,吃完再谈也不迟。”

    朝锦儿默默的看了一眼陆洲,又看了一眼朝鲁。

    “爹,我也想去。”

    咣当……

    陆洲听见朝鲁手中酒杯落地的声音。

    “胡闹!”

    ……

    ……

    傍晚时分,沈洲城东。

    河边一处不算热闹的街道,位置稍稍有点偏,这条街道白天的时候,一向冷清的很。

    烟花柳巷从来只做晚上的生意。

    陆洲走在青石路上,他在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出纰漏,从凌云阁最近三年开始回忆,一直回忆到今天在朝鲁家吃饭的情形,仍然一无所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朝鲁的安排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他是真的需要情报机构,或者只是把自己当做鱼饵?

    陆洲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面前房子的牌匾,上面写着“丽春院”三个大字。

    脂粉味道扑面而来。

    这个名字没有丝毫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光明磊落的告诉陆洲,这里就是一座青楼。

    陆洲哑然失笑,没想到,朝鲁竟然会把情报点设在这样一个地方。

    抬起脚,他走进了丽春院的大门。

    “公子,您来早了,小店还没开张。”

    陆洲刚一进门,便听到一个温婉如玉的声音,丝毫没有烟花女子的媚俗,陆洲抬头一看,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女子,斜倚在楼梯的栏杆上,目光淡然的看着他。

    “我知道没开张,我来找人。”

    “来这儿的甭管男女,都说自己来找人。”

    “我找的人会养蝎子。”陆洲笑着说道:“只有蝎首,没有蝎尾的蝎子。”

    女子也笑了起来,她这一笑仿佛这家丽春院也变得不那么媚俗。

    “客官找的人,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让我来的人告诉我,他只能穿黄色。”陆洲叹了口气,道:“和金色一比,黄色显得廉价了许多。”

    女子看着陆洲:“黄色有黄色的好处,公子贵姓?”

    “免贵姓陆,单名一个洲字。”陆洲回答道。

    “公子要找的人恐怕不太好找,还请随奴家到后院稍等一会。”女子笑着说道。

    陆洲也笑了起来,“好。”

    他知道,所有的接头暗号都已经对上,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养蝎人,而他,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会是这个情报机构的蝎首。

    一只没有蝎尾的蝎首。

    这是一个已经荒废的情报点,只留下女子一个养蝎人在这里潜伏,只有等到蝎首来了,这个情报点才会正式运转。

    “有人吗?”

    陆洲还没走到后院,便听见门口飘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陆洲隐隐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我找人,找一个养蝎子的人。”

    清脆的声音再次飘了过来,陆洲已经猜到是谁了。

    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还没开业就要倒闭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