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十六章 日出


    夏挽沅生活规律,七点左右便醒了,上回去天府井采购的衣服已经全都送到了这边。

    春季的温度不算低,今日要去见长辈,夏挽沅穿了一席杏白短裙,外面套一件淡蓝色齐膝风衣,风衣收腰的设计越发显得腰若扶柳般纤细。

    白色梨花式样的耳环与裙子上的杏花刺绣遥遥呼应,行走间,既有一股温柔娴宁,又有着一股呼之欲来的春天的生机。

    公寓里朝东的方向有着极大的落地窗,开辟出一大块地方,放置了大盆小盆各种花草,中间放了一大块毛茸茸的地毯。

    夏挽沅坐在窗边,小宝还在睡觉,她戴上耳机在手机里找着自己喜欢听的音乐。

    夏朝那边都是用乐器现场演奏的纯音乐,配以乐姬演唱歌曲,因而前两天,她闲下来比较喜欢听一些舒缓的钢琴曲和古风琴曲。

    但今日她倒是点开了榜单,她也知道大多数人喜欢的歌是什么样的。

    “若不是你,突然闯进我心窝....”舒缓的音乐伴着轻柔的女声响起。

    窗外的风,带着清晨的露气吹进来,红如火的朝阳从天际一点点升上来。

    城市的道路上的车开始变多,安静的城市各处,开始出现一个个身影。

    早点摊的热气袅袅升起,混合在雾气中,被赶着上班的人裹挟在身边。

    “真是盛世。”夏挽沅心中感叹,她不喜欢住在遥远的郊区,除了远以外,还因为她觉得缺了些烟火人间气。

    “少爷,现在才八点半,您要不提前上去吧,说不定小少爷和夏小姐已经起来了。”

    司机小心翼翼的看着一脸阴郁望着窗外的君时陵,向来掐时间精准到每一秒的少爷,今天居然奇迹般的跟原定时间错了半个小时。

    半晌,司机以为君时陵不会说话了,正想转过身去安安静静当个摆件。

    “他们在几楼?”

    “16楼,少爷。”

    话落,君时陵已经自己开了车门下去了。

    一层的李妈正在准备着早饭,夏挽沅最近突然变得很好说话,而且做什么吃什么,还经常夸奖她的厨艺好。

    李妈得了夸奖,更为卖力,每一顿都准备的相当丰盛。

    门铃突然响起,李妈往外一看,君时陵冷峻的面容出现在显示屏里。

    李妈连忙开门。

    “少爷。”

    “君胤起了吗?”

    “小少爷还在睡。”

    李妈说完,见君时陵没反应,又补上了一句,“夏小姐已经起了,在二层的窗边看日出。”

    “嗯。”

    君时陵面无表情,换了鞋朝着二层走去。

    耳机的降噪功能极好,夏挽沅听着歌,轻轻的跟着哼唱,没听到楼下的动静。

    君时陵走到二楼,便看到群花环绕中,身穿杏白短裙,戴着耳机的女子坐在地毯上。

    精致的侧脸在身后朝阳的映照下,镀上一层暖红的光。

    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君时陵原路下了楼。

    李妈见君时陵很快又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夏挽沅又惹君时陵生气了,有些担忧的看了上面一眼。

    说起来也奇怪,以前李妈很讨厌夏挽沅的,巴不得君时陵早日跟她离婚,但这几日,李妈却觉得夏挽沅也许根本不是外界传说的那样的人。

    君时陵自顾自坐到沙发上,拿起桌上翻了一半的金融财经杂志看了起来。

    没过多久,二层便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

    “妈咪早!”

    自己刷完牙洗完脸,小宝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夏挽沅。

    “早,我们去吃早饭。”

    夏挽沅摘下耳机,牵着小宝下楼,没想到倒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君时陵。

    夏挽沅眉间微挑,别的不说,这君时陵长得是真好。

    君时陵听到动静,也抬起头来看向夏挽沅。

    “爸爸。”

    许是妈妈在身边,小宝最近觉得君时陵也没有那么可怕了,看到君时陵,小宝大大的眼睛弯起。

    “少爷,夏小姐,饭已经好了。”

    “我吃过了,你们吃吧,我们九点出发。”

    君时陵说完话便继续拿起杂志,雕刻般的侧脸没有一丝表情。

    夏挽沅撇撇嘴,拉着小宝走到餐桌旁开始吃饭。

    房间内一时无言,只有轻微的咀嚼声。

    吃完饭刚好九点,“走吧。”沙发上仿佛雕像一样静止的君时陵终于站起身往外走,夏挽沅牵着小宝跟在后面。

    他们刚上车,远处便赶来好几个人,“君少爷呢?”

    “他们已经走了。”

    “......”此处的楼盘是君家的产业,君时陵向来低调,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们这些小管理好不容易听说大老板过来了,想来套个近乎,却只看到飞扬而去的汽车尾气。

    十点左右,轿车终于停在了一处寂静的胡同里。

    夏挽沅好奇的往外看了看,这曾经的君家掌舵人住的地方,倒是与她想象的不同。

    但那精雕细刻的屋檐,随处可见的彩绘,倒是和从前的夏朝皇宫有些相似,让夏挽沅生出几分亲切感。

    “不要惹爷爷生气,如果我发现你有不轨的心思,后果你自己承担。”

    尽管这两天夏挽沅改变有些大,但君时陵顾忌到她以前的行径,还是出口警告了一句。

    夏挽沅敷衍的嗯了一声,便牵着小宝下了车,胡同被大棵大棵的梧桐环绕着,阳光细碎的跳跃在他们身上,君时陵在两人身后静静看着,目光晦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走几步,夏挽沅便转回头,一束阳光恰好照在她脸上,纤长的睫毛根根可见,“带路呀。”

    “哼”君时陵轻哼一声,加快脚步走到夏挽沅身边。

    没走多久便到了一个门口有两座石狮子的大院前。

    一个中年人正等在门口,看到三个人的身影,眼中划过震惊,但随即面色如常的上前。

    “刘叔。”

    “少爷,老爷子在院子里练字。”刘叔朝着君时陵微微弯腰。

    “嗯。”

    君时陵刚抬脚准备进去,一旁的小宝已经迅速的从大门的缝隙中钻了进去。

    “太爷爷,我来啦!”软软呼呼的声音惊起了院中的几只白鸽。

    在如今的夏挽沅到来之前,所有人里,对小宝最好的便是这个君家的老爷子了,小宝自然也与他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