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四十一章 (二更超甜)公主抱


    “明天一起回去看看爷爷吧。”

    一路无话,直到车逐渐驶入庄园,君时陵才出声。

    夏挽沅从看了一半的书里抽身出来,算算时间,也快一个月没有见过老爷子了。

    “好啊。”夏挽沅欣然同意。

    到了庄园,司机下车为君时陵开了车门,君时陵下了车,却并没有直接走。

    站在车门处,等着夏挽沅下车,他用手在门顶处挡了一下,以防夏挽沅的头磕到车顶。

    司机在一旁惊的眼睛都瞪大了,夏挽沅倒还比较淡定。

    主要是她总看草莓台那些电视剧,里面的男人很多都会这样做,所以她便默认了君时陵的绅士行为,但却忘了,君时陵不是绅士,更不是随意一个人都可以让他护着下车。

    “谢谢。”夏挽沅下了车,朝着君时陵微微点头,接触到那双带着笑意的水眸,君时陵抽回手,握了握手心。

    花园里刚浇过水,青石子路上有着些许从花瓣上滴落下来的水。

    夏挽沅看着路边的桃花开的绚烂,伸出手想折一枝放进卧室的床头放着。

    哪想到桃花枝有些高,夏挽沅微微踮脚,但石子板路沾了水,哪承得起那一双八厘米的细高跟。

    夏挽沅脚边一滑,脚踝便从高跟鞋上崴到了地面。

    身子也猛然向旁边倒去,“哎哟”一声惊呼出口。

    本来走在夏挽沅身后,刚接通跨洋电话的君时陵,几乎是瞬间就冲到了夏挽沅身边。

    夏挽沅本想凭借自己的力站定,但没想到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疼,换做前世的身体,她或许可以克服。

    但这一世的夏挽沅细皮嫩肉的,脚崴了之后根本使不上一点劲,夏挽沅只能朝着草坪的方向倒过去,希望这样可以摔得轻一点。

    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到,她反而摔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铺面而来一股成熟男士香水的味道,夏挽沅抬头,便看到一条刚毅的下颌线。

    “没事吧?”

    感受到怀里的温软,君时陵微微紧绷,不动声色的将夏挽沅扶正,但夏挽沅脚崴的十分严重,稍微动了一下便像万根针扎一般。

    夏挽沅又一次倒进了君时陵怀里。

    ........

    君时陵伸手圈住夏挽沅。

    “疼。”夏挽沅抓着君时陵的袖子,轻轻说了一句,眸光中带着些疼痛而带来的生理性泪光,睫毛低垂,却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

    君时陵抿抿嘴,突然弯腰将夏挽沅打平抱在怀里,稳稳的朝着庄园内走去。

    匆忙之中没来得及挂断的电话那端,就这样被迫的听完了一整段对话。

    一声娇弱的哎哟,一声惹人心怜的疼。

    大洋彼岸的薄晓,忍不住的脑内各种浮想联翩了。

    但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君时陵身边居然会出现女人的声音?!!而且听起来,两人关系还很密切,这简直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夏挽沅完全没想到君时陵会直接把自己抱起来,透过薄薄的衬衣,君时陵身上的热度一层层传递到夏挽沅身上,夏挽沅的双颊不由得染上红霞。

    天空被夕阳染成红紫一片,余晖拥着两人的背影,比之漫天霞光,遍地花海,这对璧人的身影仿佛要更为动人。

    “王伯,把沈修叫过来。”

    远远的就见着君时陵抱着夏挽沅过来,王伯没敢上前,等近了,才看到夏挽沅的右脚已经高高肿起。

    “好的,我马上去通知。”

    君时陵抱着夏挽沅直上二楼,将她放到床上。

    “我自己来吧。”夏挽沅弯腰要去自己拖鞋。

    哪想到君时陵沉默着蹲了下来,轻轻的解开了夏挽沅的鞋带。

    火热的大掌,与夏挽沅萤如白玉的脚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夏挽沅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脚趾。

    视线扫过巧如贝壳的正害羞的缩起来的脚趾,君时陵的手不由得蜷缩了一下,脑中不可自主的回想起刚刚滑嫩的触感。

    一瞬间口干舌燥,“你好好躺着,一会儿医生过来。”话刚说完,君时陵便快速的离开了卧室,连看都没看夏挽沅一眼。

    ??

    夏挽沅凑着鼻子上前闻了闻,她的脚也不臭啊,这人这么大反应干嘛。

    等君时陵再进卧室的时候,沈修已经坐在了床前,正查看着夏挽沅的伤口。

    “是脚崴了,我给你敷点药,记得一天一换,可以每天两到三次冰敷,帮助恢复。”

    “好的,谢谢医生。”

    脆铃般的声音,让沈修不由得抬头再看了一眼这个居然能出现在君时陵卧室的女人。

    倾城的五官着实动人,只是这张脸,沈修总觉得在哪看到过。

    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沈修也没想出来他到底在哪看见过夏挽沅。

    “她怎么样?”

    “没事,静养几天,勤冰敷,不久就会好的。”

    沈修年纪轻轻,但医术高明,因而是君家的长期家庭医生,既然他说没什么大事,君时陵倒也不再多问。

    敷完药,沈修随着君时陵一同下了楼,留下夏挽沅迷迷糊糊间熟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缕幽香唤醒的,夏挽沅睁开眼,便看见床头柜上的青瓷瓶里,插了很大一束正吐着幽香的桃花。

    楼下的客厅里,沈修刚走,君时陵的电话便又响了起来。

    “喂?”君时陵接通电话。

    “哎哟,我的君大少爷,您这就完事儿了?”电话里传来男子调笑的声音。

    君时陵愣了一瞬,反应过来薄晓指的什么,顿时眸光冰冷,“挂了。”

    “哎哎哎,我错了!君大少!我有正事儿要跟你说。”

    “你最好是有正事。”君时陵话中的凉意隔着太平洋,薄晓都感觉到了。

    “老K他们怕是要有动作,我准备过两天回国一趟。”薄晓终于没了那股调笑的劲,语气中满是严肃。

    “那你就回来吧,反正薄家也需要你回来一趟。”君时陵思虑片刻,同意了薄晓的说法。

    “嗯,不过我回来了能见到你那位美娇娘吗?真是好奇什么样的仙子能让我们铁石心肠的君大少动了心思啊?”

    薄晓正事说完,又开始不正经起来,没等他说完,君时陵已经摁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薄晓狐狸般的眼睛中划过一抹笑意,

    时隔五年,华国,我又回来了。



    ------题外话------

    张嘴吃糖~~啊~~多评论多收藏多推荐哟~~爱你们.~~撒点糖给你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