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帝师点江山 > 110黛浓美人


    “陛下驾到!”祁王和怀南刚刚坐下没有多久,就听到尖利的呼唤声。只见南苍帝带着皇后等一众嫔妃入殿。

    这乃是接风宴,倒是没有那么多讲究,今日多位嫔妃都跟随入殿,但南苍帝身边紧紧跟随的也只有皇后和文贵妃。

    后宫嫔妃打扮的花招招展,生怕在这宴会被压下风头,可惜,要说颜色那还只有文贵妃最为艳丽,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醉人的风情。

    南苍帝入殿后,看了眼靠前的属于威远将军的位置,而那里却空无一人。南苍帝虽然面色不变,但目光却深了几许,这接风宴乃是为威远将军而举办,如今威远将军却未曾来到,简直就是让南苍帝丢尽颜面。

    而就在此时,姗姗来迟的威远将军才入殿,不等南苍帝开口,不等一些老臣责难,威远将军行礼告罪“臣来迟,还请陛下赎罪!臣多年未回南苍,一时之间竟然被南苍的改变给惊到了,忘记了时间,是臣该死!”

    威远将军先是请罪,又说明缘由,更何况他为何常年不在南苍,还不是为了镇守边疆。这几句话,让南苍帝面色带着和缓的笑意,笑容却带着几分复杂。

    “将军何罪之有,将军在边疆多年的确辛苦,来,赐座!”南苍帝开口。

    只是一个照面,威远将军就给了南苍帝一个下马威,可偏偏南苍帝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还要粉饰太平,这让南苍帝心里憋屈,却让威远将军眉目更加的猖狂。

    一时之间,歌舞升平,宴会之上推杯换盏,好一副繁荣的景象。宴会举办到一半的时候,南苍帝才开口“威远将军为我南苍辛苦多年,特赐良田千亩,黄金万两!”

    威远将军不慌不忙起身“臣,多谢陛下!”看似是丰厚的赏赐,但其实众人心里都清楚,这些身外之物对于威远将军而言不算什么,可若是再在别的地方封赏,已经不妥。毕竟,威远将军不论是官职还是俸禄,都已经没有再封赏的可能了。

    “臣,也想献一礼物给陛下,这礼物乃是臣征战的时候所得!”威远将军开口。

    “奥?难为威远将军了,竟然还有心给朕送礼物,呈上来瞧瞧!”南苍帝有着意外,本以为只是什么稀罕玩意,或者是什么珍稀的奇宝罢了,却不想走入大殿的竟然是一个女人,一个长相很是美丽的女人,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长相和文贵妃极为相像,只是比起文贵妃少了几分风韵,多了几分青涩,倒是另外一番风味。

    众人面面相觑,坐在上面的文贵妃面色带着不虞,这么多年贡献的美人不少,文贵妃倒是没有必要吃醋。可这个女人和自己生的有五分相似,这让文贵妃怎么都觉得心里极为隔应。

    “黛浓,见过陛下!”女子微微俯身行礼,她肤如凝脂,每一寸皮肤都好到完美,没有丝毫瑕疵,乌黑的长发松松地绾了个发髻,颊边垂下两绺,显得格外风情万种。虽然在年纪在风韵上比不上文贵妃,可在乌发飘扬下,竟多出几许妩媚动人来。

    南苍帝眼眸余光瞟了眼文贵妃,哪里看不出文贵妃的不悦来。虽然这女子生的和文贵妃有五分相似,但南苍帝却没有任何的惊艳之感。

    “陛下,我看这女子生的娇美,陪伴在陛下身边定是美事一桩,更何况这女子细看和文贵妃还有几分相似,真如同姐妹一般,也好给文贵妃在宫内做个伴!”皇后先是开口。她巴不得这女子入宫可以分了文贵妃的宠爱,让文贵妃也尝尝失落的滋味。

    “是啊,这宫里都好久没有来新人了,我看这位就很是不错,还是将军特意送给陛下的,陛下收着就是!”丽妃娇笑开口,她在文贵妃那里不知道吃过多少亏,如今这样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丽妃怎么忍得住。

    威远将军站起来“陛下,这黛浓很是会伺候人,是臣特意寻来给陛下的,还请陛下笑纳!”

    这若是旁人献上来的,南苍帝当然可以拒绝,可偏偏这人是威远将军献上来的,南苍帝若是不想让两人脸上无光,就必须将此女子给收入后宫。

    南苍帝心里叹息不止,似乎他要再一次的辜负贵妃了。罢了,过后再和贵妃好生解释吧,南苍帝心思转动不过一瞬间的事情,他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就封为美人吧!”

    说实话,南苍帝这册封很是低微,可这人还是收下了。黛浓没有丝毫的不满,俯身语气带着几分娇柔“黛浓多谢陛下!”

    既然封为美人,黛浓就已经是南苍帝的女人,此时黛浓就坐在各位嫔妃之下。这位黛浓瞧着似乎倒是个安分的,只是由威远将军献上的,真的会是与世无争之人吗。

    席上,祁王和怀南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他们两人都很不满文贵妃受委屈,可是后宫之事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

    出了皇宫,虽然祁王想要送怀南回府,只是怀南让祁王入宫去看看文贵妃。毕竟,今夜南苍帝必定是会宠幸那位黛浓美人,想必这贵妃娘娘的心里很是不好受。

    刚刚出了皇宫,就看到多日不见的六出出现在面前,怀南目光一闪。六出虽然风尘仆仆,但瞬间明白公子的意思,并未多言一直跟着公子回府。

    一直回到永宁院的书房,六出才开口“公子,九青镇灾民严重,遍地都是灾民,且已经饿死了很多百姓!”

    “砰!”怀南一巴掌拍在书桌上“地方官员呢?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哪怕没有前去,但怀南已经可以想到九青镇的惨状,那么多百姓连吃饭都是问题,可想而知官员在做什么。

    “地方官员怕事情败露,将事情给压了下来,官官相护!”六出说道。

    “岂有此理!”怀南是真的很生气,她将六出调查出来的消息连夜整理出来,且连夜就将折子递去皇宫,此事怀南一刻都耽搁不得。

    当怀南忙到半夜一身疲累准备歇息的时候,却收到一封信件,而这封信件很是让怀南意外。因为这信件不是旁人的,而是易世子差人送来的,还是在如此深更半夜。

    要知道,虽然她和易世子有着那么一两次交集,但真的算起来两人还十分陌生。打开信件,当怀南看到里面的内容,眉目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原来,易世子得知怀南在调查九青镇的事情,特意送来不少有用的证据和消息,并且还将九青镇一些官员利害关系言明,可谓帮了怀南一个大忙。

    放下信件,怀南揉了揉额头“看来,这个易世子也不是泛泛之辈!”世人都觉得易世子不良于行,整日里缩在院落,可在怀南看来易世子能够调查出这么多事情,想必其中手段不低,势力更是不小,只是世人都被欺骗了罢了。

    第二日清晨,当南苍帝从刚封的美人寝殿醒来,就收到德福公公送来的折子。这一看,南苍帝的就愤怒不已,立刻上朝,连美人的嘘寒问暖都未曾多看一眼。

    朝堂之上,南苍帝愤怒不已,他未曾想到竟然有如此大的灾情,可他身为帝王竟然丝毫风声都未曾听到。想到下面人的欺瞒,想到百姓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南苍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发了极大的火。

    “帝师,朕命令你去调查九青镇的灾情!”南苍帝开口,就是将如此重要的重担交由怀南,这是对怀南的信任,亦是对怀南的考验。

    满朝哗然,可此时南苍帝正在气头上,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质疑南苍帝的决定。更何况,这次的灾情可是由帝师大人发现的,依着帝王对帝师的信任,理应如此。

    赈灾刻不容缓,从南苍帝下旨到出发不过是短短一日的时间,当怀南带着人准备前往九青镇的时候,却看到等候在那里的两个俊美无双的男子。

    祁王一身黑色长袍骑在马上,瞧着怀南来了露出一口大白牙“怀南,你可来了,爷这次陪着你去赈灾!”其实,南苍帝是不希望祁王前去的,可是架不住祁王根本就不听从南苍帝的吩咐,回府交代了下人就已经来到这里。

    而在祁王身边的则是坐在轮椅之上的易世子,易世子一身白衣,倒是像那游离在世俗之外般。只是易世子出现在这里,倒是让怀南有着几分意外。

    “易世子,你这是?”怀南询问道。

    易世子淡然一笑,然后指了指那不远处的粮食等赈灾物品“陛下特命令我为押送官,让我将这些东西给押送去九青镇,这一路,还望帝师多加照顾了!”

    或许是曾经怀南救过易世子一次,倒让易世子如今面对怀南的时候多了几分对旁人没有的亲近,连话语都多几分,就像是这个人突然有了烟火气一般。

    看着那一车车粮食,怀南心里微微一放,她原本还在揣测为何陛下没有派粮食,原来是粮食有着他人来押送。想来也是,她的确是被陛下任命去赈灾,但那么多的事情都交由自己一人,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帮忙,而陛下明显看中了易世子,想必如今南苍城内很多人都一头雾水。

    “易世子客气了,倒是我要多谢易世子给我的东西!”怀南笑着说道,毕竟她对易世子印象很不错,陛下派这样一个人前来,倒是省了怀南很多事情。

    瞧着两人恭维来恭维去的样子,祁王心里不得劲了,连忙插在两人中间“我说,怀南去九青镇赈灾也就罢了,你?这一路上莫不是要连累我们吧!”

    旁人瞧着易世子不良于行,都隐晦的避开,可这位爷倒好,直接就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可易世子倒是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指了指身后的马匹“放心,我自不会拖累二人!”

    “切,谁知道呢!”祁王很是不相信。但不得不说,祁王在面对易世子的时候,没有半分的瞧不起,只是单纯的怼人罢了。

    当怀南和祁王上马之后,这才发现易世子所言非虚。虽然易世子不良于行,却在马背上做了一个机关,让他可以安稳的坐在马背之上和常人无异,这样精巧的心思倒是让怀南的连连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