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上单魔王 > 第194章 越塔的理由
    LGD一般有两种状态。

    第一种:乐观。乐观会传染,个体乐观进化集体乐观。然后全线出击,搅动峡谷风云。

    第二种:自闭。三条线各打各的,偶尔的配合全凭本能及默契。至于淘宝权......他没有发育空间,他只是一颗移动的假眼。

    为什么不是真眼?

    从经济上而言,他是个穷鬼,他不配。

    从功能性来说,他没带扫描,排查不了敌方视野。

    所以,他只能是个假眼。

    而在补发育过程中,毫无疑问,韦神是那颗......那吨最亮眼的三百斤!

    中路地理位置的绝佳优势让他可以轻松收割野区,所以英雄联盟历史著名的大刷子绝大多数都出自中路。

    Froggen,冰鸟化身,第一代传奇刷子。职业赛场上用弹道极慢,补兵手感极差的冰鸟刷出23分钟300刀的恐怖数据!

    后来又用同样弹道蛋疼的死歌20分钟补了421刀,刷新记录。但这一次明显是有意的破纪录,队友疯狂卡兵线留给他吃,堪称作弊,不值一提。

    而韦神,论刷,在LPL同样是个高山仰止的人物。即便放到全球,放到英雄联盟历史上,也是个绕不过的话题!

    蛋帽发条,24分钟接近300刀,中期便具备部分后期大boss属性,逼得拳头官方不得不将蛋帽删除。

    当下即便没有蛋帽,也阻止不了韦神狂刷的倔强!

    有些人刷只是为了刷,日常刷,将刷当成习惯。

    有些人刷却是为了carry队伍,在危急情况下主动将压力背负在身上,刷是为了破局,而非以牺牲队友为代价来满足个人成就感。

    前者的代表是脏嘉文,很难想象他居然还有粉丝帮忙洗地。

    后者,韦神是代表之一。

    能够在职业赛场上脱颖而出的刷子,每一个都不简单,更别提是韦神这样的佼佼者。

    因为是临时起意开刷,所以像大天使之杖这样的装备就没必要做了。

    但因为狂刷需要在中路线和野区之间快速周转,这样一来便可以在不漏兵线资源的同时,也不延长野区资源的刷新周期。这期间需要使用大量的技能,对蓝量的考验高。

    凭借鬼书提供的法力回复肯定是远远不够的,韦神考虑补一个时光杖。

    到时候凭借时光杖提供的法力值及升级被动,再加上鬼书的法力值回复,蓝buff,足以维持刷子生涯。

    而且时光杖提供的450点生命值也能给韦神的安全带来保障。

    刷,不断的刷!

    狂刷之际不忘支援,在江淼再度对巨魔生出杀意的刹那,韦神恰好在iG河道视野刚刚丢失的时间点对河蟹动手,迅速支援而上。

    而江淼恰恰也是在反向利用这个视野丢失,江淼很清楚,自己插这个眼位的时候就暴露在LGD的目光下,Flame不可能不记这颗视野的点亮时间。

    所以当视野消失,Flame下意识的就认为江淼会怂一点儿,会认为自己将安全一点儿,然后忍不住出塔补个刀。

    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一个被打出心理阴影的娃儿,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自保,又如何分出精力去揣测对手的思路?

    江淼就是要抓住这个时间段的心理博弈找到机会动手,来人支援包夹?没关系,来了就双杀!

    但韦神可不是来包夹的,韦神来仅仅只是为了保障巨魔不死。

    然后大残的巨魔狼狈回城,韦神趁此时间段将江淼推进来的兵线清理一空,紧接着钻进野区,从石头人刷到了F4,再刷回中路线。

    将刷子体现的淋漓尽致。

    下路,imp与平野绫在控线的情况下,逮着机会就疯狂换血。

    因为兵线位置控的到位,再加上淘宝权的常驻,即便是卡牌升六也没有给LGD下路双人组带来任何威慑。

    平野绫比谁都清楚,在剑姬tp冷却前,他们就是最安全的。

    其他人来,不慌!打就是了!

    只要剑姬大爹不在,劣势也能强行五五开。

    考验rookie与kakao中野节奏的时间来了,拼发育,功能性卡牌与发条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如何在江淼腾出手前弥补这段时间的节奏缺失,成了他必须要做的事儿。

    “阿水,需要我来越一波上路塔吗?”

    “不用,我自己就ok,他在不在都不影响我发育的。而且我不想这么快推塔,这反而会给巨魔发育空间。”

    “那好,我跟kakao去下了。”

    “去吧!”江淼没有多吩咐,江淼自信凭借着自己的发育能将胜利提前揽入手中。

    所以江淼决定让rookie自己去发挥。

    鸡真主怎么可以习惯于抱大腿?他得学着自己去carry!

    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集中在imp与平野绫身上,而是......

    “拉挖掘机!”

    又一次下路对拼,当kakao出现支援的刹那,挖掘机随后便借助早就挖好的隧道过墙,与蝎子在河道口狭路相逢。

    kakao大招挂上,卡牌点亮峡谷迷雾。

    就在kakao将挖掘机往回拉之际,卡尔玛RE,轮子妈吟唱。双加速体系疾驰而来!

    卡牌落地,黄牌挂上,衔接眩晕控制。

    蝎子再EA,衔接第三道眩晕。

    赶来的锤石将灯笼丢出又如何?iG都不需要在灯笼中心插眼,因为淘宝权压根儿就动弹不得。

    输出灌下,人头成功让给赶来的轮子妈Q技能收下。

    转头,集火LGD下路双人组。

    锤石与小炮不得不双双交出大招,这才逃过一劫。

    “不错,就是太稳了点儿!”

    江淼事后诸葛亮,但rookie却满脸郑重的讨教。

    “阿水你说,我听着呢。”

    “挖掘机没闪,他只有一个挖隧道位移。但挖隧道的距离不够他逃生,因为孩儿神和射可可赶来了。所以锤石和小炮必须得上来接应,你的落地黄牌可以留一下,把LGD下路双人组也拖进来。”

    “但是拖一下的话,控制时间不足,输出不够,挖掘机肯定能撤回塔下的。”

    “那他们仨撤回塔下的状态会怎么样?”江淼反问道。

    “挖掘机大残,锤石也会半残。”rookie想了想,回复道。

    “那不就得了,越他们!正好整整齐齐,送他们集体升天。”

    “可越塔的话,有风险啊。”

    “有我兜着,你怕啥?”

    瞥了眼在塔下战战兢兢的巨魔,江淼决定给自己的话增加点说服力。

    平A配合提亚玛特溅射被动,迅速将兵线推进塔。

    见状Flame先是一颤,然后就是一喜。

    颤的是他担心剑姬又要越塔拔剑,但考虑到剑姬已经没有大招,蝎子卡牌又刚刚在下路打完架,所以可能性只有一个:剑姬钱够了,要回城更新装备了。

    所以危机没了,只剩下喜了。

    安全吃一波塔兵,岂不美滋滋?

    至于剑姬回城更新完装备更凶猛的问题,Flame已经不打算去想了。

    反正抵抗不了,不如及时行乐。

    “蹭~”

    一道剑光亮起,Flame脸黑了......

    “没有大招也要越吗?现在可不是之前单杀的那一波,当时剑姬六级巨魔五级,大招的存在是引发了质变的关键。”

    “直接越的话不科学啊!”

    江淼的动作让米勒有点头晕,作为专业解说,米勒完全闹不明白江淼冒风险越塔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这是不是有点莽撞了?阿水冲动了啊!”

    娃娃最擅长补刀了,接过搭档的话来续说所有人都已经通过米勒的解说联想到的画面,是他用来掩饰自己专业性薄弱的最好方式。

    “唉~可惜了,阿水太......太......死了?”

    娃娃憋的圆脸通红,

    巨魔的尸体就躺在防御塔下,残血剑姬恰好在巨魔倒下的刹那利用人头经验升级回血,再加上天赋“危险游戏”回复的血量,极限扛着防御塔最后一发攻击走出防御塔攻击范围。

    “阿水太太死了?娃娃,我劝你善良!”

    “娃导,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儿了!”

    “小姐姐们在哪里?这个胖子诅咒你们死了,快爆破他!”

    弹幕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疯狂带节奏。

    然而他们失算了,小姐姐们竟清一色的刷起了屏。

    “啊~我死了!”一一阿水正宫就是本萌妹。

    “啊~我死了!”一一爱阿水倒贴还包邮。

    “啊~我死了!”一一绿茶b离阿水远点儿。

    奋勇赴死的模样儿惊掉一地眼球,这一幕看的阿布莫名湿了眼眶。

    转头看向厂长,

    “明凯,我酸了,你呢?”

    “我不酸,嘿嘿嘿,我有了!”

    明凯回顾着前段时间因一场rank而约出来的线下真人pk,幸福的笑了。

    ……

    “我无话可说了。”

    “总有那么一些人,做的那么一些事儿,是完全没有道理可言的。”

    “它本身就是不科学!”

    米勒摊了摊手,做出一副“宝宝很无奈,宝宝也很委屈”的模样,

    “阿水的QW二连是开了一键预判脚本系统吗?”

    “就卡住了时间点,敌不动我不动,巨魔的立柱一动,阿水的剑姬立马就凑了上去,简直就不给活路!”

    “哪有这么玩的?这科学吗?这一点儿都不科学!”

    “凭啥上一局你拿巨魔counter了剑姬,这一局又用剑姬counter了巨魔?”

    “巨魔的立柱明明是counter剑姬被动弱点机制的克星,咋突然就成了被反制的最大弱点?”

    米勒越说越激动,仿佛化身LGD上单代言人,把委屈全部倾诉而出,

    “都说学我者生,仿我者死。可来到阿水这儿……”

    “好家伙,学都不敢学了!”

    “谁知道是不是阿水留下的套路,在等着人上钩?”

    “不得不说,LGD这两局在上路的辛酸泪有点冤,阿水这分明就是一个老妖精的魂儿,披着小鲜肉的皮。”

    “这谁顶得住啊!”

    大屏幕中开启了越塔单杀重放,从QW二连反眩晕开始,愣是凭借着连续击破弱点,用伤害堆积出了巨魔的死亡。

    教科书般的击破弱点让人百看不厌,对血量及伤害的计算,对经验条的有意利用。从头至尾,无视防御塔,将改版剑姬的变态之处展现的淋漓尽致,也让所有职业战队对剑姬的警惕及迫切掌握心理再升一个台阶。

    那么问题来了,Flame怎么办?

    他还能上线吗?

    他还敢上线吗?

    下一波,剑姬的大招就冷却了,虽然巨魔的大招也一样,但面对一个几乎没有多少抗性的剑姬使用大招,巨魔又能有多少增益呢?

    再说了,有也没用。

    剑姬的弱点机制,打出的是百分比额外真实伤害。

    想到这里,米勒同情的望向Flame,

    可怜的娃儿,你太难了!

    ……

    “所以,还有疑问吗?”

    江淼突然出声,让rookie四人一愣。

    “啊?什么疑问?”

    “我说,有我兜着,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打,还有疑问吗?”

    rookie傻眼了,

    孩儿神嘴角抽了抽,狂咽数口口水,问道,

    “所以,Flame之所以被越塔暴揍然后暴毙,就是因为这个?”

    “不然呢?我不是得证明一下说服力嘛,所以干脆小小的冒点儿险。”江淼不认为越塔单杀巨魔有什么好得意的。

    就这?还有B脸得意?

    所以就真的只是在秉持本心,有一说一。

    巨魔都被单杀两次了,哪次没越塔?越塔单杀个第三次不是很正常吗?

    况且江淼操作的还是史上最强版本剑姬。

    有必要乍乍呼呼?

    而嘴里的“小小的冒点险”纯粹就是谦虚之语,如果被主持人问起,江淼还会更谦虚:我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越塔单杀他的,他是个非常强大的对手,我之所以激进仅仅是为了磨砺自己,所以冒险必不可少!很幸运,我冒成功了。如果再来一次我肯定做不到。

    “好,我知道了,我接下来会放开打。”

    rookie僵硬的点点头,突然成为了导致老乡Flame暴毙的真正原因,一时之间猝不及防。

    而孩儿神,沉默了半天,嘴里终于蹦出来一句话,

    “哥,我有疑问!”

    “啊?什么疑问?”

    “我还是不敢放手去打,你帮我把imp和平野绫杀了,也给我展示一下说服力吧?”

    “……”

    “不好意思,该功能不对AD开放!”

    “为啥?AD不是人吗?AD没人权吗?”

    AD,人权?

    江淼乐了,江淼真的很想对孩儿神说:去问问S9的AD玩家吧,AD还想要人权?

    不好意思,AD的存在,就只是为了增加版本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