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九十三再送一支
    伏寿很气很气但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之所以还能生气大概是现在刘和对她们的行为还挺好。要知道如果是董卓,恐怕哼一声她就要吓死。当然刘和并没有说谎就是不放回去,至于原因大概也是因为从历史上的确喜欢这种坚强的女子。与其有那种结果,最后被乱棍打死干脆跟着自己。黑锅已经多的多了,那么在多几个又如何?再说刘和本身也不在意这个,所以看着她生气还挺有趣。

    “是不是董卓会杀人,本公子不会杀人或许很好说话吗?”刘和突然说道,这话出口她脸色就变了。

    伏寿嘴唇动了动说不出来话了,刘和起身朝着她走了过去,伏在她的耳边淡淡的说道:“不用想了我犯不着和女人计较,其次你回去也是危险重重,留在这里就好了。万年公主也需要一个伴儿,总好过回去被人打死要好吧?当然……你可以恨我,可是没什么用的。小丫头你还小…嘿嘿。”刘和发现自己真的挺坏,不知道为啥突然想到了董白的那个兔子。

    看着刘和转身离去,伏寿脸色羞红不说眉宇之间还有几分恼怒。可是女人天性就是服从强者,尤其是这个时代更是如此。刘和本身就是强者,如此伏寿只能服软,不服软怕是命都没有了。小丫头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死还是很可怕的。

    貂蝉在对面笑了笑,恐怕是公子又在吓人了吧?如若公子真的是凶残之人,恐怕她质问的时候就被打死了。还有残暴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心细的做东西?身份尊贵傲气之人有几个会做吃食呢?所以貂蝉看的很明白,刘大人是在吓唬人了。

    万年公主愧疚的看着伏寿,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吗?不过她是真的不想回去,因为实在是太可怕了。哪里有一辈子都不想明对的恐惧,在这里多好没有什么恐惧的人。

    剩余的一点蛋糕给两个人带回去了,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呢?看着两个人离去,刘和反思了几秒钟。瞬间这种愧疚感就消失了,自己还需要给各个工种准备试题。当然工匠那些如何考核,这需要让马飞、赵果这两个人来考核。自己主要还是选拔官员,但是官员一定要有策论和如何做事的概括。

    过了许久刘和开始动笔出题,直接就很简单灾荒如何做,水患如何治理。对于如何提高粮食产量的见解,对于如何提高百姓们富裕的见解,对于如何对待异族。没有错这些题目零零总总涉及到了内政、军事、对外,德行,在政治课本上这些还是有不少的。作为官员的主要考试题目,有些人的确是高谈阔论皆是道理。但是这种人行动能力很差,但是不能因此就否认了。因为有些人善于做事,好的理论和策略,交给有些人会执行得很好。毕竟实践也需要有理论,不然实践个锤子?当然这些人或许就是……最早的议员?

    这是给成熟的人才准备的题目,至于还在学习的学子们,刘和以后也会准备一些题目。不然基础的起点太高了,对于下面的百姓们就太不公平了。毕竟一般寒门吃饭都是问题,如何能参悟这么多东西呢?

    小半天写了不少东西,反正自己是主公自己说啥都有道理,细节的东西经过了实验在完善。写着写着就习惯性发呆了,门外貂蝉端着茶水进来了。夏天的天气到了晚间也不是那么热了,看着貂蝉从外面进来,那婉约的姿态像极了自己认为的古装。大夏天感觉有点吓人……果然要少看宫斗少看恐怖片,摇了摇头赶紧驱赶了匪夷所思的念头。

    “公子喝茶……”里面的茶叶差了一点,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好。

    刘和看了几眼自己以后一定要去武夷山把大红袍,还有绿茶、毛尖这些茶树给挖了去。现在只能凑合用一般的茶叶,不过略苦略甜也凑合了。一杯茶下肚人也懒洋洋了,突然就觉得干活不香了。

    “貂蝉你先去歇息吧。”作为一个后世的年轻人,熬夜不是特长吗?天色越黑就越兴奋,至于是什么道理刘和不明白,但是明显自己没有睡觉的欲望。

    貂蝉连忙说道:“大人尽管忙,妾身并不累……刚好大人说的简体字,妾身也可以学习一下。”那种字体叫做简体字么,反正貂蝉觉得还挺好看的。

    刘和听到这里有点愣神,似乎有点意思的东西来了?小说和话本这个东西很能吸引人,那么自己要不要讲故事啊?毕竟利用小说吸引人,推广简体字也是不错的?再者这个时代也没有小说这个东西,当然刘和也有一点担心,万一后世璀璨的诗词文化没有了,那自己岂不是罪人了?

    不过该推广的还是要推广,所以说虽然纠结可还是要去的,毕竟这件事很重要。靠在一边刘和说道:“要不我讲故事写个简体字的版本,然后你写一个版本?最后你照着对比,然后一点点推广出去?”

    貂蝉连忙说道:“大人可是要讲故事的吗?回来的时候听说了大人讲故事可有意思了……”很多短故事都在军中讲了,回来之后这些故事都流传出来了。在街井酒肆这些地方,流传的非常之广……

    刘和点点头说道:“话说……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完全巧合,记住虚构……”第一页就写上这么几个字,貂蝉在一边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难道还有人会把故事当真吗?

    貂蝉好奇的问道:“故事就是故事,怎么可能有人当真呢?”果然是书读的还算可以,最起码三观还算是不错的。当然某些方面因为时代的局限性或许不对,这也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刘和笑道:“古往今来什么人没有?所以有些东西写在前面就是对的,继续写吧……”故事也就是神雕侠侣的三观比较适合,有爱情有国家有个人恩怨情仇。当然里面的内容可能不适合,刘和也就篡改了一下。反正就是个故事突出忠义气节,应该不会有什么憨憨找自己理论一二三吧?

    当然这个篇幅可能很长,但看得多也就记得很清楚,其次白蛇传也可以瞎编乱造。总之故事很多,实在不行不是还有一千零一夜么?总之抄袭万岁就是这么有尿性,当然这样书写根本不快,首先简体字很快。刘和写完发了一会呆,貂蝉才勉强算是写完……

    “这也太慢了……”写了有一章有余刘和就没啥耐心了,不如等甄宓来了以后,交给她干活的?

    貂蝉甩了甩手看着刘和那一排排工工整整的字体,在看看自己这边密密麻麻的,总感觉格外的别扭。最主要是刘和写的快,她写的太慢了。还有刘和用的是什么笔?刚才的功夫,貂蝉都瞄了好几眼,那种金色的钢笔真的是非常的好看。

    “主公这个笔……很珍贵吧?”外面是金黄的,这莫不是黄金铸造的?这一支可以写字的笔,恐怕是天下少有的好东西。

    刘和拿着手中的笔转了一圈说道:“想要么?”

    貂蝉连忙摇头:“妾身不敢……”这东西看一眼就知道很珍贵,她有什么资格呢?

    刘和放下了笔说道:“什么时候香水能大卖天下,你就可以用了……现在送给你藏着吧。”说着刘和就放入女人手中,或许在她看来无比珍贵,但是十块钱一支的笔,可以骗一个美女,简直要笑出猪叫了做梦都能叫的那种。

    第一次摸到女孩子的手,虽然是意外可触感还是让人心猿意马。暗骂了一声自己真的没出息,放在了她手中一时间刘和有点焦虑。这东西只有十个,以后如果有一个送一个?后面的女人会不会打架?赶紧摇了摇头,大不了送诗词呢?想想都觉得分外的可怕……

    貂蝉拿着在手中看着刘和,先是楞然后就低头了,整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心中有甜还是有什么?这算不算定情信物?总之一时间女人满脑子都在飞啊飞啊,如若自己被当做一个玩物恐怕女人就低头认了,毕竟本来这就是她的命运。但是现在似乎不一样了,女人欢喜之余也有一些不敢相信。

    可是刘和还没有想那么远,至于以后哪一步在看了。反正自己是不可能在把貂蝉还给吕布了,要不要当后宫……等在过两年自己在大一点,无论是身体还是……总之现在太小想太多,全是让自己难受。

    “公子妾身一定会做到的……”抓着手中的钢笔,女人突然开心笑了起来。这个东西算不算是定情信物呢?古代讲究一个看透不说透,刘和不说她也不会去问,这种状态用后世的词汇大概就是暧昧。别说这种调调的确是非常的撩人,更何况刘和这个地位还是挺让人相信的。如若今后刘和……不多说她也有个地位吧。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有点暧昧,刘和打了个哈欠说道:“休息吧,改天等另外一个大才女来了,你们俩在一起忙应该比较好。”

    貂蝉低头应了一身,拿着钢笔和茶水走了出去。不知道为何突然心情好了许多,自己只是一个身份卑贱的……能有现在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想来那甄家的一位就有可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