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253章 做到这一步
为什么他会清楚这个?

    因为,他掉进过真正的粪池。

    耻辱的恶臭,他一辈子都会记得。

    这里毕竟是阳辉学院,阳辉大陆强者辈出的最高等学府,这样的学府,会真正收集这么粪便于此么?

    就算有,也不会将它们堆积于学院内部,这非常不利于学院里的弈气净化。

    真正的脏东西,不同于蚊虫,一旦不小心入体,是会染上大病,甚至有生命危险的。

    他观察过这周围,男学员女学员并没有像第一轮那样,准备涂抹蚊虫叮咬的药膏,有一些丹药瓶,只不过是一些简单补充体力的基础丹药。

    阳辉学院中立于阳辉大陆,不需要对任何势力、任何人负责,像这类的考核,其实是有一定死亡指标的,这也是为什么会好不容易坚持过第一轮考核的考生会选择在第二轮开始前就选择退出。

    那些东西,真不止是脏,一旦不小心入体,不管是通过什么渠道,都会让身体产生不适。

    时间短还好,能够早一点清洗。

    时间一长,就坏了,皮肤不适是小事,直接死亡,就太冤。

    比起直接死亡,不进入阳辉学院,他们还能够继续活着,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在考核项目一出来时,张兮就想过应该是比第一轮的难度高,但堂堂阳辉学院真搞出一个粪池来,不太现实,并且考核目的,段红先已经说得很清楚,只是想要考核让大家放下身段,可以接受耻辱,从低再往上看,重新出发。

    目的不是要折磨学员,更不是想要让他们死在里面。

    想通这些,他就准备开始往里跳了,他希望考核可以快一点结束,顺便,恰好看到了上官鹿准备放弃,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想着就帮她一把吧,然后将将她给一起带跳进了粪池。

    “呜呜呜!”跳进粪池中的上官鹿被恶臭包围,浓稠的液体侵袭她的身体,她吓得直接哭了出来。

    都已经跳进来了,已经被弄脏了,短时间,她就没想过要挣扎一下跳出去,全身就跟被浓稠的脏东西束缚了一般,就是想动,也无法动弹。

    “哭吧。”

    张兮摇了摇头,他没有与上官鹿解释,现在全部的考生都将目光集中于他们的身上,这个时候解释,戳穿了假粪池的意图,天知道学院方会不会因此迁怒于自己,把他给淘汰了?

    这哭,能转移注意力,哭累了,就没力气了,然后,那时,应该也习惯了泡在里面的感觉。

    “我,我,我要退出!”

    又有考生急忙的跳开退出,生怕晚一点就被别人给一起带到里面去。

    “老师,他们,没脱衣服。”

    男学员撇了撇嘴,小声提醒,他知道内情,也不用参加,所以,福利,他是能够享受的。

    “脱衣服?”张兮听到了,在池子里将自己的衣服解了下来,一把脱掉,扔到边上,在肮脏的池子里,他也不用担心自己身上的图纹秘密被发现。

    看着面前还在哭的上官鹿,反正她已经下来了,要是因为不遵守规则而不算,就太不划算了。

    看她的模样,让她自己来不太现实。

    索性,将她再往池子里面按了一点,只露出肩膀往上,然后摸索着将她的外衣也给解了下来,丢了出去。

    丢出来的衣服是脏的,失去了艳丽的颜色,谁也不知道是哪个部分的,也没人会去真的验证。

    “行了么?”张兮这次再看向上面的师兄师姐,以及段红先,挑眉问。

    “喂,你做了什么!”

    “流氓!”

    欧阳佳佳本来是想跟着退出的,但一看到张兮竟然把上官鹿给弄了进去,还当着大家的面儿对她动手动脚,还把她的衣服给脱了,顿时表亲的保护欲升腾出来。

    跟着就猛地往下一跳,要找张兮算账。

    “扑通!”

    这粪池,可不比池塘与澡池,液体湿润粘稠,移打滑,不注意的跳下,是会绊倒的。

    不少“脏水”溅了出来,吓得岸边的学员跟着让开,以免被殃及。

    “那个小子,救人!”

    段红先看着欧阳佳佳的身体往池塘里栽,就知道她打滑了,这可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他不愿意看见这率先跳进去的考生遇到危险,为避免自己出手让人看出池子里的端倪,对着张兮命令了一声。

    张兮耸了耸肩,只能上前将欧阳佳佳给捞了起来。

    将她的头给从池子里捞起来时,她的头发上脸上,全都是脏兮兮的东西,她的脸全部紧皱在一起,是憋着呼吸的。

    “呼吸!不然,你会死的。”

    张兮发现欧阳佳佳一直保持着鼻头紧皱的状态,意识到这丫头为了怕吸进脏东西,竟做得出可以把她自己活活憋死的举动。

    “我帮你脱衣服。”

    他实在想不出帮助她呼吸的方式,即便已经用手帮她把脸上的脏东西擦除了,他还是试图把自己给活活憋死。

    就只能通过这样的威胁,来威胁她。

    宽衣解带。

    在池子里面,被粘稠的液体包裹着,依旧还是能够感受到一双手在贴着她的身体动作,甚至在她的身上动手动脚的。

    真没有要占便宜的意思,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谁还有心思占便宜?粘稠的液体下面,她身上的衣物都被那液体挤得找不到腰带的位置在什么地方,看不见,只能用手摸索,不必要的,就会存在一些身体上的接触。

    “你!在!干!嘛!”欧阳佳佳紧闭着的眼睛睁开,嘴也张开,士可杀不可辱,她欧阳佳佳,宁愿溺死在这粪池当中,也不会愿意被一个陌生男人羞辱。

    “活了?我在帮你遵守规则。”

    张兮稍用力一扯,将欧阳佳佳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往池子外一丢,往后退去。

    “混蛋!流氓!登徒浪子!”

    欧阳佳佳欲对张兮出手,肩膀上的凉意让她顿时意思到自己身上的外套已经被丢掉,身上仅剩一件贴身衣物,吓得她赶紧蹲了下去,只露出脖子外加一颗脑袋来。

    “算了。”

    张兮摇摇头,他只是照做了段红先的意思,也不求她的感谢什么了,拉开了与她俩的距离,做到这一步,这已经算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