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一百二十一郭淮
    三国的精彩在于谋士的精彩对决,在于武将的拼杀,在于美人多情无奈。在于彼此对立却又是盟友,在于英雄辈出你方唱罢我方上场。这些都是三国让人为之着迷,也因为这是汉朝最后的绝响,哪怕是最后的绝响依然镇压周边异族,所以说这么一个强大的王朝,最后的辉煌就在于他那么强还是灭了。总之东汉末年有太多的故事让人惋惜,这也是刘和后世痴迷三国游戏的原因,合纵连理、是敌人也是盟友,这种感觉格外的刺激。

    刘和、袁绍、公孙瓒此刻就是三个小型的三国对立,局面上公孙瓒最强,但是实际上却是刘和。可是刘和人最少,如果两个人一起来闹腾,光是放火自己就扛不住,顾虑太多了反而要装孙子。

    进入了城内之后,这边就没有长治那么人多了。毕竟刘和在的时候,工坊各种林立,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出现了,刘和以长治为中心开始生产。这边虽然也很有,但是更多的是原材料,以及一开始的粗加工,其次就是工坊和各种养殖而已。

    这里虽然不是那么热闹,但是架不住这里工人多,所以说这里其实还算是凑合。另外郭家的人也在这里,所以说刘和进来的时候,城内还是很忙碌。正值傍晚的时刻,外面的老农已经回来了,这是要回去做饭去了。再过一会儿,工人们就要下工了,现在在工坊里面一天可是要比地里还赚钱,所以说年轻人都去工坊里面,上了年纪都下地去干活。这样一个家庭就有俩分收入,这日子自然就红火起来了。

    这里的潜力在于,将来各郡县的模式都可以按照这种方式铺开,然后其余繁华的首府就可以按照刘和在长治的方式。虽然有一点所有县养一个城的意思,但是这也是带动发展最快的办法之一。

    “工坊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吧?”刘和看到这里的商人也不少,虽然不及长治多。但是这里是正儿八经的出货,长治就是看个热闹,啥玩意都很难产出来。哪怕是产出也是极少极少的一部分,这么一点东西说不好听自己地盘都不够卖,外地的商人内心是苦涩的。但是周边的郡县却是实实在在的出货,只要来这里排队等候,只要产出就可以直接拉走。

    程绪点点头说道:“女工还是多的很,以前女人们的生产有限,但是现在各家有几个女儿那真的是发财了。这一个月下来的工钱,都能直接返修一下房子还能剩余不少。以前有一户人家五个女儿想象也是崩溃的。现在看看人家过得多么舒坦,女儿努力一家人都换了房子,这才仅仅半年多的事情。现在上门提亲的人可多了,可人家现在却说什么不急不急?”说道这里也是让程绪无语了,听说努力的女人还能分个小管事,一个月的月钱也不少。

    刘和笑了笑并不觉得怎么样,自己不需要刻意强调地位,只要内部环境好了起来一切就会逐渐好起来。随着程绪絮絮叨叨刘和也跟着进城了,在知道刘和会会经过这里的时候,程绪就已经准备好了府邸。

    刘和点点头说道:“王将去车上把辣椒酱拿过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辣椒酱给子然下饭吧。多吃饭睡好觉……多干活。”

    这话顿时让一边的程绪想翻白眼,以前不受重用无所谓,现在受重用这是朝死里用啊?可是古人还真就吃这一套,看着王将拿着一小罐辣椒酱,程绪也是高兴地很。这东西他自然是听说过的,至于味道如何那就不知道了。

    程绪却说道:“主公这位是郭家的……”

    一边的郭淮很是机智的出列:“郭淮见过刘大人……”

    刘和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久闻郭家一门皆是英才,不知道你父郭缊太守何在?”刘和记得这个郭淮,后世的曹魏大将,至于他父亲刘和是在这里听说的。毕竟来之前郭家已经投靠自己了,那么自己自然要调查一番。当然这个调查也就是顺口问一句,他们家有啥大人物……然后其余的就没问了。

    郭淮连忙说道:“家父……于一年前病亡。”

    这就有点尴尬了,刘和连忙说道:“那节哀了……”这还真是坑啊,知道些当初就多询问了一下。主要是刘和也没当回事,这么看来是郭家有点没落的意思,然后这才顺势而为吗?当然也是需要一个投靠的人,自己恰巧就出现了?

    郭淮摇头说道:“家父年岁已高,生死乃是自然无需多么悲伤。”

    这么有见解啊?刘和只能说佩服:“本官倒是好奇的紧,说起来你是怎么想到本官麾下的?比起袁绍那些人,本官的名声不怎么好,其次年纪也不够大。用他们的话,那就是……黄口小儿。”

    郭淮行礼说道:“主公在并州所作所为,刚好被末将们知道……”

    刘和愣了一下:“你是说以前拿黑山军,击败张杨的事情?”刘和在并州只有这个事,其余倒不是多么出彩。毕竟这边战事不多,刘和参与的更多是长安的事情。当然长安的时候刘和给人的也不是强,而是贱死了。

    郭淮点头说道:“当时家中有人刚好在长治,所以主公所作所为……”

    刘和挠了挠头说道:“这样啊……怎么你莫不是此番准备好出仕了?”郭淮现在还很年轻,这么早投靠自己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自己人少,年轻也意味着好调教。

    郭淮行礼说道:“主公,该不会觉得末将也年幼吧?”二十来岁已经成年,所以说现在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年轻力壮还有胆气,所以说郭淮想跟着刘和。

    刘和到是饶有兴趣:“现在你的全家都依靠着你,你确定要跟着我?”

    郭淮点点头说道:“末将八尺男儿,如若不建功立业,那枉为男儿身。至于家中自有人照顾,却是不用主公担忧了。”这个时代的男人,有点心气劲,大概都想要外出去建功立业。

    刘和才没有担心那么多,不过是随意的客气话。既然别人这么诚恳,自己肯定要给机会啊。现在这种慧眼识人的人已经不多了,这郭淮的眼光也是一级棒,比那田畴所为的聪明人,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刘和很满意。

    “那行准备一下吧,先跟着我去一趟南匈奴庭……”刘和这一路并不会有战斗,但是预防万一刘和带了火药包。不过战斗方面的人才本身不多,难得在多一个刘和自然是乐意看到的。

    程绪点点头说道:“伯济虽然年轻,但是兵法熟读,且一身本事不低。主公出发带着,却是也多个保护的人。”刘和看了几眼,也没有看出来郭淮哪里年轻?古代人十七八岁,就壮实的不行不行。有些县城穷苦人家的孩子,基本看上去都格外的嫌老。

    刘和伸了个懒腰说道:“传令下去歇息一下,这几天赶路也是够呛了。路过王家的时候,他们还让我担心了不少。不过……子然你回头给王家一个消息,王允的侄子王凌不错,就传递这么一句话。”

    程绪琢磨了一下说道:“主公莫不是给他们台阶下?王家的确没有做什么事情,在这里执政期间一切都还挺配合的。虽然说主公没有针对他们,但是他们的家业还是受到了波及……”

    刘和自然是明白的:“所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只是看不上我又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再说别说他们看不起我了,就之前的情况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他们看不起也是对的人之常情么。”

    刘和之前的骚操作,简直让刘和自己都震惊了。当然可能是因为小,所以傻了吧唧的。怀揣皇帝密令,居然敢逢人都说,这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吗?刘和是真的佩服前身,蠢到了这个地步不得不说是人才了。这点倒是和刘虞这个理想主义的人,感觉上差不多了。

    这话程绪没办法接,饭菜已经准备好,简单地炒菜也算是凑合了。稍稍吃了一点刘和就去歇息了,时间来到了秋季,天气也逐渐转凉了。越是朝着北方过去,天气就会越凉爽,昼夜的温差也会越来越大。更何况现在还是小冰河时期,别看时间刚刚进入九月中旬,但是天气已经有点凉了。

    这或许是在北方的唯一好处,南方这个时期还是很热的。等自己到了南匈奴的地方,或许就更加的热了。这个时期中原、关中地区其实已经隐约有了前兆,这个时期天灾干旱短时间看不出来,但是人们明显可以感觉到,河水似乎越来越浅了,水井里面的水似乎也快要干涸了。这点在长安表现得更加明显,不过刘和现在没有在长安,也没有发现这些细节的东西。不过并州这里并没有受到灾荒,在后世这里一直都是兵荒马乱的。哪怕是袁绍得到并州,也是稀里糊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