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狼刺 > 第19章 一具棺材当礼物?
    署名是王林。

    那为何陈泽姓陈,他爷爷却姓王?

    很简单,因为王林并不是陈泽的亲爷爷。

    根据王林的说辞,陈泽是他在马路上捡到的,当时在襁褓中有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只有两个字:陈泽。

    故此,王林便用这两个字给陈泽取名。

    这样的话,以后陈泽亲生父母想找陈泽的时候,陈泽这个名字也算是个线索。

    陈泽记得自己小时候不懂事,嚷嚷着自己不姓陈,姓王,非要改姓。

    结果被王林给揍了个半死,王林说:姓是老祖宗留下的,宁死不可改姓,若是改了,那就是对不起祖宗。

    回忆着往昔的一幕幕,陈泽将信收好,朝着自家方向走去。

    他家距离医院并不远,也就几公里的路程。

    陈泽的家并不富裕,房子是平房,只有两间屋,一间屋是厨房,另一间屋是卧室,兼带着客厅,卫生间则是在院子里,跟公共卫生间差不多。

    将房门打开,陈泽进入房子,来到床前。

    将一米八的大床挪移开之后,陈泽看到了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一个锁,但锁已经生锈了,也不知道这密室已经多久没打开过了。

    陈泽一脚踢在生锈的锁上,将锁踢开,然后打开木板。

    一股极其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陈泽立即起身打开门窗透气。

    足足透了十几分钟,陈泽才拿着手电筒进入了密室。

    对着密室扫了一眼,陈泽发现这密室并不大,也就三十来个平方,前方摆放着一个一米半高,长两米半的东西,上面盖着一层黑布。

    这黑布下的东西肯定就是王林交给陈泽的东西,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什么珍奇的东西?绝世神兵?

    陈泽微微皱起眉头,别开玩笑了,在他的印象中,王林虽然有着第六感,但也只是一名九级巅峰的老人而已。

    虽然王林懂一些东西,也教过陈泽增加速度的身法,但也无法改变王林九级巅峰实力的事实啊!

    一个连一元境都没有达到的老人,怎么可能给陈泽珍奇的东西?更别说什么绝世神兵了。

    陈泽上前,一把将黑布掀开。

    然后,他懵圈了,站在那里呆滞了。

    因为……摆放在他眼前的是一具棺材!

    棺材通体漆黑,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但这高一米半,长两米半的棺材可比普通棺材要大上一号。

    陈泽拿着手电筒对着黑木棺材打量了起来。

    黑木棺材上没有任何的图案和花纹,光溜溜的,看上去寒碜的很。

    陈泽单手抓起棺盖,准备掀开棺盖看看里面。

    然而……

    陈泽单手用力竟然没能掀动这黑木棺材的棺盖。

    “什么情况?”

    陈泽的力气可是很大的,五六百斤的石狮子他单手都能掀起,此时这黑木棺材的棺盖他竟然掀不动?

    于是,陈泽双手泛起白芒。

    但……依然没能掀动。

    “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

    陈泽卯足了劲儿,灵气全开,跟这具黑木棺材杠上了。

    十几分钟后,陈泽满头大汗的蹲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他想起信中王林说的那句话:你要时刻将其带在身边。

    陈泽难免苦笑,我他吗连棺材盖都掀不动,我能拉的动这玩意儿?

    还有,无时无刻的带着一具棺材?这会不会让人家觉得我是一个傻子?

    不过不对劲儿啊,这棺材的确是木头打造的,那为何自己用了全身力气却掀不开棺材盖呢?

    陈泽继续对着棺材打量,这棺材也没密封啊,他都能看得到棺材盖和棺材之间的缝隙。

    密室内有着一根绳子。

    显然这根绳子是王林为陈泽准备好的。

    陈泽拿起绳子,将黑木棺材绑了个结结实实,叹气自语道:“爷爷,您让我办的我自然会办,我会带着它,但若是我拉不动,那可不能怪我了。”

    说完,陈泽拉着绳子迈步。

    “嗤!……”

    说来也怪,陈泽竟然没费多大力气就将这黑木棺材拉动了一段距离。

    将绳子扔在地上,陈泽彻底懵圈了。

    这到底什么原理?

    根据方才拉棺的感觉,陈泽觉得这黑木棺材顶多也就三百斤左右的重量,那他为何打不开棺材盖呢?

    问题又来了,他打不开棺材盖,却为何能拉动这黑木棺材呢?

    还有,王林非让他时刻将这棺材带在身边干嘛?

    为了招眼?引人注目?

    不可能,王林自幼便教导陈泽,要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树大招风,怀璧其罪。

    所以这种引人注目的事情,王林肯定不会让陈泽去做的。

    那这信中的内容又是怎么回事?那的确是王林的笔迹。

    当然,也有可能别人模仿的王林笔迹,但模仿一个身无分文老人的笔迹来忽悠陈泽有意义吗?

    完全没有动机和意义的好不好?

    这时候,陈泽瞥了一眼黑木棺材原先的位置。

    由于他拉着黑木棺材走了一步,原先摆放黑木棺材的地方空缺了出来,那边有一张纸条。

    纸是普通的纸,从其纸张上来看刚放在这里不久,绝对不超过一天时间,这肯定是王林放的。

    纸条上的内容为:

    这便是我送你的礼物,这辈子唯一的一件礼物。

    你不用尝试着打开,以你现在的实力而言,还远远不够。

    切记,一定要时刻将其带在身边。

    擅自碰棺者,死!

    ——王林。

    陈泽看到最后那句‘擅自碰棺者,死!’的时候,他恍惚间感觉到了一股凌天的杀意错觉。

    他晃了晃脑袋之后,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如此简洁、直接、霸道的六个字,陈泽很难想象这是自己那与世无争的爷爷写出来的。

    “爷爷肯定还在附近!”

    陈泽也懒得管这棺材了,大步跑出密室,然后将房门锁上。

    他对着周围邻居不断打听着王林的下落,一直打听到天黑。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见过王林。

    陈泽叹气,心想也对,王林有着九级巅峰的实力,想瞒过这些邻里街坊的并不难。

    陈泽回到了房子里,重新来到密室,坐在黑木棺材上。

    “爷爷,您到底在哪儿?”

    陈泽的眼神很茫然。

    十几秒钟之后,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凌厉了起来,自语道:“我真傻,过几天我就是狼牙军的人了,狼牙军的情报范围那么广,我想找我爷爷的话,应该简单的很!”

    陈泽嘴角浮现一抹轻笑,他瞥了一眼黑木棺材,将其拉出了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