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一百八十三长治城内
    说话的人出自太原王家,此人正是王凌,坐在一边的却是兄长王希(这里用王希)。他们二人距离这里比较近,再者他们准备的也早。在数日之前就已经来到了这里,第一次来到这里之后自然也是看花了眼睛。当天进城在这个位置,他们可是吃了三大碗面。后来在城中之后,那真的是看的眼馋。毕竟出门也是学习和经历,所以说他们也就多多尝试了一下。

    司马朗和常林愣了一下,却是不解的问道:“这位兄台何出此言?”

    王凌和王希也就凑了过来:“前几日我们……”说着大概把自己身上的趣事分享了一下:“不过这面的确是好吃,便宜还非常的实惠。据说刘大人亲自在这里尝试过,更是称赞不已。”

    司马朗琢磨了一下:“刘大人也在这种个地方吃过吗?”刘和是什么身份?不说并州牧的身份,那也是刘公的儿子。并且本身还是皇室宗亲,这些都是刘和的地位,他坐在这里吃饭似乎不合适吧?

    王凌笑道:“诸位没有来过这里,自然不清楚刘大人是何等的爱民。刘公在这边流传的贤名,刘公子可是完美的继承了。据说刘公子每次回来之后,都会在城外田边、养殖场周边看看,基本上每天都会在城楼上看看。”

    这话让司马朗有点思虑,这莫不是作秀之类的?莫不是那个所谓的高人交代的?司马朗相信有天才少年,但是不相信一些需要老练经验以及做事的手法,这些都需要阅历和时间才能累积的。刘和才多大年纪,这根本就不可能的。

    常林却不疑有他:“刘大人的确是非常体恤民情……”

    说话的功夫饭也吃的差不多了,王凌却是开口说道:“两位兄台也是前来科举的吧?不如结伴而行,我们刚好早来了几日,对城中也颇为熟悉。不如带着两位转悠一下?”主要是这俩个人的气质和他们差不多,其次这两个人的经历也有点类似,这让他不由得好感来了。

    司马朗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却是有劳了……我等从河内赶来,却是有点不熟悉了。有两位带路,也免闹出什么意外,让人看笑话了。”想到刚才城门口的一幕,那感觉肯定是不怎么好的。

    说完四人结伴而行,城中的确是太热闹了。毕竟这也算是个大事了,接到两边的商铺也堆满了货物,哪怕是茶水馆都是宾客爆满。唯一遗憾的是这里并没有什么青楼、红楼的,不过茶馆却成为了商客、士子云集的地方,最主要是这里的老板是个聪明人。

    专门雇佣了一些读书人在这里念报纸,亦或者而一些通俗版本的故事。在报纸上面可是有很多故事,但是不认识字的人占据了多数。所以他们雇佣了一些读书人在这里念报纸,这往来的客旅就会在这里停留歇息。一方面听一下城内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等待一些。

    “吃过饭不妨进去歇息一会,喝点茶水听听最近的情况。”王凌下午就喜欢在这里,毕竟这里什么人都有。很多有趣的消息,都是总这里传出去的。但是一般官府发布什么消息,就在城门口专门的布告栏。

    司马朗笑道:“也好喝点茶水歇息一下,想不到这里热闹的像是过节一般。”在河内郡自然是也有热闹的时候。逢年过节或者各种盛会,也只有特别的时候才会热闹。现在似乎又多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四个人在这里等了好一会才有座位。

    两壶茶水是这里特有的,在一盘炒豆子各种甜品一一端上来了:“这里的甜品别有一番味道,虽然说特别的贵,但是味道确实极好的。”这些差点其实就是蛋糕,刘和并没有藏着掖着,怎么制作在报纸上面也有。但是原材料着实有点贵了,不过这里的商户也不缺少这个……

    “这是蛋糕吧?据说用鸡蛋制作……相当的奢侈啊。”司马朗看过这个,他们家族也吃过,当然这个价格也是贵的很。

    王凌点头说道:“此物甚是美味,只可惜寻常人家却是舍不得,虽然说不是很贵……不过这里的鸡蛋却是便宜的多。”

    四个人一时间尝试了一下,别说哪怕是司马朗吃过还是觉得好吃。在这个副产品比较匮乏的时代,享受也是一种极端的奢侈。随着屋内的人坐满,上座的人又开始念叨了起来。

    “众所周知再有几天就是科举了,这一次录取的官员大概有百人左右。可目前前来这里的士子已经超过万人,看得出来……盛会啊。一旦金榜题名之时,必然会悬挂于城外的墙壁上面。想来以后当官不难……”上座的读书人也感慨了起来,顺便还念叨了一些消息。

    “没有想到并州地区如此多的青年才俊啊。”司马朗颇为感慨了一声,并州本以为只有王家一个大族,但是想不熬这里差不多有万余读书人?听上去很多但是分配到整个郡县,其实也没有多少了。其中给还有从幽州地区赶来的,这么一看古代读书人真的太少了。毕竟并州怎么说也有百万之多的人口……

    王凌笑道:“是啊,以前太乱了,导致人才根本显露不出来。现在刘大人平定了周边异族,更是收服了那黑山军驱逐了白波军。现在更是远去雁门平定那鲜卑一族,这次回来之后并州也算是安稳了。”

    这话里面有由衷的佩服,司马朗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兄台可知道带兵的将军,都有哪些人呢?”

    王凌愣了一下说道:“这个却是不怎么熟悉,稍有名气的鲜于辅都督却是在雁门守着。其余好像有一个是当初跟着温候的一个部将,另一个是跟随者张扬太守的。这俩个人有什么功绩,却是不曾听说过。”

    司马朗却是说道:“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并非没有才华。”

    几个人顿时点了点头,然后喝茶听着旁边的读书人开始讲故事。刘和的第一本小说也差不多出了一半多,此刻说道华山论剑的时候,一时间屋内的众人还是挺高兴的。作为无数不多的乐趣,每当这个时间点茶馆周围的人还是相当的多。

    “这故事还挺有意思……”司马朗也是第一次听,但是明显平时没有这种相关的娱乐,此刻还是挺认真的。

    王凌有点回味:“接下来就没有了,坐了半个时辰也差不多了,诸位去广场周围转转?那边可是非常非常热闹的,还有戏剧之类的,主要是给来往的人专门游玩的。好像是这半个月都会有市集……”古代这种市集也是难得赚钱的机会,更何况还持续这么久。十里八乡的人似乎都朝着这边而来,最主要是晚上还不封城。回不去直接在这里,随便铺盖一下,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四个人走出了茶馆,跟随者人流朝着城中央而去。广场那里这会人挺多的,但是中央的位子人更多。那边还有士兵在把守,这是什么鬼东西还需要排队看?

    “那是什么?”司马朗看着挤不进去,众人也就在这里排队。

    王凌笑道:“里面是一大面镜子……”

    “镜子?这有什么好看的?”司马家自然也有镜子,这个东西是真的血贵啊。可他还是有一面,平时梳妆打扮都很认真的。有了这个之后,穿衣就注重了。世家本身就注重这个,镜子更是如虎添翼。

    王凌笑道:“镜子虽然罕见,但是金钱可得。不过旁边的那些话,却是不可得……虽然商人也有卖的也有刻字,但是这里的字更加的独特。”没有错这边是简体字和草章同样刻画,但是简体字用的是宋体。看上去更加的好看……

    司马朗想到了那些话,却是不在言语了,对于他们而言的确是有必要看看。队伍还是很快的,毕竟很多人是不识字的。小半天也轮到了他们。骨肉按时一面很大的镜子,透过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

    镜子中的四个青年果然正值风华年少,虽然说出身各自不一样,但是年轻却是共同的。此刻站在这里一脸的年俗,旁边刻着两种字体。看着那些话语他们沉闷了一会儿。然后稍稍搭理了一下衣着,却是转身离开。

    “这种话无论看多少次,都可以让人感受良多。”司马朗感慨了一句,出来走走看看他觉得并不亏。尤其是来到了这里之后,看了这么久他觉得还是挺赚的。

    其后他们在戏班、小吃街这里转悠了半天,到了晚间之后再看了一会儿大戏。差不多到了晚上十点多,吃点东西他们也回到住宿区歇息去了。这一天下来还是挺累的,不过他们还有一点时间,倒是可以在这里玩上一两天。等到良田后科举考试开始了,他们估摸也没啥心情可以玩了。真正参与了考试之后,那种等待结果的心情,恐怕很多人都不能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