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428】,我从未离开过你(一)


    解剖室里。

    入眼的便满地的鲜红色。

    男人身上穿着的白大褂上也是红色斑斑的。

    而男人直接缩在水池下面的角落里,身子缩成了一团,瑟瑟地抖得厉害。

    一张如画的脸上是冰冷的煞白,就连那唇色也尽数褪去了。

    他的眼神是慌乱的,那里面的惊恐仿佛就要行扑出来一般。

    而就在他身边不远的地面上,赫赫然是一个打碎的红墨水瓶。

    看到这里,苏青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她闭了闭眼,忍着心里剧痛。

    当下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

    蹲下身,抬手直接抓住了萧季冰的手。

    男人的手抖得厉害,冰冷得厉害。

    “季冰。”

    她看着他。

    唤着他。

    能看得到的是,眸光涣散,是睫上凝露。

    低低的呼唤,一连重复了数遍,男人才终于有了反应。

    那有些空洞的眸动了动,然后终于转了转。

    眸光转到了苏青的脸上。

    透过眼底里的凝起的水雾。

    萧季冰却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收入眼底的只是一个并不清晰的轮廓。

    一个颇为熟悉的轮廓。

    “倩儿。”

    低低的呢喃声响了起来。

    却仿佛鞭子一般,直接重重地抽在了苏青的心间。

    见没有得到她的回应,萧季冰的声音怯怯的,小心翼翼的:“倩儿,是,是你吗?”

    苏青将人拥进怀里,紧紧抱住。

    “我是倩儿,我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你,我一直在你身边来着。”

    本来因为这满室鲜红而颤抖不已的男人,却是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他的一双手紧紧的揪着苏青的衣服。

    声音沙哑而急切。

    “倩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还有,还有,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倩儿不要离开我。”

    苏青闭了闭眼,一颗心里在翻涌着滔天的巨浪。

    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忧伤。

    但是心疼却是真真切切的。

    将人抱得更紧了几分。

    “我从来也没有怪过你,那一次,不是你的错,那是我自己的选择。”

    “真正错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行此下策,你又怎么会恐血,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啊,所以季冰,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不要怪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一切也都随着那一天的过去全都解决了。”

    怀里颤抖的人彻底安静了下来,很快的居然有清浅的呼吸声传来。

    苏青不禁轻扯了扯唇角。

    小心地将他身上的白大褂脱下,又动作飞快地将地上的红墨水清理干净。

    做完了这一切,看看时间,居然用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一点半了。

    她自己倒好说,随便在哪里对付一夜都行。

    可是她却真的舍不得让萧大法医也这样委屈一夜。

    不过她这才刚刚走到萧季冰的身边,想要将人扶起来的时候,萧季冰却幽幽转醒了过来。

    苏青的声音难得温温润润的。

    “醒了。”、

    萧季冰一抬头正对上苏青一双带着浅笑的眸。

    他面色猛地一变,一句话立刻脱口而出。

    “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青有些无奈:“喊你回家。”

    萧季冰的目光却避开了苏青,飞快地在法医室里逡巡了一圈。

    没有,没有,没有吗?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他,他刚才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似乎看到了他的倩儿,不但看到了,而且他还听到了倩儿的声音。

    所以,刚才果然只是他的梦吗?

    意识到这一点儿,萧季冰脸上的失落却是无论如何也遮不住了。

    苏青看着他,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

    “季冰,我们回去吧!”

    萧季冰突地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忙站了起来。

    “对,对,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他明天一早还要去看他的倩儿呢。

    而且,而且,他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才能看到倩儿吗,才能听到倩儿的声音吗,那么他就赶紧回去,回去继续和倩儿梦里相会。

    倩儿……

    那是他心底里永远的痛。

    也许也会成为他永远也过不去的坎。

    两个人很快便坐进了悍马车里。

    苏青发动了车子,她侧首看了一眼萧季冰。

    终是叹了一口气。

    “季冰,有一件事儿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是我想,我还是告诉你的话,也许会比较难接受,可是这却是事实。”

    她本来想要等着这个男人可以认出自己来,可是,可是这个笨蛋一直也没有认出来。

    甚至都不敢让自己靠得太近。

    在今天看到这个男人居然将自己折腾得不成样子,苏青不想让他,也不想让自己再饱受这样的煎熬了。

    所以,虽然这种事儿有点太难接受了,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她决定对萧季冰说实话。

    可是却没有想到,萧季冰听到了这话后,却是疾声拒绝。

    “不,你不用和我说什么,既然你说了,很难接受,那么就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求你了!”

    苏青本来还想要再劝几句,但是一听到萧季冰最后吐出来的那三个字:求你了。

    她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当下她闭了闭眼,任由着心底里浊浪排空,却是也得强行压下自己的种种情绪,然后用力地一踩油门,黑色的悍马驶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直到走到了房门口,萧季冰自顾自的打开了自家的门,也没有想要苏青也进去的意思。

    他人才一进去,便反手关上了门。

    看着那紧闭的房门,苏青站了片刻,这才转身去开自己的家门。

    而这个时候,萧季冰的房门又打开了。

    苏青扭头目光与萧季冰的目光相触。

    但是萧季冰的目光却是一触即离。

    他没有看向苏青,不过话却是对苏青说的。

    “苏青,明天上午我请假,我想要好好地陪陪她!”

    苏青点了点头:“好!”

    萧季冰抿了抿唇,继续又补充了一句。

    “哦,还有,不用你送我,我自己打车过去。”

    苏青还是简单的一个字:“好!”

    然后萧季冰便直接缩回了身子,毫不留恋地关上了房门。

    “呯”的一声,入了耳,也震入了心房。

    苏青走进了自家的房门,便直接拉开灯,站在了穿衣镜前。

    看着镜子里那姿姿媚媚的女子,她的面上却只余下了苦笑。

    她是于倩,她也是苏青。

    在萧季冰的面前,她从来也没有刻意地去掩饰自己与于倩的相同。

    可以说,除了这张脸与做于倩的时候不同,她真的找不出来她身上还有哪些地方与于倩是不同的。

    可是,可是萧季冰却偏偏认不出来。

    那个戳货不是智商挺高的吗,而且还加入了门萨俱乐部吗。

    怎么他的智商在于倩死后,便已经跌落到了冰点以下了吗。

    ……

    余山公墓。

    是龙城市最近一年里新开发的一处公墓。

    在这墓群里有一个墓却只有碑,碑上刻着的是:爱妻于小姐之墓。

    旁边刻着的是:卒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一日。

    至于生于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却没有刻了,毕竟这位于小姐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虽然被义父好心收养了,也有了一个所谓的生日,可是那毕竟不是她真正的生日了。

    她的出生年月,就连她本人也不知道。

    一袭黑色风衣的纤细女子,在天色刚刚蒙蒙亮的时候便已经踏进了墓园,立在这石碑前。

    她放下了手里的白菊,抬起手指尖在爱妻两个字上缓缓地摩挲着。

    艳丽的唇微微地勾了勾。

    只怕天底下,她是唯一的一个自己给自己上坟扫墓的人吧。

    但是现在她能说,她其实挺羡慕躺在这里的自己吗,因为躺在这里的自己,却夺了萧季冰全部的感情,还有思念。

    而活着的自己,却还在这条追夫路上苦苦地追赶着。

    终于,艳色的唇缓缓地开合了起来。

    “放心吧,我一定会追到他的。”

    “他既然也看明白了他自己的心,是爱着于倩的,那么苏青就不会放弃他。”

    毕竟,于倩就是苏青,苏青就是于倩啊。

    天光,渐渐地放亮了。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墓园大门口。

    出租车的后门被人推开了。

    萧季冰走了下来,他的怀里还小心地包着一束白菊。

    于倩活着的时候虽然并不是很喜欢菊花,但是却对白菊情有独钟。

    所以今天既然是她的生日,萧季冰自然要送她最喜欢的花了。

    只是当萧季冰来到了于倩的墓前,当下便不禁一怔。

    他的目光在于倩墓前的那束白菊上落了落。

    是谁,是谁在自己之前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