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那一代江湖 > 楔子(上)

夜深风竹敲秋韵,

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

梦又不成灯又烬。

虽已深秋,江南的花草依旧未凋尽,小溪伴随着落下的片片树叶随意的行走着,仿佛没有察觉到身体上覆盖着的那些还未枯萎的黄叶子,只顾着软柔柔地流淌着。

天空中不时有北归而来的大雁啼鸣几声,也有落单的孤雁凄惨的嘶鸣几声,其声回荡在空旷无垠的水天之间,地上的虫鸣偶尔会回应几声,但它们可能不是为了与空中大雁唱和,而是为了高歌几声用以吸引天上星辰的注意。

天上的星辰密密麻麻的漫布星空,形成了一条垂落的银河,亘古长存,从未注意人世间的一切。

其实,天上的星辰也是孤单无比,因为看似每颗星辰间的距离非常近,实则隔着无尽光年,如那牛郎织女,更如那二十八星宿中的参商二星。

在这广袤星河泼洒的银辉下,世间一切都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银,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此夜月色极美,月光盖过了星芒,柔和的月光落在大地,落在了一位女子那比月光还要明亮柔和的脸庞上。

那位身形消瘦的女子坐在院中的一条小板凳上,望着无垠的星空,望着无尽的星辰,望着洁白如玉的圆月,怔怔出神。

这条板凳,虽然硬,但是结识顶用,白天她几乎要坐上一天,但她不在意,因为她喜欢卖花,喜欢花的味道。

尤其是喜欢那白色的丁香花。只要嗅上一嗅,她就会觉得,这应该是世间最悲伤忧愁、最干净无暇的味道了吧?

她父母还都在世,她是独女,不是她的父母不想生。

生了,但是都不在了。这个世道,一个穷苦的人家,碰到天灾,再有那么一点的小病的话,那就完了。

她的三位哥哥、一位姐姐都是这样子不在了。她是幸运儿,坚韧的活了下来。

现在,她一家三口都在这条偏僻的小巷子里面住着,靠她养活。因为她父亲以前是个读书人,但是最终是没有门路,而且运气不好,就这么郁郁而过着。她母亲,把她生下来后,就一身的病,天天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

她从小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从内心便染上了一种悲郁的心绪。但她觉得,她的内心天生就是这般悲郁愁闷,不是后天才有的。这始终困扰着她,让她的心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唯一让她心中有一丝明朗的,是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子,偶尔会来她这儿买些花。

她清楚的记得第一次他来这儿买花时,买的正是她最喜欢的白丁香。而且那个男子后来每次来买花,都会买一枝白丁香,这让她对他有点印象。

她回过神来,望着天空的那轮皎月,轻声叹了口气。

她从来没有因为世道的不好而感到无奈,从来没有因为生活的不好而感到悲哀,她也没有什么梦想,对人生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期望,只是希望着能平平稳稳的过完这辈子,也从来没有想过嫁人,因为她至今还没有遇到她喜欢的。

有时候,她也会对着自己轻声问着一些只能对自己问的问题,自问自答,不时微微一笑,不时热泪盈眶,不时伤春悲秋,不时感到人生梦幻无比。

她的父亲在她小时候也让她读过几本书,后来他父亲一蹶不振后她也就再也没有读过书了,虽然有些渴望读书,然而并不热切,她觉得,自己那些花就足够了。

她伸手轻轻缓缓地拍了拍嘴,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一些困倦了,然后收起板凳回到屋内,躺下后心中便不再胡思乱想,怀着对明天的小小期待,沉沉睡去。

她睡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明天,那个年轻男子应该还会来自己这儿买花吧?每个月的下半个月,那个看起来有些傻的男子总是来自己这儿买花,真是有些傻呢!

当她一觉睡醒,突然发现自己已然不在自己屋内了。

这时的她,甚至不在云雨国,不在东域。

“这是哪儿?”这名身形纤瘦的女子望着四周空旷的草地,一脸茫然。

这是一片面积极广的大草原,是天下九州第一大草原——落霞原。

这片天下最大的草原位于中州的中部,可谓是天下九州的心脏位置。

正午的阳光洒落在那名纤瘦女子的身上,天空中没有一片白云,空气中没有一缕微风,女子所站立位置的方圆千里皆是寂静无比。

静的可怕,静的恐怖,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女子脸上茫然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惊惶不安,不是她害怕,而是她心中不知为何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仿佛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了,这让这名内心纯净却又孤寂的瘦弱女子泛起惊恐。

她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个长觉,便发生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让她不解也不安。

她还要回去卖花,还要用卖花的铜板买菜做饭养活年迈的父母,还要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她又想起了那名年轻男子,准确的说,是那白丁香花。她对那名男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甚至现在他的容貌她都记不太清楚,只是想起了他喜欢的她也喜欢的白丁香花。这能让她内心稍微安定几分。

“嘿!好一个千年一遇的气运之体!百年大计可施矣!四大帝国的千万兵马可彻底统一九州矣!”

平原上传来了缥缈的声音,女子并未听到,即便听到她也不会听懂,她只是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动不了了。她的位置,正好是落霞平原的正中心。

她笑了笑,如同一株随风轻舞的白丁香般静谧无声,那般圣洁无暇,那般随意平淡。

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笑,那般平静,没有一点的惨然或是不甘,只有静好,只有随和。

她的身躯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但她那瘦弱的身影和那时常露出的无暇的笑容,却永远烙印在那个平时经常买花的男子的心中。

很多年很多年后,也是在这个平原上。

如今的买花男子在那时早已成为名动天下、流芳千古的大剑仙。

当那名男子流淌着眼泪大声说出“我喜欢你”时,天下九州四大帝国的千万兵马大阵和无数的江湖绝世高手顿时土崩瓦解,若摧枯拉朽般……

只是,她再也不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