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准确率 > 第88章 亭亭玉立小秘书
    也算是个巧合,在陈靖刚刚赶到这里的时候,他就看到了王耀华搂着小秘书朝洗手间方向走了去。

    “真是巧了。”

    陈靖将帽子压低了一些,虽然戴了面罩的,但心情还是有点紧张。

    他今天晚上的打算,就是废了王耀华的四肢。

    王耀华不是很喜欢让人下半辈子躺在床上么?

    那么,就干脆让他自己先来品尝品尝这种感觉。

    陈靖默不作声地也是跟着走向了洗手间。

    在他才靠近过去的时候,就听到了一种不和谐的声音,心说那个女秘书真开放。

    当他来到洗手间的里面,这声音也就更加清晰而生动了。

    这洗手间挺宽的,也很干净,所有设施也很高档。

    镜子更是被擦得一尘不染。

    这个地方,陈靖以前和同学来过,消费很高。就拿街机为例,要两块钱一个币,三个币才能玩一盘。

    这样的消费也显然不适合学生党,他们更喜欢去小网吧打LOL。

    10块钱就能包夜。

    可是这个娱乐中心很大,往来的人还是挺多的。

    这洗手间里,也有其他人。

    厕间一共12个,王耀华和女秘书在5号厕间。

    来来往往方便的人,似乎对于这种不和谐的声音也习以为常了。

    年轻人,总会更加放得开一些。

    陈靖在电子感应水龙头处洗了洗手,橙子味道的洗手液,一丝不苟的洗涤着手指上的每一条纹络。

    一边洗,一边看,他在等待其他的人离去。

    人多,毕竟眼杂。

    约莫等了3分钟的样子,至少,撒尿的人走光了。

    陈靖感觉也差不多了,早点动手也能早点离开。

    在水龙头下冲了冲手上的泡沫,他还特地戴了一副手套,然后才举步准备去敲5号厕间的门。

    不和谐的声音在继续,且音量越来越大。

    陈靖举起手刚要准备敲门的时候,洗手间门口又有脚步声过来了。

    陈靖眉头一皱,只能再等一下,便就暂且进入了6号厕间,将门关了起来。

    外面的脚步声,这时候进来了。

    陈靖耳力不错,听到这个脚步声大概是走到洗手台边,就停下来了。

    ‘估计是来洗手的。’他心中如此猜想。

    但他此念刚落,那脚步声又动了。

    似乎是顺着1号厕间走到了2号厕间,又到了3号厕间……

    最后是停在了6号厕间门口。

    这里的门,封闭性很好。下方是没有缝隙的,所以你在外面是不会看得到有个女的跪在地上的。

    但陈靖听得很真切,这个脚步声确确实实是停在了6号厕间门口,没有再迈动了。

    他也纳闷,你要是想听人家女秘书的声音,你该去5号门口蹲着听。

    你跑到6号来干啥?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了。

    敲得是6号厕间的门。

    里面的陈靖眉头一皱,他刚刚还以为这人是想听女秘书的声音,可是这只要不是聋子,应该都能听得到女秘书在5号厕间啊。

    你敲我6号的门,搞飞机啊?

    “咚咚咚……”

    陈靖没理他,他还敲了第二次。

    “咚咚咚……”很快又是第三次。

    陈靖有点不耐烦,沉着嗓音,就说道:“里面有人,隔壁不都是空的么,敲什么敲?”

    但门外的人,却跟听不懂人话一样。

    还在敲。

    直到敲了七八次,没等陈靖开门,隔壁女秘书的声音却停下来了。

    似乎这样的敲门声,很影响他们办事的情绪。

    “哐~”

    5号厕间的门,几乎是被人踢开的,门一开,就听一男人骂道:“谁他妈在外面搞事情?敲你妹啊,烦不烦?”

    人家正在办正事,你却在敲敲敲,任谁都会烦躁。

    也更何况这整个娱乐中心都是王耀华的,他是这里的主人,他可以让别人不爽,但别人绝对不能让他不爽。

    他这话刚说完,女秘书却“啊”地一声尖叫了起来。

    从声音听来,似乎是看见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

    接着王耀华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

    还随着“嘭”地一声,洗手间里的那面大镜子似乎也碎了一地,声音清脆。

    陈靖还在6号厕间里面,听到这里,满心疑惑。

    这是什么情况?

    听这声音,似乎王耀华被人弄了?

    难不成今晚还有别的人也要对王耀华动手?

    “这么巧吗?”

    若真如此,那陈靖觉得还能再等等。

    咚咚~~

    可是门外的人这会儿又敲门了。

    似乎是对6号厕间的门,情有独钟。

    可他越敲门,陈靖就越不开门。

    等了两分钟的样子,洗手间外面又传来了尖叫声。

    似乎是有其他的人过来上厕所,结果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于是尖叫着就撒腿跑了。

    但门外的人没理会那些尖叫跑走的人,他继续站在门外。

    “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是一路跟着你过来的。”

    门外的人,忽然说话了,声音很沙哑,就像是做了声带手术一样。

    这语气、这话语,忽然之间也莫名的让陈靖感到有点渗人。

    跟着我过来的?

    你特么谁啊?

    “你如果不开门的话,那我也只能帮你开门了?”门外的人敲了最后一次门,如此说。

    陈靖深呼吸了一口气,体内立刻运转起【白鹤吐息法】,存起气来。

    听对方的意思,今天是摆明跟他卯上了!

    可陈靖至此还搞不明白,自己从家里出来到这里,也没碰上过谁,更没和谁产生过冲突。

    这门外的人是哪根神经不对?还是吃错药了?偏偏就要针对他?

    可是,不管对方是谁,既然对方要准备强攻了,那他这里肯定不能坐以待毙。

    ‘那就先下手为强!’

    陈靖心念突生,立刻就付出行动。

    蓄力一脚狠狠地就踢在了门上。

    “哗啦”一声巨响,厕间的门,螺丝被震断,整扇门呼啸着就直飞而出。

    似乎正好是撞到了门外的人,撞退了他好几步。

    而陈靖也趁机跳出去,离开了里面狭小的空间。

    到了外面之后,首先入眼的,是让他非常吃惊的一幕。

    ——两具尸体以夸张的姿势扭曲地躺在地上。

    一具是王耀华的,另一具是连裙子都没穿的小秘书。

    两人都死了,浑身皮肤发黑,死状很惨。

    ‘怎么会这样?’

    陈靖吓了一跳,却猛然听到啪地一声,那个被门板砸中的人忽然将门板扔开,露出了一张极为狰狞可怕的脸来。

    他盯着陈靖,伸出了足有20厘米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