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唐妖怪图鉴 > 第七十二章 神旨的奥秘和门外死人了(求推荐票)
    阿娘见舞马瞧着牌位发愣,便说道:“憨胜儿,这是你太爷爷在上,待会儿上香,给他磕个头便是。”

    舞马问阿娘:“我这位太爷爷,可曾有个绰号,叫作镇山太保。”

    “啊……你怎么晓得。”

    “村里的老人,说咱们庄里的先人最擅杀虎,每次杀完老虎,都会把虎头割下来,把虎皮切成方方正正的一块儿,说的是不是我这位太爷爷。”

    阿娘道:“听他们胡扯,你太爷爷从前是猎人不假,说是专打些狼虎为生,捉些蛇虫过活,但也没得非要把老虎的脑袋割下来啊……

    而且,我听我公公讲,你太爷爷有一次为救个过路和尚,杀了一头斑斓虎,又领着那和尚回了山庄。那和尚也是个神仙般的人物,当晚念了一通经,就把你太爷爷的阿耶超度了去。

    那和尚素来不吃荤食,你太爷爷给他老虎肉也不看也不闻,还给太爷爷说了一番吃素的道理。打那之后你太爷爷便转了行当,再没杀过老虎的,更别说割虎头,切虎皮。”

    舞马道:“那和尚可是叫陈玄奘。”

    “叫什么不记得了,但据说他离了山庄便西去取经,后来还源此成了佛。喏,”

    阿娘指着案几后面的佛像,“这个便是他的佛像,叫做旃檀功德佛。”

    叫阿娘这般一说,舞马便再不用多问了。

    这个山庄和之前那观音院一样,都是西游记中的场景。

    那和尚当然是唐僧。

    刘有胜的太爷爷刘伯钦,便是曾经救了唐僧一命的猎人,是西游记里有名号的人物。

    而那所谓的介山,便是前身为五行山的两界山。只不过,那两界山的石碑上半截被打掉了,“两”和“田”都没了,便只剩介山二字,刘家庄的后人时日一久,便忘了这山的本名,而是改叫介山。

    舞马隐约还记得,刘伯钦说过一句话,意思大概是两界山这边归大唐所管,西半边乃是鞑靼的地界,那厢狼虎,刘伯钦降不住的。

    正便正好和舞马第一次上山时,刘莽说的那一句——“有胜,你记住,断石碑再往西走,便是鞑靼妖魔的地界,那边的妖魔鬼怪厉害,全靠这石碑镇着才不曾过来。”

    两句话正好对上了。

    关于西游记,舞马只是粗略地看过两遍,剧情线索倒是能串的起来,但硬叫他回忆里面诸般细节,还是很吃力的。

    不过,关于刘伯钦这一段,刘有胜阿娘说的不错,舞马大概记得,刘伯钦救下唐僧打死老虎之后,的确没有割下老虎的脑袋,而是拽了一路,拉倒山庄里面,煮熟了给唐僧吃掉。至于虎皮,只说剥掉,可没提切成方方正正的事情。

    刘有胜阿娘把两人带到有胜阿耶牌位前面,端了些供果干果上前,又点起香,领着两人磕头。

    舞马心里却想着:这个祠堂不会凭白出现的,一定是神旨给自己的又一次提示。

    这究竟在暗示什么。

    显然,这个提示,和刚进幻境时那个老虎皮被切成方块的影像是冲突的。

    这也就是在说,杀死影像中那只老虎的凶手,不是刘家庄的先人,而是另有其人。

    答案肯定就在西游记这段剧情里。

    舞马联系前后——唐僧在见到刘伯钦之前,遇到的妖怪是寅将军、特处士、熊山君。

    那寅将军便是虎精。

    这三个妖怪吃了唐僧两个仆从,多亏太白金星解救,唐僧才从虎穴脱离。但西游记里可没讲寅将军后来的结果,这一段剧情便不能作为依据。

    那便再往后推一推——唐僧从刘家山庄出去之后,刘伯钦一路护送他到了两界山前,便说两界山西面不归他管了,把唐僧丢了去。

    唐僧哭哭啼啼往西走,然后,大名鼎鼎的孙悟空就进入了剧情里。

    是了,就是孙悟空!

    舞马忽然想起进入神旨幻境之前,宇文剑雪头顶上的大山虚影曾显示一行小字——【我师父来也】。

    这不正是孙悟空见到唐僧时说的第一句话么。

    紧接着,师徒二人出了两界山,孙悟空就打死了一只老虎。

    那老虎死后成了什么模样,舞马不大想得起了。但他隐约记得,孙悟空腰间缠的那张虎皮,便是从这只老虎身上剥的。

    仔细想一想,那虎皮块头很大,没法直接缠在腰间的。只好切成方方正正一块儿,再割成两半,如此便和神旨提示的第一个影像对上了。

    村里的老人说,这只恶虎是百年前死去那老虎的子孙,或是魂魄,专来刘家庄来复仇的。

    这一点,也可以看做是神旨的提示。

    可是,经过舞马一番推敲:真正杀死那只老虎的不是刘伯钦,而是孙悟空,也就是说,这只恶虎其实是找错人,报错仇了。

    这般一来,这次神旨的生路便非常明白——让恶虎知道自己错了。

    这条生路,看似简单,但其实很难走得通。

    恶虎毕竟不通人性,人多的时候,它不出来。人少的时候,它就吃人。舞马想跟它说句话都困难。

    再者说,也不可能直接告诉老虎:杀死你祖宗的,不是我们先人,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罢。说了,恶虎也未必懂。懂了,恶虎也未必信。

    这条生路该怎么走,舞马苦苦琢磨着,一时间也想不出破解之道。

    忽听宇文剑雪笑道:“有胜哥,你想什么呢,头都磕完了,还捣蒜呢。”

    阿娘道:“这孩子,小时候便是这样,给祖宗请安的时候,磕个没完没了。”

    舞马便问阿娘:“既然我小时候来过这间祠堂,为什么现今长大反而来不得,非得成了亲才成?”

    阿娘道:“这便是你阿耶的吩咐了。他临了前,专门留了这般嘱托。”

    舞马听了,便想到——刘有胜阿耶留下这么个遗嘱,看来也是神旨的意思。为的便是引着我一步一步找到这里,寻到破解神旨的生路。

    可是,回过头来想一想,这次两界山的神旨,其实根本与自己无关,而是宇文剑雪的个人神旨。

    如果舞马没有进来的话,宇文剑雪该怎样通过神旨呢。

    要知道,她一定没有看过西游记。从公平性的角度来考虑,神旨一定要为宇文剑雪留下一道生门的提示。

    舞马仔细回忆宇文剑雪在幻境之中的经历,很快想起她是从断石碑那头冲过来的,便问道:

    “你之前说过,你在断石碑那头,看到了妖魔鬼怪,长得什么样子。”

    “时间太久了,”宇文剑雪道:“我记得不大清楚了……但是个头最大的,是一个相貌很凶的猴子,手里拿着根棒子,再追着什么打……我当时害怕极了,埋头就往前跑,没敢多看……”

    宇文剑雪说的这个妖怪不正是孙悟空么。这便又和刘莽在两界山上和舞马说的那一句——“这断石碑也是万万近不得的。我往前曾来过这里,未曾凑到近处,就看见一个满脸煞气的妖怪跑过来,唬人极了。”前后对应上了。

    孙悟空是个雷公脸,自然是煞气一脸。

    如此一来,宇文剑雪的生路自然也就再明显不过,便是在那断石碑处,只消把恶虎引到那里,自然就见分晓了。

    这么一想,其实,若是宇文剑雪独自破解这神旨,难度或许会小一些,在介山处的提醒也会更明显一些,整个神旨幻境便不会像现今这般复杂时长,而是更类似骷髅院幻境那种一战定胜负的。只是因为舞马也参合进来了,神旨便增添了几分难度,又与他给了另一条生路的线索。

    这只是初步的推想,也证明神旨的运转一定有一条暗线的逻辑在控制,好让所有人在相对公平的幻境中竞争成长。哪家觉醒塔,越早摸清其中的逻辑,便越能争取主动。

    舞马想清楚了其中的来龙去脉,心里安定了很多,接下来要琢磨的便是怎样把恶虎引过去。时间还长,他可以慢慢研究,想个万全之策。

    阿娘则跪在有胜阿耶的牌位前,叨叨起来,

    “有胜他爹啊,我到底还是给你把儿媳妇娶回来了。”

    “你肯定想不到罢,咱们家憨胜儿讨着老婆了,还是个仙女般的姑娘。”

    “憨胜儿我可给教好了,又懂事,又听话,又聪明……”

    “是啊,憨胜儿开窍了,这老婆便是他自个儿讨来的……他可会哄姑娘开心了……你在下面也安心罢……”

    “他爹,你临走前交待我的事……我都办妥了,我也能安心随你去咯。”

    阿娘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伏在有胜阿耶的牌位前,边哭边叨叨,任是舞马和宇文剑雪如何来劝也劝她不动。

    只是眼瞅着快要到了吉时,她才抹了把眼泪,自个儿站了起来,“你们别笑话娘,娘就是高兴的。”

    再看她人,便是方才一会儿的功夫,原先半白半黑的头发便全成了银丝,脸上皱纹更添几分,唯有一股气儿撑着,还见几分精神。人是仰头望着舞马,眼神里有股说不清的意味。

    阿娘领着两人出了祠堂,忽见刘燕芝慌慌张张跑了过来,满脸惊恐之色,

    “有胜哥,你们家门外……门外死人了……”

    ———————————

    感谢寺塔五百打赏。感谢善待自己6666、成都带不走的、修真门派掌门路。

    追更的道友,有时间往后翻一页,给喜欢的角色点个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