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二十五章 倾城舞


    吃过午饭,夏挽沅躺到松软的床上,进入了午睡时间。

    君氏集团的食堂里,夏瑜就没有这么舒服了。

    昨天浑浑噩噩过了一天,今天主管总算给他派了点活,让他帮忙办公室的人打印文件。

    办公室谁不知道他是个关系户,因而也没人敢真的把事情交给他做,他坐在办公室里玩了半天,到了午饭时间,同事叫他一起吃饭,他便跟他们一起来了。

    “哟,这不是夏少爷吗?”一声尖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夏瑜身子一僵,该死,怎么碰上他了。

    装作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哪想到背后的人直接赶上来,拦住了他。

    “干嘛?”夏瑜不悦的看向眼前与他年纪相当的人。

    一身纯白的西装,三七分的头发一丝不苟,一张年轻的脸上满是促狭和嘲讽。

    正是前些日子跟夏瑜在包间起了冲突打过架的一行人中的一个,王昊。

    也是他说夏瑜有娘生没娘养,彻底激怒了夏瑜,跟他们打了起来。

    “夏少爷这是在干嘛?”王昊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探身在夏瑜面前的工牌上看了看。

    脸上嘲讽之色更明显了,“哇哦,夏家虽然破产了,但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程度吧!夏少爷都要给人家打工了,哈哈。”

    平日里,夏瑜仗着夏家只管给钱不管他,嚣张的不行,王昊一直看不惯他,现在看到夏瑜居然在打工,简直恨不得立马把这个消息扩散到他所有的圈子里。

    本来他这几天看上了一个妹子在这里上班,他来只是为了跟美人亲近,哪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夏家跟君家相比不了,但在华国,也算个有点名气的公司,在场的人或多或少听说过夏家破产的消息,当下看夏瑜的眼神就变了色。

    “关你屁事,不想挨打就给我滚!”

    感受到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和异样的眼神,夏瑜心下委屈,恶狠狠的对着王昊吼了一句。

    “哎哟喂!君氏员工要打人了,有没有人管一下啊!”

    王昊夸张的叫了一句,但脸上却写满了傲慢和嘲讽的笑意。

    夏瑜拳头紧了又紧,最终将餐盘丢到一旁的桌子上,冲了出去。

    冲到办公室,看了眼空荡荡的屋子,夏瑜的眼泪终于没忍住掉了下来。

    心下一狠,夏瑜转身就要离开办公室,

    “这破地方,我不呆了还不行吗!”

    “夏先生。”

    林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一出声还把夏瑜吓了一跳。

    夏瑜下意识的擦掉眼角的泪水,“什么事?”少年的清朗声音中带着压抑的嘶哑。

    “少爷让你上去吃饭。”

    说完林靖便转身离开,果然,片刻后,夏瑜挣扎了一会儿,担心会连累夏挽沅,还是抬脚跟上了林靖。

    进了总裁专用的电梯,一路直通到君时陵的办公室。

    宽大的办公室里,君时陵正认真的批阅着桌上的文件。

    夏瑜走进去,君时陵抬起头,深邃的眼睛看了夏瑜一眼,朝着不远处的桌子看了一眼,“先把午饭吃了。”

    本来以为君时陵要责骂他,都做好了要据理力争的夏瑜面对这平静傻了眼,摸不清君时陵要说什么,夏瑜只好走到桌子旁,一口一口的吃着饭菜。

    “姐.....”夏瑜差点就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姐夫,感受到君时陵压迫的目光,连忙改回来,“君少,我不适合这里,我要回家了,请你跟我姐姐说一声。”

    “那你适合什么?”君时陵此时终于说了一句话,凉薄的语气,直冷到夏瑜心里。

    夏瑜心里一咯噔,是啊,他适合什么呢?

    吃喝玩乐?还是泡吧蹦迪?

    君时陵一句话就点破了他的借口。

    说到底,没有什么适不适合,只是他不愿意去做罢了。

    夏瑜局促的握紧手,正待开口。

    “你自己跟她说,我不会帮你转达的。”

    君时陵说完这句话,便不再搭理夏瑜。

    夏瑜被这句话堵在了原地,他发现,他竟然没有勇气去跟夏挽沅说他不想继续待在君氏集团了。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夏挽沅让他跟着君时陵是为他好,他还是知道的。

    如果他现在打退堂鼓,无疑是明明白白告诉夏挽沅,他不行,他就是个懦夫罢了。

    夏瑜咬紧下唇,看了眼桌后仅仅坐在那里,就有着掌控一切的气势的君时陵,转身离开。

    他离开不久,君时陵便收到了来自林靖的汇报。

    “夏瑜已经回到财务室了。”

    经过一中午的练习,调整,下午的阮莹玉,总算是在卡了两次之后,勉强达到了杨导的标准。

    与外界想象的按照时间线拍成一部戏不同,现在的影视剧,都是一幕幕戏先拍好,然后再进行剪辑。

    有可能白天还在天真烂漫,晚上就得拍苦大仇深,因而对于演员来说,快速的出戏入戏是非常重要的。

    晚上夏挽沅的戏是她为了复国,报仇,化作第一舞姬,混进新晋的大将军府邸,一舞倾城,夺取了将军的宠爱与信任。

    “好,替身准备,一会儿我喊上,你就上去跳。”

    杨导打了个手势,巨大的灯光将剧组照亮,一切就位,拍摄开始。

    觥筹交错的宴席上,众人酒足饭饱,丝竹管弦声悠扬而起。

    十多个身着彩衣的女子轻撒广袖,舞姿曼妙,满天的花朵纷飞而下,编织出一个奇幻的梦。

    突然,乐声齐齐停下半刻,而后高昂而起,仿佛迎接着什么。

    大厅外,突然有女子乘风而来,落脚处步步生莲,周围的舞姬此刻围上前,团聚在女子身边,仿佛从背后托举着女子而来,满天的花瓣纷纷扬扬洒下。

    待到女子走进,整个大厅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在上面都听得见。

    明灯之下,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长袖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转、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一舞毕,满室沉默,然后爆发出剧烈的呼声,舞姬在此刻轻解面纱,露出一张绝世容颜,墨发侧披如瀑,眉间用朱砂勾出一朵花钿,眼角处上挑的金线,仅仅一眼,便让上座的将军勾了魂一般,连酒杯掉了都不知道。

    此刻的剧组人员,倒是表现得跟群演一般迷醉。

    直到夏挽沅自己提醒导演,杨导才反应过来,连忙喊咔。

    剧组的人这才发现,刚刚那一场华丽的完美舞姿,替身根本就没有机会上场,所有的一切都由夏挽沅自己完成!!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推荐和喜欢,今天的双更献给支持我的人,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多多投票,大家想让男主看我们女主跳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