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农门丑妻 > 第七章 另开院门


    妇人吓得“啊”了一声,连退了几步,腿脚发软,险些跪在地上。

    虎子吃鱼的动作顿住。

    夏曦不再理会妇人,撕下一块鱼肉,塞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吃着。

    琪儿吓得低垂下了头,不敢看妇人狰狞的脸色。

    看看妇人,再看看夏曦,虎子把鱼肉塞进嘴里,又朝着夏曦伸出手。

    “虎子!”

    妇人急切的喊他。

    夏氏这个下贱的东西,还不知道在鱼肉里放了什么东西,他的虎子吃了,生病了怎么办。

    “娘,好吃。”

    虎子还没吃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又对夏曦道,“大嫂,虎子还想吃。”

    夏曦淡淡看了他一眼。

    虎子吓得脖子一缩,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她手里的鱼,伸出的手也没有收回。

    要是搁在前世,夏曦早就一脚把人踹飞了出去,可现在……,眼光在琪儿身上滑过,夏曦默默的撕下一块鱼肉,给了虎子。

    “虎子!你别吃,别吃!”

    妇人不敢再往前一步,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虎子充耳未闻,挑完了刺,大口的吃起来。

    妇人急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眼睛紧盯着虎子,打算他一旦有不舒服的迹象,立刻过去给夏曦拼命。

    一条鱼吃完,虎子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唇,站起身,走了出去,到了妇人面前,咧嘴笑,“娘,鱼肉真香。”

    妇人一把抓住他,上上下下的把他打量了一个遍,看他没事,一直提着的心才落了回去,急忙拽着他回了自己院子。

    吃饱喝足,拍了拍手,侧头,“琪儿,娘平日里有要好的邻居没有?”

    琪儿想了想,“兰儿婶子平日里经常和我们打招呼。”

    “那就是她了!”

    夏曦站起来,拎着竹筐,“走,琪儿,咱们去串门。”

    琪儿虽然不解,却还是站起来,跟着往外走。

    刚走到大门口,玲儿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夏曦,身体下意识的一缩,慌忙躲去了一边。

    夏曦领着琪儿大摇大摆的从她面前过去。

    看清她竹筐里的是条鱼,玲儿眼睛猛然瞪大,等两人出了门后,一溜烟的跑进院中,“娘,夏氏拿着鱼出去了!”

    ……

    兰儿家不是很远,一会儿便到了。

    站在院门口,夏曦扬着声音喊,“有人在家吗?”

    屋内应声,一名女子走出来,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看到是夏曦母子,脸上堆起了笑,“俞嫂子怎么过来了?”

    边说边迎过来。

    夏曦举了举竹筐,“家里得了几条鱼,吃不了,给你们送一条过来。”

    兰儿微愣了一下,这年头,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吃鱼了,随即想到夏曦娘家富裕,指不定是她娘家送来的,笑意更深了,迎到院门口,“快进来吧。”

    夏曦走进院内,把竹筐递给她。

    兰儿接过,看清鱼的个头,惊讶,“这鱼好大。”

    “刚抓的,还新鲜着呢。”

    兰儿更加惊讶,嘴张了张,刚要开口问,一名男子走进院内,看到夏曦娘俩,脚步顿了一下。

    “当家的,”

    “柱子叔。”

    兰儿和琪儿同时开口。

    柱子憨厚一笑,“俞嫂子来了。”

    夏曦了然,没再拐弯抹角,笑着道,“给你们送条鱼来尝尝鲜,另外想要请你帮个忙。”

    柱子有一瞬间的诧异。

    夏曦自从嫁入俞家,有五年了,很少跟村里人打交道,见了人,大多是低下头过去,今日怎么突然转性了?

    心里想着,道,“嫂子有什么事尽管说就好,不用给鱼。”

    夏曦直接道,“我想请你帮我把院子凿开一个门。”

    柱子更加诧异,早在俞家盖房子只盖一个大门的时候,村里人都很纳闷,明明是两座院子,怎么只开一个大门,后来俞家解释,说娶的是大家小姐,俞秀才又常年不在家,怕有那宵小之辈存了不良心思,才只开一个大门的。

    再加之夏曦嫁过来以后,也没有说不好,众人便没有再议论这事了。

    柱子挠头,“这个容易,只是、俞婶子那边……”

    如今的俞秀才成了俞举人,俞婶子也今非昔比了。她本就性格泼辣,如今更没有人敢得罪了。

    夏曦笑意吟吟的,“这是我婆婆的意思,这鱼就是她让我拿来给你们的。”

    “那行。”

    柱子应着声,转身找了工具,抬脚大步往外走。

    夏曦错愕一下,转身领着琪儿跟着往外走。

    兰儿也想跟着去,一抬脚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竹筐,想也不想的,提着跟了上去。

    ……

    一行人进院,妇人一眼看到了,却不敢出来询问,老实的缩在屋里。

    夏曦领着人回了自己院子,指着早就看好的地方,“就是那里了,把青砖拆了就行。”

    “好!”

    柱子上前,上下左右比划了一下,却迟迟不敢下手。

    夏曦明白他的心思,笑着道,“你尽管拆,青砖拆坏了不要紧。”

    即使她这样说,柱子却是不敢妄动。瞅好了一个地方,用镢头想要轻轻的把上面的泥块凿下来,青砖可不便宜,千万不要弄坏了。

    可毕竟是寒冬的天气,泥块非常硬,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凿下来,然后松动青砖,慢慢拿下来。

    兰儿放下竹筐,过来帮忙,把青砖小心翼翼的放去一边。

    ……

    妇人那边听到动静,和玲儿探头探脑的从屋中出来,还没等立稳身形,便看到夏曦斜倚在月亮门边,手中掂着砍刀,吓得一个激灵,立刻又缩了回去,把门紧紧的关上。

    夏曦这才不紧不慢的站直身,招呼兰儿,“把青砖搬这来吧,我把这道门堵上。”

    柱子和兰儿手中动作均是一顿,同时看向她。

    夏曦已然走到放青砖的地方,弯腰搬起了几块,搬到月亮门边,排放好。

    柱子和兰儿对看了一眼,直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

    足足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才把墙完全凿开,天色也完全黑了。

    柱子擦着额头的汗,“俞嫂子,今日天晚了,明日我再过来帮你修砌。”

    夏曦点头,“多谢了。”

    拿起一边的竹筐递给他们,“这鱼你们拿回去。”

    两人推脱着不肯要。

    看他们是真的不要,夏曦笑着道,“这样吧,我们娘俩今晚去你们家里蹭饭,我做红烧鱼给你们吃。”

    ------题外话------

    夏曦:跟我斗,吓死你。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