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21章 向过去致敬
    又前行了不少日子,巫源有大牛在身边护驾,倒是没有遇到大的危险,而且大牛金刚境的实力,在血痕峡谷这种鲜有活物的地方,更没有什么对手。

    还算安全,终于,这一天巫源感受到大牛内心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他急忙从大牛背上坐起来,向前方看去。

    便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大山,大山有三百丈高的样子,大牛恐惧的方向就是从那里传来。

    “怎么了,你怕什么?”

    巫源也没有看到任何危险的东西,起码这一路走来,大牛性子凶狠,很少会露出这种恐惧的情绪。

    虽然大牛无法开口说话与他交流,但是大牛的内心波动他还是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

    说不出什么原因,大牛就是对前方充满恐惧,已经停下了脚步,不敢继续上前。

    皱了皱眉头,巫源发了好几道命令,大牛依然无动于衷,甚至似乎因为恐惧而开始后退,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这种情况十分少见,巫源从大牛背上跳了下来。

    “嗖!”

    他刚一下来,大牛瞬间就转身向来路狂奔而去,速度奇快无比,巫源根本阻拦不住,即便是此刻他强行命令也都无法控制大牛。

    大牛是他融合术创造的融合兽,虽然是他创造的,但是目前巫源只是普通人,融合术终究有着一些缺陷。

    比如现在,大牛因为遇到刺激而失控,他就再也控制不住大牛。

    这一切就是因为他的融合术依然不完美。

    巫源有些无奈,看着大牛带着一片尘土飞扬,消失在远方,这个唯一陪他走过一段路的护航者终于还是离他而去。

    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似乎注定他的前路上,只能孤独的前进。

    “罢了,你走就走吧,我放你自由。”

    再追回大牛还是有可能的,因为大牛是他创造的,只要让大牛情绪平静下来,他依然可以控制大牛。

    只是他也不想返回了,必须要尽快找到听心石。

    而他看着眼前的大山,虽然没有发现危险所在,可是他这才看清楚,原本畅通无阻的血痕峡谷,原本的峡谷消失了。

    在前方被眼前的那座大山挡住了去路,不,是截断了血痕峡谷。

    似乎血痕峡谷到了这里就算是到了尽头。

    “不可能,血痕峡谷一直通往沉睡森林,这里的峡谷怎么会被截断?”

    巫源对血痕峡谷还是有些了解,血痕峡谷是一直通往北方的沉睡森林,中间毫无断层。

    那么眼前的这座山,似乎是不知何故留下的。

    也许是地动引起的,也许还有其他原因。

    因此巫源感觉翻过眼前这座山,肯定还能看到血痕峡谷。

    这座山很高,却也不算是太高,翻过山还是不难。

    只是眼前的山光秃秃的,一根草木都没有,甚至与四周红色的土壤环境不相容,像是凭空出现的一座山。

    有些突兀的感觉。

    没有多想,巫源也不知道大牛感受到的危险是什么,他只好向山顶爬去。

    “等等………”

    刚刚那么一瞬间,巫源看着眼前的山峰,有些奇怪的感觉。

    “这座山怎么看着像是一个人,很大很大的人。”

    巫源有些惊讶,眼前的山峰像是一个巨人的上半身。

    当然只是像巨人而已,还真不是巨人。

    他缓缓地向着山顶爬去,不出半个小时就到了山顶,驻足向着北面望去,果然发现山的后边血痕峡谷又出现了。

    就是他脚下的这座山将血痕峡谷截断。

    “这座山到底是怎么来的?”

    巫源有些不解,在巫族的史书上,是没有脚下这座山的,所以这座山完全是最近一些年才出现的。

    站在山顶,山顶光秃秃的,有热风不断地从峡谷北方吹来,向南方滚动过去。

    凝视北方,他依然看不到北方沉睡森林的影子,是了,沉睡森林还是很遥远。

    想到这里,巫源感觉自己要找到欲望之眼所说的听心石,还真不容易,甚至困难重重。

    “哎!”

    一个人,站在山顶,叹了一口气,不知何故,就是莫名的有些感慨。

    “爹,娘,你们好吗?”

    他忽然就想家了,家里还有父母也许在等待他的消息,可惜他无法给他们传递任何消息回去。

    连个送信的人都找不到,当然他也不知道给父母传递什么信息。

    目前他依然无法修炼源术,也没有好消息告诉他们,所以还是什么都不要告诉他们最好,免得他们担心自己。

    也只有父母才会担心他的安危。

    转身看向来路,这一路他走了很久,很远的路,一直都在奔波的途中,被放弃的人,他自己却不能自暴自弃,依然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光明前途。

    “我要向我的过去致敬。”

    巫源有一个可笑的念头,也许从这个峡谷的断层处,之前与之后的道路会截然不同,他有种感觉。

    在之前,他只是一个废物,一个被驱逐的人。

    也许在之后,他能够找到听心石,彻底改变自己。

    站在高高的山顶,他脱下裤子,望着来路。

    “一泡尿足矣。”

    站的高望的远,顶风尿三丈。

    巫源难得的心情豪迈,向着来路撒了一泡尿。

    虽然他确实站在最高的山顶,但是尿液也只是顺风飞出了几米远而已,便全数散落下来。

    山顶光秃秃的,却向下倾斜,尿液立马顺着斜坡向着下方流去,浸湿了一片泥土,却很快就渗入土壤之中。

    在烈日下,相信很快就消失踪影。

    “巫族小子,你不能找个别的地方撒尿吗?”

    忽然,就在巫源刚刚解放完准备提起裤子的那一刻,他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声音如洪钟大吕,在他耳边回荡。

    那一刻,提裤子的巫源迅速的系好裤子,骇然的四下环顾,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个声音来的太突然了,让他猝不及防,而且也幸好在他尿完之后才传来,不然在他尿的过程中传出来,他不知道会不会将他吓出一身病。

    “谁?”

    “是谁对我说话?”

    巫源面色变了又变,他感觉到刚才说话的声音距离他很近,可是他却找不到对方在哪里。

    尤其是他想到之前大牛忽然丢下他逃走,立马就有些紧张起来。

    难道大牛害怕的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