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四十章 夏父


    “挽沅啊,”陈匀早已经不知不觉更换了对夏挽沅的称呼,“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微博密码了?”

    如今微博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舆论阵地和宣传平台。

    剧组的人好多都在微博上互相关注,互相转发。

    在一众显得十分亲密的剧组成员中,已经八百年没更过微博的夏挽沅显得格格不入。

    网上关于她嚣张跋扈被剧组孤立的消息甚嚣尘上。

    但夏挽沅一个是对微博的操作不太熟悉,一个是没那么多闲心思去打理微博,一上去就是各种各样的辱骂,还有一些血腥的照片,她有点不解这些人是为什么对一个陌生的人报以这么大的恶意。

    “我要发什么?”夏挽沅登上早就被她遗忘在角落里的微博。

    “你就转发一下剧组的微博,还有相关成员的,营造一下好的关系氛围嘛,顺便分享一下日常的生活什么的。”陈匀说完,又补上一句,“少发你那些炫富的包和首饰就行。”

    于是当天,夏挽沅转发了剧组将近十多位成员,包括导演,摄影师,灯光师,秦坞,女三等人的微博,唯独没有转阮莹玉的。

    众网友刷着刷着微博突然发现自己的主页被刷了屏,关键是还不是原创微博,网友们被迫围观了长歌行剧组的各方拍戏日常。

    “你看看你所谓的亲闺女,亲儿子,从你出事以后,有给你打过一个电话问候一下吗?我说他们是白眼狼你还不相信。”

    即将被拍卖的夏家别墅里,韩媛摸着自己九个月的肚子,愤愤不平的看着年纪比她大了二十多岁的夏父。

    心里气的不行,当初是看着夏家有钱,趁着夏挽沅的生母病重,她作为陪班护士,悄悄勾搭上了当时经常来医院的夏父。

    哪想到刚把那个天天跟她做对的夏挽沅赶了出去,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夏家就这么不争气的破产了。

    “你真是没用。”韩媛此时也不像平时在夏父面前的柔顺,一双眼里充斥着不满。

    “媛儿,破产是破产了,但咱们还有好几套房产呢,我前妻账户里还有个一百多万,咱们省着点花,肯定能把你和孩子养活的。”

    夏父的头上已经隐约有了些白发,此刻面对韩媛的指责,并不生气,一双发红的眼睛里满是后悔愧疚。

    是他轻信了别人的投资方案,一下子投了几千万的现金流进去,导致夏家资金链断裂,才引发了破产清算。

    “一百多万?!夏震霆,你以为打发叫花子呢?!”韩媛火一下子就起来了。

    每年过年回去,她都是豪车好礼的回家,那些年轻时一起买过地摊货的姐妹里面,谁不知道她嫁得好。

    前些日子她还跟家里亲戚说了要带他们去欧洲玩,现在夏震霆居然说要靠一百多万来养她,养的起吗?!

    “媛儿。”夏父上前想握住韩媛的手,却被猛的甩开。

    “你那个女儿不是嫁了个大人物吗?”想到夏挽沅嫁的人,韩媛既艳羡又有些幸灾乐祸。

    “你去求求你女儿,让她跟君少说说,君少不是一直想离婚吗?那就让他出一笔离婚费。”

    “那怎么行?!离婚了沅儿怎么做人?!更何况君家那个人是那么容易被威胁的吗?!”一听到韩媛提起夏挽沅,夏父顿时激动起来。

    尽管这些年他和夏挽沅逐渐疏远,当年因为韩媛,夏挽沅对他也诸多怨恨,但好歹是他的骨血。

    在夏家最艰难的时候他都没想过去求君时陵,因为他知道君时陵一定不会帮他,那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被威胁到一丝一毫。

    这也是为什么就算夏挽沅和君时陵结了婚,但他从来不敢在外面宣扬自己是君时陵岳父的原因,那个下场,恐怕比破产还恐怖。

    “行!你就宝贝着你的白眼狼女儿吧!我告诉你,等这孩子生下来,我绝对不会让你见他一面!”韩媛脾气上来,直接冲着夏父大吼了一顿,摔门离开。

    屋子里的夏父,颓然的站在一室狼藉中,深深地叹了口气。

    剧组里,夏挽沅的戏已经全部结束,君家派了司机来剧组接她。

    看着那全球限量级别的超级豪车,在夏挽沅上车之后,众人的脸色堪比颜料盘。

    “啧,没想到夏家破产了,夏小公主倒是比以前更有钱了。”阮莹玉的助理状似无意的感慨了一句,“亲爸爸给的钱没了,干爸爸给的钱怕是更多了。”

    正值下班时段,来往的人众多,这一句话随着几个人的传播,竟慢慢演变成“夏挽沅的干爹开着豪车来剧组接她回家了,有人亲眼看见了。”

    众人如何议论,夏挽沅已经听不到了。

    此刻她正坐在寂静的车里,探究的看着眼前的君时陵。

    她还以为只是司机来了,没想到一上车就见到一双幽深的眸子。

    互相打了个招呼,车里就陷入了诡异的平静。

    车程漫长,夏挽沅看了会儿窗外,便搜存着车内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

    本来低着头看文件的君时陵,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本书,放到夏挽沅面前。

    “谢谢。”夏挽沅梨涡浅浅,伸手接过,瞄了瞄简介,挺有意思的,便认真的看了起来。

    一时间,车内只有轻轻的翻动书页的声音,静谧而安宁,车内流动着莫名的和谐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