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三十四章 空寂


    将夏瑜放下车,应夏挽沅的要求,司机在校园里慢慢开着车。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校园里人不多,校园绿化做的好,到处姹紫嫣红,蓝天白云映照在体育场巨大的玻璃墙上,将巨大的体育场染成一片天蓝。

    道路两旁,挂满了各种社团招新的横幅和立牌,各式各样,让人感叹大学生活是多么的充实。

    往来的年轻学生或是背着书包,或是手里抱着书,或是步履匆匆赶向课堂,身上带着明显的青春气息。

    掩映在大树间的栋栋小楼里,从开放的窗户里能看到一张张求贤若渴的年轻脸庞。

    夏挽沅艳羡的看着。

    她确实饱读诗书,诗画礼仪样样精通,但她并没有上过这样集体的学堂。

    “大学生活看起来真不错,可惜没机会来体验了。”夏挽沅遗憾的收回目光。

    “是啊,大学生真是无忧无虑,”司机接过夏挽沅的话,“不过现在上大学没有年龄限制的,只要想考,就能进。”

    夏挽沅惊讶的挑挑眉,对于如今的教育制度显然很是佩服。

    回到公寓,好好的休息了一下,终于觉得这些天奔波劳累的身体缓和过来。

    小宝放了学,便被司机接回了公寓。

    “妈咪,”小宝一回家就朝二楼跑去,被夏挽沅抱了个满怀。

    “今天怎么样?”

    “妈咪,今天老师教我们跳了舞,我跳给你看。”

    “好啊。”

    公寓里一片乐融融,充满了欢声笑语。

    庄园里,却没有这样的欢声,回到了以往的安静。

    “少爷,饭菜已经备好了。”王伯迎向君时陵,“小少爷被送到夏小姐那边去了。”

    庄园里没了君胤的吵吵闹闹,倒显得更冷清起来。

    君时陵解开外套,坐到餐桌旁,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餐桌,巨大的餐厅里,只有筷子偶尔碰到餐盘的声响。

    筷子碰到对面的虾仁,君时陵顿了一下,清炒虾仁是君胤最爱吃的,昨天他还眯着大眼睛给自己夹了菜。

    心中一股难言的感觉蔓延,君时陵突然觉得没了胃口,放下筷子就上了二楼。

    洗漱完躺在床上,枕头上夏挽沅睡过的地方,阵阵幽香还在上面,混合着小宝的奶气,让君时陵猛的皱起了眉。

    一夜无眠。

    网上的舆论浪潮慢慢静下来,不得不说,剧组断然给出的视频给了众人一个缓冲的时机,大家纷纷等待着正片出现的时候。

    到那时,夏挽沅的表现便是决定事态最终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演得好,皆大欢喜。

    演的不好,此时的平静将酝酿出更大的风暴。

    很显然,圈内几乎百分之九十九都认为,夏挽沅将会遭受剧烈的反噬。

    剩下的百分之一,便是剧组的人员了。

    “拍的真好!这眼神!这动作,都给我剪进去,”导演在一旁检查着母带,不时激动的跟剪辑师交流着。

    “多给她剪点镜头,让他们骂吧,现在骂的凶,等看到电视剧,就骂不出来了,到时候收视率肯定噌噌往上涨。”

    导演喜形于色,想不到原以为是本剧最大污点的夏挽沅,最后居然成了剧中最大的亮点。

    今天一天,应该是君氏高层最为难过的一天了。

    本来君时陵就是非常严格的一个人,但高标准高薪资,大家向来干劲十足。

    可今天,君时陵已经否了5个提案。

    虽然君时陵一直都是冷着脸,但今天格外不同,几个高管都不敢靠近君时陵,大boss身上的冷气都快成实质了。

    大家把求助的目光放到林靖身上,“林特助,靠你了,我们不敢去了。”

    林靖无语,说的好像他不怕君时陵一样。

    拿起前面的收购方案,林靖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少爷,这是济世医疗器械公司的收购方案,陈总他们进行了二次更新。”

    君时陵伸手接过文件,快速翻了一遍,皱着眉丢到桌上。

    “打回去重做。”

    “......”

    林靖在心里默默给同僚们点了个蜡,我也帮不了你们了。

    看着天色渐晚,林靖想起了上次视频会议中出现的夏挽沅的声音,但看君时陵好像毫无下班的心思。

    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少爷,天色已晚,要不要派车去接小少爷?”

    “不用,他被夏挽沅接回去了。”

    君时陵看了林靖一眼,林靖一瞬间觉得自己被看透了般。

    “好的,少爷,那我先退下了。”

    林靖迅速收起桌上的文件,朝外走去,但心里大致明白了大boss变成移动冷库的症结在哪儿了。

    “重做。”林靖在一片期待的目光中走出办公室,然后一句话打破了大家的期待。

    不管众人在身后长呼哀叹,林靖往外拨出一个电话。

    “喂,是园长吗?您好...........”

    杨导演家里,正在招待着杨导女儿的同班同学。

    “小念啊,你这么优秀,可得好好跟我们小慧传授点经验。”

    “叔叔您客气了,小慧也很棒的,刚刚还拿了学校的演讲比赛第一呢。”

    李念的话夸的杨导心花怒放。

    吃完饭,杨慧陪着李念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最近怎么没见你们导师了?”杨慧咬了一口苹果,

    “你还不知道我那个导师有多嗜画如命吗?我听说纽约有一场拍卖会,据说一个很有名的作品将会出现,我导师上周就出国了,估计这两天也要回来了。”

    “那你论文写多少了?”

    “差不多了,就等导师回来看看怎么修改了。”

    李念吃了一整个苹果有点撑,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下,却突然被不远处桌子上的一副水墨画吸引了目光。

    李念凑过去,画似乎是被人草草涂就,纸都有些皱巴巴的,但掩不住画上兔子的灵动如生。

    兔子旁边一颗大石,几株小草,简单几笔却让人感觉到强烈的生机。

    李念不太懂画,但跟着导师久了,好歹也知道一些粗浅的品鉴知识。

    “小慧,这是你爸爸画的吗?”

    “不是吧,估计是他从剧组拿回来的,我爸才不会画画呢。”

    “怎么了?”

    杨导此时也端着洗好的草莓走了出来,看见自家女儿和客人都围在桌子前,有些疑惑。

    “叔叔,这画是从哪买的呀?”李念斟酌着问了句。

    “害,哪是买的呀,剧组演员随便画了糊灯笼的,不值钱,你喜欢你就拿走。”

    杨导见李念喜欢这画,心里惊讶莫不是夏挽沅还真有两把刷子?不过一幅画能值钱到哪去,更何况还是夏挽沅随便画的,杨导大手一挥,便给了李念。

    “谢谢叔叔!”李念虽然不太懂,但导师快回来了,她可以拿给导师看看,反正她导师就喜欢这种冷冷清清的风格。



    ------题外话------

    今天状态不太好。明天三更补偿大家。希望大家多评论。多收藏。多推荐。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