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里会穿越的猴 > 第七十六章 神通法力无甚用,诛心还需口中言。
    南天门里天兵天将站的严明,目光扫视门庭,不让一个蚊虫飞过。

    突然间一个魔猿虚影出现,他身抵天高,手缠蛟龙,身上的魔焰蒸腾。

    朱焱踏空而出施展大小如意,现出三头六臂。魔威通天彻地。

    “何方妖孽,敢来天庭撒野,诸将听令,拿下他。”天门守将立即反应,指挥看守南天门的将士捕杀朱焱。

    此时,朱焱大手一挥,一副画卷出现在空中,朱焱法力催动,画中兵马无声杀出来。

    这些兵卒魔人铁躯,胯下骑三丈巨兽,手中长枪闪着寒光。

    轰隆隆!

    天兵都会架云,那还有骑兵说法,骤然交手,被冲的四散,坏了天兵阵法。

    画灵也不强,比天兵弱些,可画灵不畏生死,拼死搏杀,双方搅在一起,一时也分不出胜负。

    朱焱手中囚龙棒投出,蛟龙出海一般,化出蛟魔原型,蛟魔张开巨口吞噬,连画灵与天兵吞下无数,它转头吐息,大肆屠杀天兵。

    昂!

    门庭里突然传来龙吟,原来是那几头盘在玉柱上的金鳞曜日赤须龙飞来,金鳞龙口吐金光,利齿如剑,弯爪如刀,挥开利刃撕裂蛟魔的身躯。

    昂!

    蛟魔狂怒,幽冥寒息吞吐,张开利齿与几头金鳞龙展开大战,只因寡不敌众,很快落入下风。

    朱焱手捏法决,施展呼风唤雨神通,招来云龙风虎,咆哮着冲入战阵,连手抓住一头金鳞龙,合力撕碎,龙血撒满天。

    门庭下,一列列天将提着兵器杀来,仙法神通涌现,朱焱催动七色莲,垂落七色玄光,守护朱焱的身体。

    同时,他扔出一道剪纸人,剪纸人凌空化作一个八臂妖魔,手拿八柄战刃,施展斗战神通与天将杀在一起。

    碧玉簪化作大锤,如同一颗星辰,朱焱六臂握住星辰大锤,施展大力神通抡开。

    “兀那妖魔,你要作甚?”有天将发现朱焱动静,惊声喝问。

    “妖魔尔敢!”守门将领惊了,这妖魔手握星辰一般的大锤,这是要打碎南天。

    “阻止他,有天将暴喝!”南天门若有损,他们恐怕会都脱不了干系,被玉帝治个失职之罪,抽掉仙骨打落凡尘,几世修行化为乌有。

    杀!

    有天将搏命,一杆仙兵如龙,全身催发金光,一往无前。

    “吾名朱焱!”朱焱声音冷漠,面无表情的说道。

    轰!

    金光天将被击中,金甲爆裂,血肉横飞,手中的金色长枪寸寸断裂。

    星辰大锤发挥出朱焱全部实力,金光天将螳臂挡车,错估朱焱的实力,肉身粉碎,神魂归去。

    轰隆隆!

    大锤砸在南天门上,发出通天彻地的雷鸣,九天十地皆能听到,凡人鸟兽吓得胆颤心惊,以为老天发怒,无数隐世大能运目望来。

    天庭摇动,地震一般,惊了天鸟乱飞,吓得仙女慌神,天将仙卿动颜色,诸神仙官走出门。

    “来人,天庭发生何事,何故摇晃!”玉帝冷目,脸上挂着寒霜,遥望南天门的眼神充满愤怒。

    南天门是天庭的主要门户,相当于门面,今日被打,就是打天庭的脸面,一个也罢,还有两个,今日这个打了,后面还有一个排队,天庭不要脸吗?

    “报!陛下!”有仙将奔进来禀报,他战战兢兢回报道:“南天门外来了个妖魔,打了天兵,屠了金龙,杀了守门大将,一锤砸倒了南天门。”

    “岂有此理,传寡人命令,着四方神,南斗星君,北斗星君,十二元辰,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将,前往南天门降妖!

    传令托塔天王李靖,即刻回来见朕。”玉帝大怒,连发命令。

    天庭仙神得玉帝命令,立即杀往南天门。

    南天门外,朱焱看着塌到的天门,略感意外,他居然一锤就给砸碎。

    朱焱没有多想,一切不合理推给背后,他平静的说道:“此门为证,吾名朱焱,这个世界,吾曾来过!”

    什么得道成仙,什么长生不老,若朱焱一切不知,只是个猴子,老死山林又如何。

    可它偏偏见了孙悟空,修了道成了仙,本以为一路行来跌跌撞撞寻道,降服心魔,明悟本心却原来都是笑话。

    朱焱突然大笑,从一开始他就应该明白,穿越到这个世界,又穿越到其他世界,可不就是被安排好的吗。

    错就错在我知道,我若一切不知,浑浑噩噩做个棋子也好。如今疯狂,也只能做个疯魔。

    “众仙君听令,围住这妖魔,莫让他走脱。”四方神统领各部,布下重重阵法。

    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分东南西北主持阵旗,有南斗六位星君,分别是天府星、天梁星、天机星、天同星、天相星、七杀星,六大星君拿法宝,提兵器,依托阵法,杀向魔猿。

    另有北斗七星君,十二元辰,二十八星宿等天神星君杀来。

    朱焱浑然不惧,浑身一抖,抖落猴毛无数,指物化形,变成出妖猴千百个。

    猴儿动作无眼看,扑过去就是场好杀,张嘴咬耳朵,伸手插眼睛,后爪掏鸟.卵。

    小猴儿实力不大却粘人,伤害不高扰人心,能把星君气的苦,挥手灭杀十余人。

    仙风道骨的仙君哇哇叫,那还是什么天上人,手中兵刃舞的急,法宝神通破天痕。

    “妖魔诛心,罪孽深重,都让开,本天尊要杀了他!”有仙君大怒道。

    “俱往同来,挫骨扬灰!”又一个天神发怒。

    原来是小猴下手颇重,木棍施展千年杀,菊花瓣瓣赏芳华。这天君真是好气,三尸暴跳乱了心。

    那个天神更甚,怒焰滔天,让众人心惊,猴儿到底做了何事。

    怎羞说,怎羞言,只有千刀万剐平愤怨。这天神提着一把仙剑,疯狂砍杀朱焱。

    朱焱三头六臂,六个手施展六种兵器斗的凶,却不如嘴上大神通。

    他三张嘴,左边一个喷火,烧的天云红满天,仙君神将落了难。

    右边一个吐水,水不低流,往天宫里倒灌,忙教天神收水莫把天宫淹。

    最惊还是中间,口绽莲花,出口成章,两个嘴皮分上下,开阖一动是乾坤。由来只闻神仙道,何处听人骂老坟。

    朱焱大战,神通法术到极限,兵器近战耍的浑。一人战罢天神将,不见失败不见赢。

    这种大战怎么看都无趣,伤也不重。身不怕伤,心却难防,朱焱失了道德模样,开口专走下三路,攻心为上。

    “那天神,俊模样,我道男儿生的好,原来无卵是雌娘!”朱焱点破着天神疯狂的原因,只因猴儿掏鸟下手重,鸟.卵没有摸到,原来是个雌的。

    天女神将几欲疯狂,一把仙剑,通体神光,秀发怒狂冲天冠,仙甲寒寒遍体凉,气的心也停,肝也颤,不杀朱焱心不甘。

    朱焱又道:“你这天神长的也行,看我模样也俊,不若搭伙过日子,生窝小猴子!”

    “妖猴,我要把你剁成肉泥!”天神挥着剑,怒眉横目。看着朱焱恨不得生吞活剥。

    “别闹,听我跟你说说,如何生小猴!”朱焱六个手臂血战八方,两个头颅水火功防。

    只有中间这个,开口诛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