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 第119章 我竟然有如此明目张胆的同类
    废弃工厂。

    特殊部门强者们到来,都已经做好跟邪物战斗的准备,根据监测只有两股能量波动,而他们这里却有几十号人,在数量上就占据绝对的优势。

    你想跟我们单挑?

    不好意思。

    我们来这么多人,就已经说明早就习惯一群人单挑你们两位。

    “小心点,邪物狡猾的很,如果谁不幸被邪物偷袭死去,大可安心,妻儿我养。”

    “草!”

    “狗贼。”

    “严肃点,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每次要面对邪物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开玩笑缓解紧张的气氛,而这一次成员中喜欢开车的老司机并不少,聚集在一起后,如果没有说明是来讨伐邪物的,都能成为开车现场。

    他们已经闻到邪恶的气味,还有刺鼻的血腥味。

    危险降临。

    黑暗到来。

    兄弟们,稳住。

    进入仓库后,没多久,一群人围聚在那里,原先都已经调整好战斗时的准备,却因为眼前的一幕,而变得……

    “我怀疑它在死前一定受到很大的伤害。”

    “嗯,认同。”

    “它或许没有想到,自己会死的如此凄惨吧。”

    “就是不知它生前有没有遭遇到不可描述的伤害。”

    “我看了一眼,从伤痕跟周围液体来看……并没有。”

    现场。

    一位八级邪物死在这里,脑袋就剩下半个,身上都是凹陷进去的肉坑,模样凄惨,堪称邪物界最惨死亡者。

    “大家都散了吧。”

    “散了,散了。”

    “收尸的赶紧来干活。”

    高昂的兴致荡然无存,这种感觉就如同你已经一柱擎天,准备大闹天宫,刚到南天门,突然软弱下来,仔细一想,索然无味。

    想想就让人失望。

    破旧的小区。

    穷人的象征。

    一辆面包车散发着有车一族的高贵气息,缓缓停下。

    周虎跟王二蛋下车,看看周围情况,确定没人后,迅速搬着猩猩上楼。

    别看周虎脸上有伤疤,就以为在大哥行列中混的风生水起,现实是很残酷的,时代变的不一样,不是你敢打敢拼就能出头,必须有学历,有文化,有知识,有头脑,否则就是他现在这模样。

    两人挤在一套工业风格极重的屋内,返璞归真的墙壁散发着时代感。

    “周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王二蛋看着绿毛格格巫,他左看右看,都觉得这是很危险的玩意,凶悍的很,就不应该带回来。

    周虎拨弄着绿毛格格巫,从脑袋到下面,嘿嘿笑着,“原来是公的啊。”

    “我有点想法,你看能不能行得通。”

    王二蛋道:“周哥,请明言。”

    有文化的人就是如此,偶然间,仅靠三个字就能表达具体内容。

    这样的表达能力……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周虎认真道:“我们将猩猩的信息跟照片发到网上,我相信肯定有人养母猩猩,我们的口号就是,便宜配种,一配一准,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王二蛋很笨,胆小,但绝对不傻,张着嘴,惊愣的看着大哥。

    不是因为周哥此法霸道。

    而是感觉此法有点煞笔。

    “周哥,你认真的啊?这是犯法的,我们如果发到网上就真的自投罗网了,到时候我们肯定蹲监狱。”

    王二蛋有必要说清楚。

    万万不可。

    此事不仅杀人诛心,还能将自己玩进去。

    周虎看着绿毛格格巫,一时间陷入沉思,赚钱真难,他现在就想站着把钱给挣了,所以才会转动脑筋,想着赚钱的门路。

    青山精神病院。

    “林凡跟老张呢?”

    钱小宝依旧是那般的帅气,他的帅并不是体现在容颜上,而是那种散发着金贵气息的帅。

    一白遮百丑。

    有钱管你是不是人,都是最帅的。

    沙滩度假太无趣,那些穿着比基尼的大妈实在是庸俗,他回来后,就想着他的好朋友们,所以想法一动,豪车外加保镖车队全部集合。

    郝院长微笑着,稍微放低姿态。

    “他们出去旅游,过段时间就回来。”

    眼前这位是真正的金主,将金主哄开心才是青山精神病院源远流长的根本道理,这种机会太少有,能够遇到,自然要全心全意的哄好。

    “他们去哪了?”小宝问道。

    世界各地在他眼里都很小,就跟从这里回家似的。

    郝院长本想说是去了特殊部门,但想想后,绝对不能说,要是让金主去了特殊部门,以独眼龙的能耐,绝对比他还能舔。

    那这不就是将金主往外推嘛。

    “这就不知道了,他们是结伴而行,浪迹天涯,过段时间就回来,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郝院长是一位好人,一位永远都会为青山精神病院着想的郝院长,你可以说他是舔狗,也可以说他是一位见钱眼开的人。

    但……你不能说他没有为青山精神病院付出过。

    如果有谁你没有付出过。

    他会指着满头白发,咆哮着,睁大狗眼看清楚,这白发是什么,我还很年轻啊。

    钱小宝有些不太高兴,挥挥手,安排保镖撤退,没有朋友的青山精神病院不是他想来的地方。

    加长豪车缓缓离开。

    郝院长脸上带着微笑,随后琢磨着,也许该让他们回来住两天。

    他转身离开,却有道声音传来。

    “郝仁。”

    郝院长站在原地,没有转过身,他听声音很熟悉,眉头微皱,随后松展开,勾起虚伪的笑容,回头道:

    “原来是你啊。”

    ……

    三月二十二号!

    有种紧迫感。

    那是对四月一号的期待,越来越临近。

    林凡没有这样的感觉,甚至都已经遗忘四月一号有什么事情,又或者根本就没在意降临的事情,他只是当做一场短暂的梦境而已。

    “林凡,大师,我今晚可能来不了。”

    刘影站在门口,微笑着,随后爱惜的抚摸那软绵绵的黑发,虽然只有一根,但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为什么?”林凡问道。

    “是我们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老张也是如此,他喜欢给人施针的感觉,曾经只有林凡愿意相信他,而别人永远对他抱有怀疑的心。

    刘影笑道:“这里很好,主要我连续三天没回去,我女朋友抱怨了。”

    老张琢磨片刻道:“那你可以让你女朋友到我们这边住的。”

    “是的,我们的床很大,够睡。”林凡说道。

    刘影眨着眼,总感觉他们是在搞某种颜色。

    “不用了,我后天会来的。”

    他感觉两位是真的幽默,说着颜色话题,都能如此一本正经。

    林凡跟老张对视一眼,无奈道:“那好吧。”

    刘影跟两位告辞,走在部门里都感觉双脚有些轻浮,不是因为昨晚的劳累,而是现在很得意,头发终于长出一根,象征着美好。

    偶遇同事,都会来到同事面前,假装询问着,你有发现我今天跟以往有什么不同吗?

    同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终吐出一字:

    “帅!”

    人情世故就是如此简单。

    不是你夸我,就是我夸你,你开心,我也开心,毕竟曾经都是一起扶贫过的人,战场上的兄弟,扶贫中的连襟。

    哪能说你坏话。

    当天。

    特殊部门就传开了,刘影的脑袋上长出一根头发,如果你们遇到刘影,他问你有什么不同时,请回答:

    你的头发真黑。

    因为刘影的宣传。

    林凡跟老张走进众人的视野里。

    昨天,独眼男带着他们去测验室时,就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能够让头亲自带领的人,肯定很不凡,只是结果稍微有些差强人意,没有看到惊人的一幕。

    至于那惊艳的一幕,只有工作人员看到,最终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蹦屎的情况。

    很多人都想知道林凡跟老张的来历。

    去人事部询问菲亚,菲亚一脸懵神,你们问我,我去问谁?

    街道!

    林凡跟老张闲逛着,外面很热闹,却一直让他们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站在斑马线,看看红灯,等待绿灯。

    同样等待红灯的路人,指着邪物公鸡,交头接耳,小声交流着。

    将鸡当宠物养的,很少见。

    现在亲眼见到,肯定感觉很好奇,有的路人拿出手机拍照,发到朋友圈,狠狠的吸引一波点赞。

    此时。

    一位骑着电动车的老妇女,看着红灯,已经雀雀欲试,等的太烦,她的想法很简单,我明目张胆的骑车过去,开车的看到我,还不吓的让我先过去。

    开动电动车。

    林凡抓着她的手臂,指了指灯,”红灯不可以走,等绿灯。”

    老妇女撇了林凡一眼,排开他的手,回头道:“多管闲事。”

    骑着我的小电驴。

    我自由自在的翱翔着。

    谁也不能管我。

    有种就来撞我啊。

    砰!

    “啊!”

    路人们被眼前一幕惊吓到,随后有人喊道:

    “出车祸了。”

    他们第一时间跑过去围观。

    有的拿出手机,拍着照片,发到朋友圈。

    【向阳路红路灯,发生车祸,生死不明,可怕!】

    林凡:“真的出事了。”

    老张:“这些人都不看新闻吗?交通规则都不懂,总感觉好像这里有问题,我们去看看吗?”

    林凡摇头,淡然道:“不用,新闻上讲过,交通现场切忌围观,以防造成更大的交通事故。”

    “绿灯了,我们走吧。”

    他有想给那位老妇女打电话喊救护车,但他没有手机,只能放弃这样的想法。

    不过现场这么多人。

    一定会有人愿意帮助她的。

    邪物公鸡全程听着他们的聊天。

    瞪着鸡眼震惊的看着他们。

    它现在有种感觉。

    眼前这两位愚蠢的人类,绝对不正常。

    突然。

    邪物公鸡抬着高贵的鸡头,就在刚刚,它捕捉到同类的气息。

    那气息里传递着一种特殊的信号。

    “我好想吃人啊。”

    嗯!

    竟然有如此明目张胆想要吃人的邪物同胞。

    恐怕很强。

    邪物公鸡有了小心思。

    看看两位愚蠢的人类。

    它感觉脱身就看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