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龙飞凤仵 > 334 好的心情(二更)


    三月十六,正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勃勃生机。

    如画一般的丰通湖上,飘着许多小舟画舫……丝竹阵阵、娇笑连连。

    在这些令人沉醉的声音中,那艘最奢华的画舫上,传来一阵阵:“开!”“单”“你又输了”以及春风得意的大笑声。

    隔壁的船上几位本打算游湖作诗的年轻的男子们,听的心痒痒,纷纷站出来朝那艘船上看。

    又是拍桌大笑,另外一位男子怒道:“是钱的问题吗?是面子问题。”

    “今日我和你势不两立。”

    另一人又是大笑。

    隔壁船上听着的年轻的男子们,小声议论道:“好像是两个人在玩儿,咱们要不要喊他们一起?”

    “试试啊,听着这笑声儿太有趣了。”

    这边,宋宁盘腿坐着,脸笑到僵了,她一手压着高高摞着的银票,一边盯着赵熠在拨棋,最后一颗,单!

    “为什么今天都是单?”赵熠将最后一张一百两给了宋宁。

    他刚刚分得的两千两,等于过了一手又没了。

    没了就没了,丢了、送人了、喂狗了都行。

    关键是输了。

    他不高兴。

    “没钱了。”赵熠刚说完,忽然他们画舫的船壁上,传来咚咚声,宋宁将头伸出去,就看到另一艘画舫上,正有七八个年轻人聚在一起,用竹竿敲他们船栏杆。

    “干什么?”宋宁问他们。

    那几个人年轻人道:“春光正好的午后,听见先生爽朗的笑声,实在是快意至极。”

    “不知,先生在玩什么乐子?”

    宋宁指了指他们:“等等。”一回身迅速将自己的官服脱了丢在一边,又重新伸出头去,冲着他们笑了,“既然春光正好,不如再听听本公子的笑声啊。”

    对面几个年轻人,这一瞬间有点想反悔,可嘴巴比脑子快,有人应了:“求之不得。”

    “王爷、”宋宁和赵熠道,“你扬眉吐气的机会来了。”

    船靠岸,宋宁丢了自己的官服,又将赵熠的捕快服脱了丢在一边。

    “穿中衣,像话吗?”

    宋宁摊手:“王爷,想挣钱咱们就得脱!”

    赵熠黑了脸,想说话时,宋宁已经跳对面船上去,对面的几个年轻人奇怪地看着他们:“怎么二位没有穿外套吗?”

    “输了。”宋宁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没关系,天气热我少穿点。”

    几个年轻人哈哈笑着,一位个子小小眉心一颗痣的男子对她道:“您可真有趣,不是赌钱吗,为何还输了衣服呢?”

    “有什么输什么,多大的事啊,”说着一顿,给大家介绍赵熠,“这是……”

    赵熠又把捕快服穿上了,大摇大摆地过来。

    宋宁嘴角抖了抖。

    果然有人道:“咦,这位公子的衣服好像捕头的衣服啊。”

    “毕生志愿做捕头。”赵熠对他们道,“制服而已,不用太在意。”

    问话的恍然大悟,道:“是是是,这话说的在理,不过一副皮囊外衣罢了。”

    “我也脱了。”说着,也豪爽地脱了自己的外套。

    春光懒困倚微风……

    两岸行人看到的是开着的船舱里,十多个年轻人开了赌局,吆五喝六拍桌子,赌的昏天黑地。

    有人报给官府。

    在外赌钱这种事,民不告官不纠。

    告了,得来。

    王骁带人抽空来了,看了一眼,惊骇地站在原处,盯着那两个面孔好半天回去了。

    “大人。”王骁回去和张志峰道,“王爷和宋大人没有回济南府,也没有回客栈。”

    张志峰一怔,问道:“那他们去哪里了?你见着人了,有没有说晚饭我们请客的事?”

    “没有,压根没有机会。”王骁将两个人赌钱的事说了一遍。

    张志峰惊奇不已:“王爷也去赌钱?”

    宋大人赌还差不多,王爷也会赌?

    “在赌。”王骁道。

    张志峰觉得太稀奇了。

    湖边上,两艘船分开来了,可谓是不欢而散。

    宋宁和赵熠对面坐着,一人面前一堆银票。

    一百两,十两、五两皆有。

    两人手气极好,尤其是赵熠一次没有输。

    那几个年轻人苦哈哈地送他们下船,开始反思他们为什么好端端敲别人的船,要求一起赌钱玩儿。

    活脱脱就是送钱。

    “王爷心情好些了吗?”宋宁问赵熠。

    赵熠将银票收起来,冷冷地看着她:“没有,今日输掉的钱,改日定要从你这里赢回去。”

    “欢迎来赢。”宋宁穿好衣服,喊道,“王爷,您记得付船费和打赏。”

    奢侈散财的曾经十爷,只给了区区二两。

    “王爷,您俗了。”宋宁上岸,赵熠回道,“不是说了近墨者黑吗。”

    宋宁闷闷地笑。

    两人上岸回去,晚上和张志峰等人一起用的晚饭,第二天早上两人留下事情没办成的乌宪回济南去了。

    一回到衙门,宋元时他们就迎了出来,麻六迫不及待地问道:“大人,案子办成了吗?”

    “成了,这次多谢你们查到了崔伯瑜的线索。”

    关于白骨身份排查,是他们一点点排查附近百姓所得的信息。

    三天前,她和赵熠到县衙门口时,就碰见了赶到的杨长更,将白骨的事告诉了他们,他们才会直接离开阳信回了济南。

    “大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麻六几个人倒不好意思了。

    赵熠在桌案后坐下,淡淡地道:“各司其职精诚合作,倒也不用特意夸奖,当做日常就很好。”

    麻六呵呵笑着应是:“是了,是了,大人当做日常就行。”

    “行,我们来分钱玩儿。”

    她说着,拍了两千两在桌上。

    啸天不知从哪个旮旯犄角蹿了出来,瞪圆了眼睛,等分钱。

    宋宁认为,它现在听得懂的人话中,最利索清楚的,应该就是分钱二字了。

    两千两,她和赵熠没再算在内。

    由宋元时主持分了。

    “孙大人的事情怎么样了?”宋宁这两天很忙,听说了孙维力的事,但没有多加关注。

    宋元时看向了王爷:“王爷把事情解决了,孙大人职务不变动。”

    赵熠办好了?宋宁惊讶不已。

    赵熠鲜少干涉朝堂的事,就连封地内的政务他也不管,不但他不管,就连王府中也没有设这样的理事官。

    没有想到,他会过问孙维力解职的事情。

    “王爷动用朝中暗中关系了吗?”宋宁小声问道。

    “没有暗中关系,只是以我的名义,将发生的事重新说了一遍。”赵熠见她不信,扬眉道,“你认为我应该在朝中经营了势力?”

    宋宁点了头。

    “我若有心做这事,你大约早就没有爹了。”

    宋宁道:“您现在有也不迟。”

    “没兴趣。”赵熠见无事,回家休息去,“今日休息。”

    说着就走了。

    他刚走孙维力来了,老远就道:“宋大人,王爷回来了吗?”

    “回来了,听说你没事了?”

    孙维力摇头:“没事了。”说着眼睛一红,哽咽道,“你和王爷如此维护我,我实在是无以为报。”

    “往后您二位有什么需要我孙某人的地方,尽管说。”

    宋宁一时也感慨万千。

    孙维力并不圆滑,他是典型实干型,埋头做事不论苦累,但因为太过沉默和不识趣并没有人缘,朝中也没有什么靠山。

    可整个衙门里的事情,却多数是他在做。

    这样的人,当然让她心疼和佩服。

    她原本想着,把案子办完后,陪着孙维力去一趟京城,不行就拉着济南府衙所有官员一起“死”。

    但赵熠却不声不响地将这件事解决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

    他为了并不算熟悉的孙维力去做他并不喜欢的事……这样的王爷,真好啊。

    至少,她觉得很好。

    “孙大人,我们一起努力。”宋宁和孙维力道。

    孙维力点头:“孙某和宋大人一起,做好每一件事,对得起一方百姓对得起圣上栽培和这一口皇粮。”

    “好!”宋宁道。

    孙维力激动地走了,宋宁心情很复杂,决定要好好请赵熠吃一顿饭。

    以兹鼓励和感谢。

    她起身,也准备回家去:“衙门里没别的事了吧?沈闻余那边有进展吗?”

    宋元时将她包袱整理了一下,才让她背着:“昨晚听到他说,有把握这两天可以收网。”

    “那挺好的。”宋宁道,“接连的案子也是奇了,凶手都是个顶个的有能耐啊。”

    宋元时失笑,目送她离开。

    宋宁回家,自然杨氏是最高兴的,她正和鲁张氏在厨房做菜,听到宋宁回来,两个人弄了四菜一汤,看着她吃。

    “伯娘,王爷也回家了,您把这排骨汤带一些回去。”

    “对,对!”鲁张氏应着,找了碗装好捧着回王府,一边走一边道,“这里通了一个门真的是太方便了。”

    来来去去再也不用爬墙,偷偷摸摸了。

    她刚到正院门口,就看到赵熠和阑风一边往外里走,一边说话:“……田公公说娘娘好奇,交代您的几口泉,给她盖进去没有,她非得亲眼看看。”

    “你相信吗?”赵熠反问道。

    阑风可不敢说他不相信。

    太后说要几眼泉,都在行宫里,可她自己很清楚,她不会来住。

    就算赵熠要接她也不会来。

    毕竟,住在宫里的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她一旦来了,规矩不规矩另说,麻烦事肯定不少。

    反正没先帝在烦着,她关着坤宁宫过日子,很自在。

    “那、找不找?”阑风问道。

    赵熠摆手:“她虽有些年没有出来,可当年也并非不懂世事的人,她既有胆子出宫游玩,就有把握安全来这里。”

    阑风应是。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

    盼望天放晴,热就热一点,这样下雨真的太让人难受了,每天看新闻到处是汛情,更是难过。

    这破天,衰!

    我朋友昨天在当当买大讼师,凑一百减五十,两套书五十块,巨便宜!!

    阅读季,当当厉害了。

    我给李小姐买了九本书,七月份的任务。

    繁忙的暑假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