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 第二十二章 蓝图
    看着思维导图,在脑海中梳理语言后,赵守时开口:“我们之前说过不少信息,我简单说一下重点。

    首先就是四位导师,我们的设定里面,他们是要争抢学员的,而且让观众觉得有看头。那他们最好是朋友,如此才能熟稔的插科打诨。

    影视作品有人设,我们的导师也要有,四位导师中,一位担任‘大咖’,这人在圈内地位要高,最好是德高望重的那一挂。

    第二位,最好是一名女导师,女性的身份具有很大的优势。即让导师席不那么单调,又可以消弭男性导师间的“争执”,起“缓冲”作用。

    第三位,最好是性格比较外放的导师。因为我们的节目中,主持人的存在会被无限弱化。这位导师就要身兼半个主持人,穿针引线,负责调控全场的气氛和节奏。

    第四位,最好是从草根崛起的代表,他的存在就是学员最好的例子。当然,在符合人设的前提下,这四位都得是业内响当当一号。”

    “转椅很关键。我们主打的是盲选,那决定学员命运的转椅必然是一个关注点,绝对不能做的小家子气。”

    “其次,学员。《唱响中华》资料储备库里必然有海量的数据,《唱响中华》的毒药,说不定就是《好声音》的良药。找人重新筛选一遍,于此同时,导演组分赴全国邀请他们,机票费,补贴不要吝啬。”

    “《华夏好声音》的主题是“好声音”。可只有好声音是不够的,声音有雷同,但人生不会。

    我们要让观众记住每位登场的学员,即便他们登场只有寥寥几分钟。我们将其套入电影模式。分为三段,第一段,故事铺垫。给观众留下最深的印象。第二段,高#潮。一展歌喉。第三段,尾声。反选导师,并良好互动。”

    “只凭学员本身把控,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我们就就要人为的促成这一点。设立单独的【故事策划导演组】,收集每个学员的大致故事,讨论这些内容的真实性,再与学员进行对比,判断真实性。

    我们做的是选秀,同样是真人秀。先是在台下真实,这样的话在台上才能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了解学员的故事,并不仅仅是让观众们记住他们,还要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这会帮助学员确定歌曲。选那些和他们的经历相关的。‘因为ta唱这首歌能先打动自己,将真实情感释放出来,如此才能够感染别人。’”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营销。老话说的好,酒香也怕巷子深。”

    “关于这一点,我想我可以解答一下。”田方主动开口:“我们电视台也算是业内的一方霸主,跟许多的媒体都有合作,在节目播出前后会让他们帮忙宣传。”

    “不。这不够。”

    赵守时完全没有因为田方的级别高,而去迎合他的回答,“营销不能只靠传统媒体,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我们要挑选一个阵地,打一场持久战。

    微博就不错,我们把这里当成节目组、导师、学员、粉丝的交流的大本营,一切消息都从这里往外扩散。跟微博的负责人联系下,让他们给予流量支持。这是双赢的事情,他们应该不会拒绝。

    我们要注重的是事件营销。但不能等事件自我发酵。我们要主动出击,营造话题度。总设计师说过,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我之前提过几人,他们的故事就很有代表性。就像杜成义,他是普通民工,他为了梦想登上《好声音》舞台。他在《好声音》获得成绩,肯定是很多人愿意关注的。

    冉兰阿布是少数民族。她为了让世界听见家乡的声音,勇敢登上舞台。我们背靠的是帝都卫视,卫视春晚就可以邀请这些自带话题的选手。”

    指了指天花板的赵守时继续说道:“他们的绝对符合【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爱国、友善】等等核心价值观。这绝对是上面愿意看到的。

    不仅仅是国内,如果有湾湾的、海外的同胞们参加呢?那领导看到的不只是单纯的综艺,而是文化出海的可能。”

    赵守时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田方眼神中的火热说明他已经看到了前景。

    这不仅仅成绩,而是政绩。是他、范卫国、范阳都迫切需要的。明年可是大选年,是百舸争流的时期,也是他们最后一搏的机会,否则就安稳的等退休吧。

    “我问一个问题。”范可人举手示意,看到赵守时点头示意,她开口道:“我发现你的重点几乎全在学员身上,你是想把他们全都签下来吗?

    我要提醒你,我们并不熟悉唱片工业流程,原创力也极弱。很难形成一条产业链从选手身上挖掘足够多的商业价值,很有可能浪费选手的人气。”

    “这一点很关键,我们不是专业的音乐公司,也不想成为其中之一。因此我们只选择最有特点的十位选手签约,其他学员都是自由之身,他们可以自由的与音乐公司签约。”

    “OK。我明白了。”范可人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铃铃铃~”

    门铃声响起,这是楼下有人准备进来发出的请求通话。

    裴幼清不在场的情况下,赵守时就是主人,起身的他走到门口按下了‘开门’。

    楼下来的人是已经醒酒的江崇海,以及帝都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兼新节目总统筹兼监制曾晨。以及帝都卫视娱乐部门总监,新节目总导演金世。

    他们都是被田方叫来的。

    在赵守时去开门的时候,范可人打了个哈欠:“我一个小秘书就听命行事。你们大佬慢慢聊,我去睡觉。”

    “这么晚你一个人回去也危险。”知道今天晚上别想睡觉的赵守时指着自己的房间:“要不你睡我屋吧。”

    “才不要睡臭男人的屋。我跟幼清睡。”

    “不行!”

    赵守时断然拒绝,老子的姑娘才只摸一下,就被罚站半小时,一起起床更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你吖想桃子吃呢。

    “幼清都同意了。”范可人把微信的聊天窗口朝向赵守时。

    赵守时这才明白,刚才自己侃侃而谈,可范可人却经常拿起手机聊天,当时觉得她不尊重人,现在看来,她是非常不尊重人啊。

    “她同意也不行,我说的算。”

    “等会,你不会告诉我,你们不是同居,而是真的合租吧?”一拍额头的范可人恍然大悟,然后十指交叉的手掌鼓掌,这是暗示性极强的动作,眉飞色舞的她说道:“你们不会还没这个吧?”

    “范阳,你管管妹妹。太涩情了。以后嫁不出去的。”

    范阳头也不抬,“谁爱管谁管,反正我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