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九十八高端人才?
    或许是自己心眼太小了,但是刘和已经三令五申了,可别人偏偏骑脸给自己看?无论是什么理由,这其实已经犯了自己的威严。如若这都原谅了,那么以后别人也可以了?所以说刘和哪怕是知道自己小心眼了,但是刘和依旧不会用他。自己已经提前说过了,他们不理解就是他们的事情。对话很快就结束了,田畴依旧是镇守居庸关,但是以后杜长却会单独接手城防。刘和估摸着自己再也不会与他聊那么多了……

    田畴恢复了理智之后也自觉地离开了,此刻在想到当初刘和说的话,或许公子并不少年少轻狂?但是事已至此那就不说那么多了,的确公子一开始就找了他。只是那时候田畴并不觉得刘和说的事情就会成真,或许公子很聪慧有想法,但是明显那个时候想多了。

    看着田畴离开了,或许有失落或许有自责,但是这都和刘和没有关系了。既然历史上没有人用的了你,那我刘和也尊重一下历史不用你了。愿意骄傲的人就骄傲着,天下这么多虽然没有几个谋士属于自己,但是刘和也不在意了。

    “主公田大人其实只是……”荀攸看的出来,这也算是难得忠义之士了。只可惜这个关心太乱了,再者他和刘和也不熟悉。

    刘和摇了摇头说道:“公达不是这样的,而是他们眼中没有我……或许我在他们眼中根本无所谓。简单地说就是我去报仇全了他们的忠义名声,至于我以后怎么样都和他们没有关系了。这不是忠义……这是极端个人主义。”用别人成全自己,刘和恨不得给别人两刀。方孝孺此人好坏掺半,但是仅以刘和个人观点,这就是用其余所有人的性命成全了他千古之名。

    荀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是站在这个角度的确是这样。自然他觉得田畴过分了,主公也没有如何下狠手已经很仁慈了。

    “主公居庸关不用增兵了吗?”荀攸还是担心那边的问题。

    刘和想了一下说道:“不用担心了,杜长在我们去了长治之后,他就会前去守居庸关。另外袁绍的使者已经回去了,只要公孙瓒得到消息,那么无论如何都不会在攻打居庸关了,他恐怕需要好好防备一下袁绍了。无论我表现得怎么差,他都担心两路作战。所以说我们其实安全了,就看袁绍是什么态度了。”

    李儒在一侧之前一直都不说话,现在才开口了:“公孙瓒今年和明年都会防守,当然也会不断地骚扰居庸关,想要确定主公是不是有什么手段。当然袁绍应该会很郁闷吧,他毕竟不确定主公是不是有兵。当然袁绍不是蠢货,肯定知道主公是有兵的,不过那人应该不会把主公放在眼中吧?”

    袁绍的性格简单地说刚愎自用也差不多了,至于疑心那些就不说了。家世让他自信到自负,所以看不起刘和也没什么。毕竟刘和是个孩子,在古代这个嘴上没毛亦或者黄口小儿的时代,看不起自己也是正常。要是袁绍能看得起自己,那刘和觉得才是见鬼了。

    “不说这些了缓一缓,最起码今年应该是安全的。我们还有一年左右的安全时间,所以这个时间好好平定一下并州。”刘和一点都不担心,毕竟一九四年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

    其后的一九四年就是长安李傕的事情,还有曹操和吕布的事情,再次就是长安出现了灾荒。总体就是很平静的一年,刘和也有一点时间安静一下。公孙瓒可是非常的坚硬,不是说袁绍想灭就能灭掉对方的。

    过了一九四年之后,事情就开始繁琐起来了。尤其是汉献帝要东归了,袁绍本来大好的机会也错过了。不过汉献帝东归,会不会走自己这边路过呢?刘和并不想要汉献帝,挟天子这事不适合自己做。主要是刘和不想当那个嘲讽的位置,万一被天下诸侯注意了,发现自己这么能赚钱,那自己岂不是要完蛋了?既然如此那就送给曹操去,然后自己占据洛阳这些位置。那么也不是那么吸引人了……

    这边事情也结束了,程绪也从外面回来了:“主公这批流民中人才不多……”之前的一些铁匠木匠这些人才,着实让人挺高兴的。只要有人才,似乎就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刘和接过名单看了一下,木匠铁匠泥瓦匠这些没啥新意,这也是古代最多的。但是后面的几个就有点意思的,常年做棺材的……这是要提前给自己准备个好木头吗?吸了一口气之后,刘和继续往下面看,有给大户人家喂鸡的,好嘛这也算是人才了带走了。再往下看这个做饭的是几个意思,自己已经不需要厨娘了。不过自己开一个甜品店应该不错吧?呸呸真的是闲的蛋疼了……

    “咦?”刘和看到了一个更令自己无语的,这是这个时代的嫁接高手吗?在古代最出名的嫁接高手,应该是宋朝的一个王爷。在更早之前,或许还有但是历史或许没记载。

    荀攸和程绪、李儒都看了过来,看得出来刘和挺惊奇的。难道说里面有什么人才,这份名单程绪已经看过了,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才啊?似乎这些人在刘和的脑子过滤一下,然后稍稍扩大一下改变一点,居然可以创造那么多财富?

    “主公这里的人……似乎没什么太好的人才吧?”他也不敢肯定,所以才说的这么委婉。

    刘和指着其中一个人说道:“这个人才有点东西,这种手段被称之为嫁接,如果说这个人真的有天赋的话,那么就可以研究一下水稻的杂交。那样的水稻不仅仅是生命力顽强,更是可以高产……”当然这个只是大方面,刘和对于植物有这方面了解的人,自己给他们说他们应该可以理解。所以自己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反正只是尝试一下,又不吃亏养一个人也没啥事。

    荀攸傻眼了杂交不是用来形容那些蛮人没有伦理么,为啥水稻也可以这样做呢?究竟是公子学的太多,还是自己是个憨憨?当然程绪也是这个表情,李儒同样如此。作为活了大半辈子的他,根本就没有听过这种事情。李儒这种人对于伦理根本不在意,蛮人多有这种行为,在西凉见得多了。但是这个水稻杂交,这是几个意思呢?

    刘和看着他们迷茫的样子笑道:“这么解释吧?南方的水稻长的快但是不好吃,北方的长势好也好吃但是慢。两着结合一下,就可以产出好吃的水稻也长的快,这需要长久的实验。”

    “主公这些东西……主公是在哪里学的?”荀攸快要自闭了,我也是学富五车啊。为啥都没有学到这种东西呢?甚至说听都没有听过,可自己也算是读了很多书啊。

    刘和额了一下:“多读书多看报多多观察宇宙之间的道理,比如说下雨之前为何蜻蜓、鸟儿飞的低,格外的闷热蚂蚁会乱窜?所以说你们是不善于观察,世间的道理需要认真观察,就会得出很多理论。”这一手忽悠的本事,说的有理有据仿佛道德经。

    话题没办法继续了,刘和去让这人来一躺,无论怎么样自己要了解一下。如果只是嫁接的话,那么也不算是很难。但是刘和总归是需要尝试一下,万一有了效果了呢?当然最大可能还是失败,毕竟自己不懂这些。可如果稍稍有了结果,那岂不是要高兴死人了呢?

    此刻的赵立等人却在营地里面歇息,这是之前流民居住的地方。当然这里也打扫的很干净,之前的流民已经离开所为的宿舍了,存钱多的已经在城内购置了房屋。一路赶过来的流民吃过饭洗过澡登记之后,已经累得不行了。此刻男女分开之后,各自呼呼大睡了起来。这边等晚间的时候,刘和在召见这些人。

    这次去长治的人很多,其次刘和带的军队依旧是自己最初的人,慢慢的也有五千之数了。这么多人在很多局面刘和都可以应对了。其次是伏寿、万年公主、女工的一部分人,男工的一大部分人。其后刘和还要烧砖、烧瓷砖的人跟着,瓷砖这个东西就简单得多了。古代人都会烧陶瓷,那么瓷砖就更不用说了。

    洛阳被董卓一把火烧了成了废墟,这回去又是一大笔的钱财投入。所以说刘和在去长治的时候,还需要好好地发展。时间不算是很多,刘和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研究各种东西。并州的一切事情都还没有开始,刘和回去就要开始对南匈奴使用算计了。最多就是把玻璃、羊毛、瓷砖、香水之类的事情处理好,如果说甄宓来的话简体字和书籍也可以开始了。只能算是开个头,壮大和发展就需要慢慢来了……

    距离晚间还有段时间,后院之中刘和已经写了很多。貂蝉在一边看着新一章的小说,但是她看起来非常的吃力。简体字这个东西虽然简单认识,但是很多她都没有见过。对照一边的草章真的是有一种小学生的既视感,一边看着旁边的对比,一边看着刘和写出来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