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田园小医妃 > 317 怅然若失
花蝉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白术变的越发幼稚了起来,与刚认识他时那种深不可测的阴险模样大相庭径。
却也只能耐着性子安抚道:“我日后该学什么,你有什么吩咐需要我做的,去沈家医馆商议这些不一样么?”
“不一样!”白术冷着脸道:“我讨厌医馆那种地方,而且我不希望更多人见到我!”
“你我晚上去,反正你我白日也没时间,医馆晚间通常没生意,也没什么人会遇见你!”
花蝉衣认定了白术在没事儿找事儿,虽然先前她也是这么认为顾雁回的。
不过伺候一个大爷也就够了,他们二人都这样,存心给她难免令人火大。
白术沉着脸看了她好一会儿,冷哼了声,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
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花蝉衣松了口气,好在白术没计较下去,不然顾雁回怕是要完了。
白术离开后,花蝉衣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屋内。
因租的这房子,只有一间卧房,顾雁回只得睡在堂屋的软榻上。
堂屋内没燃蜡烛,月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显得堂屋内有些清冷。
花蝉衣借着月色,一不小心便看到了一幅美男睡觉的画面。
花蝉衣在心中默叹了口气,心说可怜自己守寡良久,身边却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美男,着实磨人。
因为顾承厌个头太高,花蝉衣平日里躺着还能空出一块的软塌,隐隐有些撑不开他的趋势,两条长腿只能微微蜷着,身上盖着的被子也滑落在了地上,看着颇有些委屈。
花蝉衣叹了口气,上前拾起被子重新给他盖在了身上。
正准备起身回房,手腕突然被一双大手拉住了,顾承厌没用多大力气,握住花蝉衣细长的手腕,顺势往下一带,毫无防备的花蝉衣便扑在了他身上。
花蝉衣一惊:“你做什么?”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顾承厌眉眼含笑看她:“深更半夜不睡觉,做什么呢?”
“起夜。”花蝉衣道:“我见你被子掉了,帮你捡起来而已。”
顾承厌松开了她,漆黑的眸在夜色下显得格外幽深了起来:“我住在这儿,会不会碍着你?”
花蝉衣无奈:“你住都住了,再问这个有必要么?真心里过意不去的话,交房租,顺便帮我把家务做了就好了!”
“免了。”顾承厌道:“我的银子可还攒着娶妻生子呢,要么,你嫁给我,我所有银子都给你,家务我也给你做,如何?”
“顾雁回!”花蝉衣无奈的重重叹了口气:“我在同你说一遍,我没准备嫁给你,收留你也不过是看在你我相识一场,你有难,我自然不会不管。”
“你确定?”顾承厌懒洋洋的坐直了身子,伸了伸因为一直蜷着而有些发酸的腿。
花蝉衣,你嫁给我的好处多了去了,可不仅仅能捞到许多银子,我并非太有耐心之人,你一直拒绝我,我保不齐哪日娶了旁人,再给你一次机……”
会字未说完,花蝉衣直接将被子蒙在了这贱人的头上。
她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他还真以为自己生了张小白脸,便人见人爱了?
“你快将你的破事儿解决了,回家娶妻生子去!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您的耐心了。”
花蝉衣说完后,转身回到了卧房内。
花蝉衣重新躺回床上后,不知为何,心下竟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顾雁回看起来,确实没多大耐心。
花蝉衣心中也清楚,自己如今这性子有多不讨喜,沈东子都死了那么久了,她却仍旧丝毫不给旁人半分机会,古板的令人发指。
原本这些都是她心底执念作祟,就是终身不嫁也无可厚非,只是……
顾雁回每每同她说那些不正经的话时,花蝉衣心下并不恼,反之,方才顾雁回说,他耐心有限,他日或许会回家娶妻生子,花蝉衣嘴上催着他快些回去,心下还是有些堵的难受。
何时这般矫情了?
花蝉衣苦笑着摇了摇头,脑中不自居浮现出昔日东子哥待自己好的模样。
那时的她样貌丑陋,遭村民排挤厌恶,东子作为村中最优秀的少年,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偏偏待她那么好,如同所有情窦初开的少年人待喜欢的姑娘一般,捧在手里怕碎了。
她那时候那么糟糕,东子哥尚能待她如此,那么珍贵的年少深情,她难道不该用一辈子去还么?
她对于顾雁回那种,说不清的情愫令她自己打从心底深深唾弃了起来。
卧房外,顾承厌拉下蒙在头上的被子,漆黑的眸子盯着月色出神。
他看得出花蝉衣并未再开玩笑,是真的打从心底不准备接受除了沈东子以外的其他人。
那个沈东子,待她到底是有多好?让她死心塌地成这样?
顾承厌重重呼出口长气,心说还是去亲自打探一下,沈东子和花蝉衣昔日里究竟经历过什么,让她这般死心塌地的。
找到问题所在才能解决,虽说和一个死人抢媳妇儿这种事儿他从未做过,若换做往日,顾承厌必然是不屑的,可是眼下,只能说世事难料啊!
翌日,花蝉衣照常起了个大早,替伤患顾雁回做好早饭后,来到了学堂。
学堂内还未上早课,花蝉衣途经藏书阁时,见一群人围在那里。
原来是张晴之身边跟着的走狗同学堂内其他学员发生了口角,那学员也是个脾气大的,直接出言讽刺这些人狗仗人势。
看热闹的将张晴之叫来后,人前一向高绝的张晴之竟直接扇了那学员两巴掌。
花蝉衣到时,恰好听见张晴之正在教训那学员。
“你来学堂多久了?还这般不懂规矩!你们二人在学堂内公然吵架便罢了,你说狗仗人势是何意?能否说说清楚?免得旁人还以为,我们欺负了你去!”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花蝉衣不禁微微蹙眉,心说张晴之这是怎么了,虽说昔日里也张狂的很,倒还不至于如此。
那被打之人不敢开口,神色确是不服气的。
周围看好戏的也纷纷觉得张晴之有些过分了,却无一人敢出头,众人而是将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花蝉衣身上。