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闲人 > 第九百七十二章 作证
    流炢心中有些愤怒,自己一心想要保护夏凝薇,生怕她卷到这件事情之中,可没想到,她却有可能背叛了自己。

    于是他再无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只是还没讲完的时候,便被陈仓和夏凝薇打断了:“你胡说,大人,他完全是胡说八道。”

    白一弦冷冷的一拍惊堂木,喝道:“不得喧哗。本官是让流炢讲话,你二人不得插言。”

    两人不敢说话,待流炢将话说完。

    此时那位之前主审此案的洪大人却忍不住插话道:“流炢,本官问你,你以前为何从未说过是和夏凝薇一起去的陈家?反而现在又如此说呢?”

    流炢说道:“因为那时候草民深爱夏凝薇,我没有做过杀人的事,却被严刑逼供,草民担心若是说出凝薇,官府将她抓来,也会对她严刑逼供。

    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承受得住?因此,草民那时候才没有说出此事,选择了一力承担。只是如今,见她背叛了我,心中不忿,所以说出。”

    左庆元轻咳了一声,洪大人不再说话。

    白一弦才看向夏凝薇,说道:“夏凝薇,本官问你,流炢所言,那天是你与他一起去的盈吉村陈家,此事可否属实?”

    夏凝薇轻轻的摇头,说道:“回大人,流炢所言,并不属实。小女子一直待在流苍派,从未曾跟他私自外出过。”

    流炢一脸悲伤愤怒的表情看着夏凝薇,说道:“你果然背叛了我。”

    夏凝薇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一弦面无表情,问道:“你说你一直待在流苍派,可有证据?”

    夏凝薇说道:“有,小女子和流苍派的掌门陈仓两情相悦,他可以作证,小女子从未离开过。”

    流炢面色痛苦,盯着夏凝薇:“你们两人两情相悦?哈哈,好一个两情相悦。那我呢?夏凝薇,你将我置于何地?”

    陈仓此时说道:“回大人,却是如此。这流炢完全是在胡说八道,薇儿和我两情相悦,又怎会跟着他外出呢?”

    流炢怒道:“住口,你们两个贱人,忘了我以前是怎么待你们的了吗?陈仓,你要掌门之位,我就将掌门之位让给你。

    夏凝薇,在山路上,你遇到劫匪,是我救了你。我待你如何?待你们又如何?

    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你们两人竟然联合起来背叛我,还害我至此。你们会遭报应的。”

    陈仓说道:“流炢大哥,你我之前情同兄弟,我又怎会害你?不错,你是把掌门之位让给了我,甚至凝薇也是你救回来的。

    我心中对你很感激,凝薇也同样如此。但凝薇只是将你当做恩人,当做大哥而已,她喜欢的人是我。

    我们两人两情相悦,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现在编造这样的谎言来蒙蔽大人呢?”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白一弦,说道:“大人,小人所言,句句属实,此事流苍派上上下下人尽皆知。

    这流炢原本是流苍派的掌门,救了凝薇之后,他喜欢上了凝薇。可没想到,凝薇喜欢的人是我。

    流炢企图胁恩以报,凝薇并未答应,而是选择了我。小人也十分喜欢凝薇,所以便遵从内心的意愿,和凝薇在一起了。

    流炢见不得我和凝薇在一起,于是伤心之下,将掌门之位让给了我,自己便离开了门派。”

    白一弦说道:“哦?这么说,你抢了流炢喜欢的女子,那流炢为何还要将掌门之位给你呢?心爱的女子给了你,掌门之位也给了你,他未免有些太大方了吧。”

    陈仓说道:“因为我们是兄弟啊,流苍派其实是我们两人创立的,他自然要让给我。”

    流炢说道:“大人,夏凝薇当初是和小人好的,我们两人离开门派,门派中的人都是知道的,求大人明察。”

    白一弦说道:“既然你们各执一词,那本官就将流苍派的其他人带上来询问一下,看看谁说的,才是真的。

    来人,带流苍派人证。”

    陈仓和夏凝薇心中一跳,陈仓用眼神安慰了一下夏凝薇。

    没多会儿,流苍派的一众人便被带了上来。

    “跪下。”衙役喝了一声,一众人急忙跪下说道:“草民等参见大人。”

    白一弦说道:“本官现在问你们话,你们需老实回答。

    你们都是流苍派的人,可知前任掌门流炢救回来一个女子夏凝薇。这名女子到底是和流炢相好,还是跟陈仓相好?你们如实交代。”

    流苍派的一众人,经过一夜的心里交战,既想如实交代,又担心自己体内的毒,挣扎了一夜,最终决定先按照陈仓的话来说,探探情况。

    万一主审官相信了他们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他们的小命也就得救了。

    因此,现在听到白一弦问话,其中一个抢先回道:“回,回大人,夏凝薇是和现任掌门陈仓相好。”

    陈仓和夏凝薇松了一口气,略略放下了心。而流炢那边则愤怒的看着他:“你胡说。”

    那人眼神闪躲,不敢看流炢。

    而有了这人的带头,其余的人也犹犹豫豫的表示,夏凝薇确实和陈仓交好。

    白一弦并不着急,只是看着那带头说话的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名叫康利。”

    “本官再问你们,流炢离开门派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还是跟夏凝薇一起走的?”

    既然已经开始说谎,那下一个谎言也就顺畅多了,一众人纷纷表示:“是流炢自己走的。”

    陈仓开始面露微笑,流炢闭闭眼,脸上一片悲哀。所谓人走茶凉,他以前待这些人不错,想不到他刚离开,这些人就全都帮着陈仓去了。

    陈仓说道:“大人,如今人人都可以作证,现在应该明了了吧,草民所说,句句属实。这流炢不知是何居心,竟然如此诬陷薇儿。

    草民心想,应该是他救了薇儿,但薇儿却不喜欢他,所以他才记恨在心,想要拖薇儿陪他一起死。”

    夏凝薇此时也啜泣一声,声泪俱下的说道:“流炢大哥,薇儿对你,向来只有敬仰感激,可我喜欢的真的是陈仓哥,你为何要如此害我呢?”

    流炢面色铁青,一言不发,被兄弟和心爱之人双双背叛的打击,还有创立的门派中人的所言所行,都让他愤怒到了极点。

    这些人都帮着陈仓和夏凝薇作证,让他如何自证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