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二十一章 拍戏


    一直到下飞机,上车,进剧组,夏挽沅都十分的平静,甚至称得上几分进退有余,陈匀简直被她这安安静静的样子弄得浑身不自在。

    但陈匀不得不说,夏挽沅如今这样,比以前讨喜多了。

    “大家工作辛苦了,这是我为大家点的下午茶,大家吃了再工作吧。”

    阮莹玉带着亲近的笑容,给剧组人员发着蛋糕。

    看着远处被众人簇拥着讨好的阮莹玉,陈匀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淡然的坐着看剧本的夏挽沅。

    “我们要不要也去给大家送点东西?”

    “不用,我风评这么差,现在去别人只会觉得我东施效颦,不用上赶着找事儿。”

    “......”难得夏挽沅居然说了句对的话,陈匀放弃了送东西的想法,但还是看不惯阮莹玉,“这下要被她一直压着了。”

    “只要我演的好,别人谁还在意那点蛋糕。”实力向来是让人闭嘴最好的方式。

    刚刚看了下剧本,这演戏在夏挽沅看来并不难。

    毕竟她是曾经在乱世的政治泥潭中跋涉了数年的人。

    在那场著名的空手套白狼的会籍之战中,她周旋于各个势力之中,面临着不同的人,展现出不同的性格,终于取得了盟军的认可,一举拿下会籍这个至关重要的城市。

    那些老奸巨猾的人,哪个不比现在的人会演戏,而且他们是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

    ??????

    陈匀在一旁满脸问号,我的大小姐,您是在说演技吗??那种东西您哪怕有一丝丝也不至于被全网黑啊。

    陈匀有点绝望,看来夏挽沅并没有变正常,反而是更神经了,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错觉罢了。

    “呵呵,一段时间没见,你还真是越来越自信了。”

    夏挽沅放下剧本,没理会陈匀的嘲讽,起身去化妆室换衣服。

    “小阮啊,刚刚表现不错,入戏很快,只是在表现田樱儿的天真上面还要再下一点功夫哈。”

    “好的,谢谢导演,我会继续努力的。”

    穿着白色长裙的阮莹玉谦虚的朝着导演和剧组人员道谢。

    看着阮莹玉的行动,杨导赞许的点点头,如今的娱乐圈,像这样演技还不错,又谦虚的人实在不多了。

    特别是剧组的女二还是一个明显的反面典型的时候,想到天灵公主那层次丰富的人物性格,杨导头疼的不行,等他以后有钱了,一定拒绝带资进组!

    不仅导演心里各种心思,剧组的其他成员也在私下嘀嘀咕咕。

    “阮姐果然人好,演技也好。”

    “那当然,肯定比夏挽沅那种蠢货好啊,我看夏家果然是破产了,今天夏挽沅好低调啊。”

    “对啊对啊,刚刚她进剧组我都差点没认出来,太安静了也。”

    “都从女一降成女二了,就她那演技,我看做个群演都费劲。”

    摄影师还在巴拉巴拉说着话,却发现伙伴根本没回应他,甚至周围的人也安静了下来,他这才疑惑的住口,随着伙伴的目光望过去,当下便失了神。

    一袭淡紫色曳地双碟细雨寒丝水裙,用一条深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手中轻提着一支画着玉兔的灯笼。

    由于角色需要,面上戴了一层轻纱,越发显得露出来的双眼含情,楚楚动人,似一幅江南烟雨里最美的水墨画。

    众人愣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这是谁,直到服装师看到那身属于天灵公主的衣服,卧槽,她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会选衣服啊!

    “夏挽沅?!!”她不由得出声,众人这才发现这个惊艳了众人的女子就是他们骂了半天的人。

    “导演,我准备好了。”夏挽沅红唇轻启,清泉般的声音像一颗石子,终于打破了一地的寂静。

    陈匀倒是一脸平静,毕竟夏挽沅美他是知道的,他担心的是夏挽沅那白痴一样的演技,算了,能美也行,好歹能少挨点骂,陈匀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此时最欣喜的当属杨导演了,作为导演,自然对演员的角色完成度有着最敏感的触觉,此刻面前的夏挽沅,让他真实的领悟到原著中天下第一绝色的天灵公主是什么样子。

    但想到夏挽沅的演技,杨导叹了一口气,算了,一会儿就多拍脸,少拍细节眼神好了。

    “好了,各部门就位,准备第二场戏。”

    杨导拿着喇叭喊了一声,众人从震惊中纷纷回神。

    “卧槽,这也太美了!”

    “别的不说,夏挽沅这脸,绝了。”

    今天拍的是天灵公主与男主林霄在花灯会上初遇的场景。

    原著中,从小困于深宫的天灵公主在一次花灯会偷溜出宫,结果看灯会的时候被人偷了钱袋。

    追赶间被男主见义勇为,因而一见钟情,这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纠葛。

    “好!灯光师,摄影师注意,开始!”

    导演一声令下,挂满了各式各样灯笼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开始走动。

    镜头慢慢拉进,一个淡紫色的蹁跹身影进入了镜头内。

    小公主第一次出宫,震惊于外界的热闹,喧哗,好奇的打量着她从没见过的每一件事物。

    夏挽沅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宫时的样子,有些害怕,又有些蠢蠢欲动,像个孩子一样打量着世间所有她未接触过的东西。

    “快快,镜头拉进,给我拍夏挽沅的眼睛!”

    本来拉的极远的镜头一下子聚焦到那双若蝴蝶一般轻盈灵动的眼睛上。

    蒙着面纱看不到表情,便只能靠眼神来表现此时的人物心理。

    而场外众人此时从那双眼睛中看到了天真,朦胧,好奇,开心,试探,甚至感受到了一个长期被困在宫里,偶尔得见外界广阔的悲伤。

    “......”

    陈匀此刻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是夏挽沅??!这演技怕是进了太上老君炉子里重造了一万遍吧!

    镜头一转,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偷摸到了夏挽沅身边,趁人群拥堵,悄悄拿走了小公主身上的钱袋。

    正要掏钱买发簪的小公主没摸到钱袋,猛的抬头看到正在逃跑的小偷,眼中闪过害怕,委屈,最终大叫一声,“抓贼呀!”

    场外看着的众人,看到这委屈无助的眼神,恨不得自己上前去把小偷揍个稀烂。

    此时,男主林霄登场,本来在树上待着看星星,却发现自己脚下传来动静,看到小姑娘被欺负,眼中闪过不悦,翻身下树。

    一个漂亮的回旋勾,很简单就把小毛贼给制住了,

    “喏,姑娘,你的钱袋。”

    饰演林霄的是著名的演技小生秦坞,此刻花灯下,高大伟岸,浓眉星目带着温柔笑意的侠客,一下子就让眼前的小公主慌了手脚。

    闪亮的眼眸中闪过几丝羞涩,喜悦和感激。

    “谢谢公子。”

    小公主伸手接过钱袋,但却不敢再抬头去看那含笑的目光。

    此时一阵轻风吹过,本来在追赶毛贼的途中就松掉的面纱此时随风而去。

    “快,给我拍特写!”杨导在一旁激动的手都握紧了。

    特写推进,

    面纱被吹掉,面前的佳人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林霄眼中闪过惊艳,但他已有青梅竹马的师妹,因而眼神中闪过惊艳,挣扎,最后归于平静。

    察觉到面纱掉了的小公主,慌乱的抬头看了眼身前的侠客,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惊艳,小公主捂住自己粉红的脸,但透出的眼睛中,除了羞赧,还带着几丝小女儿的窃喜,两边的耳垂也早已鲜红欲滴。

    “好!太好了!太棒了!这场结束。”

    杨导演连说三个好,自然表示夏挽沅这场戏完成的非常完美,场内的工作人员也是看着她演的,眼下都不再说话,只是看向夏挽沅的眼神很明显的变了。

    导演喊完咔,夏挽沅就恢复了常色,脸上仿若初恋桃花般的悸动消失不见。

    “......”

    面前的秦坞看着夏挽沅转变的如此之快,心下一阵无语。

    他探究的看了夏挽沅一眼,他当初差点拒绝这个本子,就是因为听说夏挽沅演技十分的烂,他不想来给人消磨时间用。

    如今看来,传言实在不可信,要不是夏挽沅在他面前出戏速度如此之快,就刚刚那含羞带怯,春意萌动的样子,他都要真的以为夏挽沅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