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田园小医妃 > 318 惩治张晴之
花蝉衣作为路郎中的嫡系子弟,路郎中不在时,按理讲,学堂内出了事儿也有权利管,毕竟旁人眼下没人敢得罪张晴之。
花蝉衣是个不愿意管闲事儿的性子,原本这种小事儿只是想看看热闹,反正张晴之嚣张也不是一两日了,有顾将军给她撑腰,看看就好。
只是此时这么多人齐刷刷的看向她,花蝉衣想装死也不可能了,只得干咳了声上前道:“怎么回事儿?!”
张晴之见到是她,脸色黑了黑,随后冷笑了声:“蝉衣不愧是路郎中的弟子,这便出来管事儿了。”
“不敢当。”花蝉衣唇角噙着淡淡的笑道:“就是有些疑惑罢了,张二小姐方才说这姑娘不守规矩,敢问不守的是哪条规矩?”
张晴之:“学堂内不许吵架斗殴!”
花蝉衣:“……”
“那敢问,张二小姐这是在做什么?!”花蝉衣收了唇边的笑,陡然变的严词厉色了起来:“还有方才你那走狗又是在做什么?!我本以为张二小姐是个懂规矩的,不想非但不劝架,还动手打人,岂非罪加一等?”
张晴之脸色黑了黑:“花蝉衣,你别拎不清轻重。”
“我不过一介乡野村妇,不懂张二小姐在说什么,不过我师父眼下不在,我便代他老人家管管,就事论事罢了,怎么,张二小姐顶着将军夫人名号久了,连规矩也不守了么?”
花蝉衣本想说,张晴之学的同顾将军一样不守规矩,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她可不嫌自己命长,顾承厌如今不守规矩是京中人尽皆知的,可谁敢说?花蝉衣也未蠢到凭白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张晴之被说中了心事,脸色黑了黑,她如今越发嚣张,确实是因为顾承厌同她说的那句话,凡事有他。
原本张晴之还算收敛,只是近日顾承厌不知在忙些什么,对外只称抱病,连她也不肯见,张晴之前去将军府找了好几次都吃了闭门羹,心头隐隐有股不好的预感。
学堂内渐渐有人对她同顾承厌之间的关系产生了猜疑,说什么顾将军哪里会真的娶一个庶女为妻,不过是玩玩儿罢了,也就张晴之自己当了真,
这些话令她更加焦躁不安,许多时候脾气上来了便收不住了,却也没有敢不要命的出来管她的。
此时花蝉衣这个贱人又不识相的站了出来,张晴之冷笑了声:“花蝉衣,你当如何?”
“自然是按院规处置,张二小姐不分青红皂白便动手打人,罚抄院规五十遍,其余两人,一人二十遍!”
“花蝉衣,你敢!”
张晴之不可置信的瞪大眼,花蝉衣微微蹙眉道:“张二小姐,这里是学堂!不是张府,更不是将军府!您若是心中不服我也没关系,找我师傅来惩处也可!”
张晴之咬了咬牙,这事儿不能闹大,路郎中那老匹夫同顾承厌私交不错,她在承厌哥哥那儿的名声不能毁,不过花蝉衣这笔账,她记下了!
看热闹的众人纷纷散去后,忍不住议论纷纷:“花蝉衣胆子也太大了,连张晴之也敢管!”
“呵,咱们这么多人看着呢,她不管事岂非败了路郎中的名声,不管行么?这心里只怕是要吓死了。”
“可不么,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将顾将军心上人得罪了!等着倒霉吧!”
这些议论声或多或少的传进花蝉衣耳中,花蝉衣紧了紧拳头,本想去训斥这几人一番,只是转念一想,她们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顾将军,回过头来,该不会真来找自己算账吧?
花蝉衣来到决明阁后,将此事同路郎中简单说了下,最后,还是试探着开口问道:“师傅,您说,我是不是太冲动了些?我就不该去凑热闹的!”
“怎么,你还真怕顾将军跑来找你麻烦?”路郎中觉得有些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花蝉衣也未嘴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别提那顾将军如今恶名在外,我偶尔去买个菜,都能听见说书的说顾将军扭人头像扭白菜似的,更别提此人平日里为人处世也不按常理出牌,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师傅,到时候您可要护着我啊。”
一旁的周纯闻言吓坏了,结结巴巴的开口道:“啊?那,那顾将军回过头来会不会来扭师傅的脑袋?这,这也太可怕了,要不我去找张二小姐认个错吧!求她让顾将军别来扭师傅脑袋。”
周纯说罢,提起裙摆匆匆忙忙便准备向外跑,被花蝉衣一把扯了回来。
“不许去!”花蝉衣无奈的看着自己这傻徒弟:“为师这张老脸可还要呢。”
“师傅抹不开没关系,我去就好啦。”
“你去有什么用?人是我得罪的,再说了,罚都罚了,你再去道歉,丢我的脸就罢了,师傅的威严何在,那张二小姐日后岂非更嚣张了?”
“啊?”周纯呆呆的看着花蝉衣道:“可是师傅你之前不是说,脸面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么?”
花蝉衣:“……我何时说过?”
“您昔日在沈氏医馆教徒儿的时候说的。”
花蝉衣沉默了半晌,大概是她平时同周纯说的废话也不在少数,这句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不过周纯这么老实的丫头想来也不会骗人。
花蝉衣难得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干咳了声道:“平日里教你些正经事儿记不住几个,这种话你倒是记得清楚!反正你不许去,要不要脸也要看情况。”
路郎中听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小纯跟着你早晚学坏了,此次之事你不必担心,为师保证,顾将军断不会来收拾你的!”
“有师傅这句话我便安心了,对了师傅,今日学什么?”
“今日不学。”路郎中道:“早上有前来求医之人,并非什么疑难杂症,你带着周纯去给人看病吧。”
花蝉衣闻言不解道:“师傅,学堂并非医馆,若非疑难杂症,何必去民间给人到处医治?我并非不愿给人看病,只是未免有些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