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 第126章 真是感人的一幕啊
    邪物猫咪享受着人类服侍,人类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它的身体,洗过澡的它,现在很干净,毛发散发着光。

    瞥了一眼邪物公鸡,明明是一只猫,却透露着人性化的眼神。

    挑衅的眼神,诉说着,有何不服。

    看看你现在,孤苦伶仃的蹲在那里,还昂着鸡头,你有什么办法,愚蠢的人类很擅忘,喜新厌旧是人类的本性,你已经被抛弃,而现在最受欢迎的便是我。

    如果你身为邪物,还有点自知之明的话,就该灰溜溜的离开,不要惊动人类,就这样的消失在屋内,同为邪物的我,还能够高看你一眼。

    邪物猫咪就是自我幻想主义者。

    喜欢幻想。

    它性感妩媚的舔着猫爪,唰,舔的不是毛发,而是散发着那种令人爱不释手的气质。

    邪物公鸡默默的看着对方,没有任何举动,也丝毫没有波动,它从此时就已经明白,卧底不是任何邪物都能当的,需要有奉献精神,更需要懂得低调,隐藏自我,彰显自身价值所在,这才是一位卧底能够活久的真理。

    至于邪物猫咪,只是一位跳梁小丑而已。

    “可以治疗了。”林凡说道。

    他跟老张的想法一样,看到猫咪瞎掉一只眼睛,他深感难受,如果老张能够帮助猫咪,就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老张拿出针盒大宝贝,摆放在床上,随后捏起一根银针,神情严肃认真道:“我会很认真的治疗猫咪的眼睛。”

    “告诉你一件小秘密,我的半步宇宙运行法终于过时了,现在就是宇宙运行法,本想第一个给你治疗,但现在只能先给猫咪了。”

    “你不会生气吧。”

    林凡笑道:“不会。”

    老张是一位很有天赋,很爱学习的人,他在针灸上的造诣已经不是别人所能想象的,你可以怀疑他会失手,但绝对不能怀疑他在针灸上的造诣。

    邪物猫咪发现对方手持银针,心里紧张的很,什么情况,人类捏着银针想对我做什么?

    莫非遇到喜欢虐待的人类了?

    呵呵!

    可笑的很,邪物可以忍受任何非人的虐待,但邪物的尊严不容许人类在它身上胡搞,只是为了将邪物公鸡逼退,那就容忍一回。

    老张摸着猫咪的身体,寻找猫咪身上的不同点,比如哪里有问题就扎哪里,成功领悟宇宙运转法的老张,早就已经能够做到,闭眼乱扎的境界。

    但猫咪是如此可爱的存在。

    他自然不会随随便便的施针,必须百分之一百的对待,如此可爱的猫咪,他是真心喜欢,不想它有任何事情。

    一针落下!

    邪物猫咪并未有任何感觉,就是有点痒而已,邪物的生命力很强,绝对不是人类仅靠银针就能做到的。

    “(>^ω^<)喵。”

    猫咪努力的讨好人类,就仿佛是在透露着一种,我被你扎了一针,一点都不痛苦,甚至还很舒服,你真棒。

    林凡指着一处道:“我感觉这里有点问题,你看呢?”

    “言之有理。”老张沉思片刻,一针落下,赞同林凡的说法,的确有问题。

    “(>^ω^<)喵。”

    邪物猫咪永远都不知道等待它的会是什么,但它依旧卖力的卖萌。

    老张轻抚着猫咪柔软的毛发,爱不释手道:“叫的太好听,又好可爱,我的心都被它给萌化了。”

    林凡道:“的确很可爱。”

    说这话的时候,他全神贯注的盯着猫咪,喜欢是喜欢,但更多是……口水分泌的有些厉害。

    ……

    第八针!

    第九针!

    说实话,邪物猫咪有些看不懂,扎归扎,虐归虐,现在扎的有点多吧,这是要扎到什么时候啊,虽然本邪物极力的讨好你们,但你们也要懂得适可而止,不能太过分吧。

    邪物公鸡从未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冲击。

    它深知自己的能耐。

    那就是下鸡蛋。

    只要它会下鸡蛋,证明自身的价值,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夜很深,外面静悄悄。

    外墙有蜘蛛侠在行动,仔细一看,那不是独眼男嘛,好好的领导不当,竟然干起蜘蛛侠这份工作。

    他收敛气息,贴着外墙壁,伸出半个脑袋,观察着屋内的情况。

    影回来跟他说,那两位成员在回来的路上又带回一头邪物,是那种隐藏在人类身边,很难让人类发现它们问题的邪物。

    独眼男吐槽着。

    奇怪的两位精神病,邪物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这么喜欢把邪物带回来,简直就是见鬼了。

    眼前这邪物猫咪属于三级邪物,的确翻不上什么大浪,就是对方给猫咪施针,引起他的好奇。

    原来是瞎掉一只眼睛的邪物。

    两者间同病相怜。

    都有种忧愁。

    那就是眼睛瞎掉一只。

    他静静的等待着,就是看看结果如何,他对老张的针灸很感兴趣,只是他相信对方两次,最后的结果都是悲剧收场,早就对老张绝望。

    第十二针!

    老张变的更加严肃起来,最后一针就是关键点,他坚信自己能成功,可是失手也不是他的错,我也不想这样。

    邪物猫咪有些不太好受,麻麻的,痒痒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是依旧不信邪而已。

    身为邪物的它,怎么可能会被人类的银针扎出问题,在这种时刻,应该配合人类那特殊的虐待习惯,夺得人类的心,一脚将邪物公鸡踢走。

    它看向邪物公鸡的眼神,依旧是得意。

    看到没?

    瞧瞧眼前这两位人类对我是多么的重视,从开始到现在,有跟你说过一句话嘛?

    没有。

    完全就没有理睬你,你就没有感觉到一点危机感吗?

    “林凡,我有点紧张。”老张说道。

    “别紧张,我相信你,就算失败也没事,没有人可以一直保持成功,暂时的失败,只是为以后更好的打下基础而已。”林凡安慰着老张紧张的内心。

    治疗本身就充满不稳定性。

    邪物猫咪有些诧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治疗?

    可笑的很。

    不会是扎在我身上的银针,就说是治疗吧,别开玩笑了,身为邪物的我,岂是你们能够治疗的。

    第十三针!

    快准狠!

    啪!

    落下。

    老张跟林凡都凝神的观望着。

    邪物猫咪本想卖萌的叫喊一声,可突然间,它发现情况情况不对,体内血液沸腾着,一股未知的痛苦感席卷而来。

    有豆爆声传来。

    噼里啪啦!

    邪物猫咪软绵绵的趴在床上,没有动静,甚至连呼吸的浮动都没有。

    林凡跟老张对视着,从双方的眼神里看到一丝疑惑。

    怎么不动了?

    邪物公鸡惊愣的看着,它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能清晰的感受到邪物猫咪已经死了。

    “一路走好,顺风顺水。”

    身为同胞,你的确对我表现出不尊敬的模样,但如今你都死了,还能说什么,给你应有的怜悯,算是身为同胞的我,能够对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吧。

    邪物公鸡感谢对方。

    如果不是它主动作死感受,它或许一辈子都不知道,眼前这两位人类仅靠银针就能弄死邪物。

    卧底的危险性又提升了。

    好紧张,好害怕啊。

    “啊!”

    “可爱的猫猫死了。”

    老张抱着猫咪的尸体,嗷嗷大哭着,心疼的模样让人落泪。

    林凡揽着老张的肩膀,“没难过,这不是你的错。”

    蜘蛛侠独眼男悬挂在外墙壁,看到里面的情况,心里一阵胆寒,搞出事了,那头邪物竟然就这样被扎死了。

    不对。

    有问题,里面的问题很复杂。

    寻常人想要杀死三级邪物是很难的事情,而老张就是靠银针,就将一头三级邪物扎死,仔细数着,一共十三针。

    他挨针的时候,也是挨了十三针。

    尼玛!

    当初要是没有稳住,那岂不是要跟这邪物一样死翘翘。

    越想越恐怖。

    以后绝对不能让这家伙给他扎针,白天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丝幻想。

    多么可怕的事情。

    想想就感觉不寒而栗。

    独眼男悄悄的消失在夜色中,回去好好的缓一缓,刚刚的精神状态受到刺激,满脑子回想着刚刚的画面,也许自己能在前两次的针灸中活下,真是命大。

    此时。

    老张哭的伤心,喉咙都哭哑了。

    林凡拿来豆浆,“喝点你最喜欢的雪碧吧。”

    老张抽着鼻子,抹着眼泪,心里很难受,随后喝着雪碧,眼前一亮,“还是雪碧好喝。”

    “好喝就好,这次不是你的错,失误并不可怕,下次成功就好。”林凡说道。

    看到老张哭的如此难受,他心里也难受的很,怎么能有这种事情发生在老张身上呢,这是不可以的。

    “嗯,你安慰的我心里舒服好多,我也相信我会成功的,我们去将它给埋掉吧。”

    老张心地善良,喝着最爱的雪碧,也没有忘记要将猫咪埋掉。

    就这样的善心,又能多少人能够拥有。

    牵着邪物公鸡朝着外面走去。

    特殊部门外面的花池处。

    林凡跟老张挖出坑,将猫咪的尸体轻放到坑里,洒着土,轻声道:

    “可爱的猫咪,安心的去吧,我们会想念你的,虽然你跟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们绝对不会忘记你。”

    最后的告别永远那般的感人。

    邪物公鸡流下泪水。

    真是感人的一幕,你们这些危险而又愚蠢的人类。

    我的卧底生涯充满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