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巨擘巅峰 > 第996章 回忆的恐惧
蒋汉义的这一句话,就更有意思了。

因为,这是在对陆羽出言讽刺他的回应。

陆羽暗讽他一朝得志,他便冷嘲陆羽如今是朝不保夕。

这其中的味道,稍微一品,就能品得出来。

“不错,干得不错,你这小子,终于活出了个人样。”陆羽赞许。

至于他又是不是带着什么其他的含义,旁人就听不出来了。

“大师姐,师侄,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他抱拳示礼,就想离去,而完全忽略了李大牛和蒋汉义二人。

李大牛却是笑道,“师弟,我们师兄弟几个,难得聚首,不如一同找个地方,再好好详谈一番?”

“不了,我还有事。”

陆羽摆摆手,就大步走了出去。

他是懒得理会李大牛,尤其是在这种关头,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如何离开洪门,才是眼下之急。

若是等洪文宗有了动作,到时他再想走,说什么都迟了。

“小师弟,你先等等!”洪梦晨却把他给叫住了。

陆羽狐疑问道,“大师姐,你还有什么事?”

“师弟,你在外浪迹了那么久,才刚刚回到洪门,师姐怕你修为落下,这个就给你吧,好好修炼。”

洪梦晨也不分由说,直接就塞了一只小瓷瓶过来。

而这只瓷瓶,装着是洪门供给内门弟子,提升筋骨的丹药。

洪梦晨贵为掌门之女,她能给出的,自然是要比一般的丹药好上许多。

陆羽一愣,便接了过去,他不想拂了洪梦晨好意。

洪梦晨送他丹药的用意,定是让他尽快提升修为以防不测。

尽管修行路上,临时抱佛脚是大忌,如今这关头,却也比什么都不做好。

在场的,都是师姐弟,彼此之间,又怎么可能不明白。

洪小敏也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了五只上着花花绿绿彩釉的小瓷瓶,递过给了陆羽。

“小师叔,这......我这不够大师姐的好,但这都是我平时省下来的......”洪小敏的脸上,略显难堪。

这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这巫五瓶丹药,或许都不够洪梦晨给予陆羽的一颗。

陆羽想了想,暗暗叹气过后,还是接了过来。

这丹药,其实对他已无用处。

只是他不想让二女为之担忧而已。

或许同门之间的情谊,陆羽只能在洪梦晨和洪小敏二女身上感受得到了。

如今的洪门,待他是如待虎豹豺狼,是避之不及。

让陆羽想不到的是。

李大牛憨厚一笑,也从储物戒指取出了一只小瓷瓶递过。

“师弟,师兄我平时消耗太大,准备的也不多,就只有这么一点,还望你收下就好。虽说我们之间,平日有些小误会,但是在这种关头,论是轻重,师兄我还是能分得清。”

陆羽愕然地望着李大牛,只因他这番话说得可算是情深意切。

“不对,你......”陆羽瞥了洪梦晨一眼,改口说道,“那好,我也收下了。”

当他看到,李大牛也赠药于他之时,他立马就想要拒绝,但触及到了洪梦晨那嗔怪的双眸,强忍了下来。

洪梦晨一直都不想看到,他和李大牛针锋相对。

而,这已是临别之际。

他也不想看到,洪梦晨再有所失望。

最后,是蒋汉义。

四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

蒋汉义也取出一只小瓷瓶,递了过去。

陆羽一过手,就感应到了一丝细微的异常。

比如,轻。

他如今是金丹境,尽管这丹药占据瓷瓶的比重不大,但这一过手,他还是敏感地感应到了。

不过,他还是不露声色地接过。

却在接过之际,蒋汉义倏地五指呈爪,抓向了陆羽的手腕。

这突如其来的一着,是陆羽所没想到的。

只是,蒋汉义和陆羽虽说同是金丹,却终究不及陆羽,在多次生死关头练就的直觉。

他只是稍微一闪,蒋汉义的这一爪就落了空。

蒋汉义笑道,“师兄,这两年不见,你的修为,增长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他这一笑,就将这场试探,不轻不重地忽略过去。

在洪梦晨看来,也不过是师兄弟之间开的一场玩笑。

陆羽却是暗自心惊。

差一点,他就露馅了。

他当然知道,这不过是蒋汉义的试探,而且他还知道,这场试探,本质是蒋汉义对他的挑衅。

但这一旦抓实了,他修炼血气之事立即就要暴露!

陆羽眯起双目,打量了蒋汉义一眼,目中,闪过了一抹隐晦的杀机。

没错,这个蒋汉义是救过了他一命。

可是他也把该偿还的偿还了,他也想不出,这个蒋汉义,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对他生出了怨恨之心。

如果刚才他反应不及时,就别想着活着离开洪门了。

这也是陆羽对蒋汉义心生杀机的原因。

别人不让他活,那么对方也别想活。

这是他失忆之后,一直所秉承的唯一原则,他也是靠着这个原则,活到了现在。

之前,蒋汉义冷嘲热讽,他可以不当做是一回事,只是现在......

这若不是还在洪门,他已毫不迟疑,将蒋汉义击杀当场!

蒋汉义就站在陆羽的面前。

他一爪落空,就是下意识的抬头,自然,就看到了陆羽目中的那一抹杀机。

他的脸色,霍然就煞白如纸。

这一抹杀机,极其隐晦,也并不强烈,却是让蒋汉义猛地记起了一些事。

陆羽的狠绝手段,他是有见识过的。

两年时间,其实是让他淡忘了很多事情。

或许更准确的说,是因他的修为,在日渐见长,以及他是四长老弟子所带来的地位与虚荣。

致使他慢慢地开始自大起来。

他差点就忘了,陆羽究竟是一个什么人。

所以他突然就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犯下了一个大错。

是的,他是记恨陆羽。

否则也不会,在李大牛对他投以橄榄枝,就与之走近到了一起。

他记恨陆羽的原因,是当初陆羽曾有许诺过,请求洪武,要收他为徒之事。

陆羽没有做到。

没错,他如今是金丹境。

但是他也坚信一点,如果他能拜二长老为师,如今他的修为,绝对不仅在金丹境。

洪云峰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

他认为,陆羽不过是怕他抢了作为二长老唯一弟子的殊荣。

才把他像扔垃圾一样,扔给了四长老洪云峰。

因此这两年来,他对陆羽的恨意,也像他的修为一般,与日俱长。

不过当他触碰到陆羽的眼神那一刻起......

他这两年所积蓄的强烈怨恨,统统都化作了对陆羽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